第二百三十八章 與子成說(2)

天宮大殿,此時氣氛凝重。

天君和天尊正坐在殿中面色嚴肅的低聲商議事情,百扇引著九宸走了進來,二人的目光

同時落在九宸的身上,同時收起嚴肅的神情,微微一笑。

“九宸見過天君,見過師尊。”九宸拱手行禮。

天君溫和一笑:“九宸來了。”

“這是山靈國主的奏疏,她舉薦山靈族昶亭仙君接任國主一職,不日就會正式送上詔書,

還請天君先行過目。”九宸拿出靈汐的奏疏,一點兒都不覺得自己代替人家呈上來有什么問題。

百扇接過九宸手中的奏疏,交給天君。天君打開,掃了一遍,抬頭看著面色淡淡的九宸,調侃道:“她為了嫁給你,連一國之君都不做了,你可要善待人家。”

九宸依舊是面無表情,語氣還是暖了幾分:“天君說的是,另外,臣特來向天君告假,舉薦天雷真君代臣掌管戰部之事,還望天君恩準。”

天君把奏疏遞給白扇,笑道,“這是喜事,本君準了!大婚所需之物,你準備的如何了?”

“正在籌備。”九宸回道,天君聞言滿是欣慰的看著九宸,“你是戰神,身份顯貴,大婚之事草率不得,本君自當送你一份大禮。”

“多謝天君。”九宸沖著天君行禮,又看向自己的師父。

天尊捋了一下胡須,笑道:“你先回去吧,為師還有些事情要與天君商議。”

九宸頷首,百扇引著九宸要離開,只是他又疑惑的回頭看了看自己的師父,見二人笑吟吟的看著自己,明顯是要待他離開后,再商議事情。

九宸眉頭一皺,出了大殿后,若有所思的看向百扇:“師尊近日常來找天君議事嗎?”

“是,已經連著幾日了。”白扇回道。

“知道在商議些什么嗎?”

“不知,每次天尊來了,天君都會屏退左右。”百扇如實回答。

但是九宸聽來,心底卻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天天都來!

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九宸每天緊鎖,驀地想起那天在天尊府,自己正要問靈汐為什么會在天尊府,被自己的師父打斷了話題。

莫非,師父去山靈界不是找靈汐,而是——

九宸思及這里,似是想到了什么,猛地轉身,大步向外跑去。

縛靈淵陰氣森森,猶如鬼蜮。

一道白影從天而降,來到縛靈淵口,向深淵中望去。下面看起來一片黑暗,并無異樣。但是一陣陰風吹來, 九宸微微皺眉,眸子神光一閃,目光穿過了深淵的黑暗,看到有一道若隱若現的門,門內黑色的漩渦越來越大,好似有猙獰的妖魔即將破開封印而出。

九宸瞳孔一縮,大吃一驚!

幽冥之門!

竟然開啟了!

所以,師父才會到這里!

九宸面色陰沉,走在雨中,大雨噼里啪啦的打在了他的身上,他渾身濕透,卻毫不在意。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一閃,出現在他的面前。

九宸深邃的雙眸里氤氳著強烈的怒意,看著暗影中微笑的男人:

“是你做的。”

景休不置可否,似笑非笑,“我得不到的,自然也不愿拱手讓與你。不過沒關系,你比我幸運,你有的選,你可以選擇不去的。”

九宸定定的看著景休,雙眸通紅,閃動著欲擇人而噬的殺意!

景休看到九宸憤怒更是開心,還伸出手接著雨滴,嘴角揚起一絲譏笑:

“天族之內,能做此事的并非只有你一人。你師父,還有天君,都是法力高絕超脫六界之輩,自有鎮魔之力。你可以讓他們去啊,讓他們,代替你去死。”

九宸怒吼一聲,瞬間招出昆吾劍,向景休猛然斬去,利劍斬在景休身上,頓時將他一劈兩半。

只是一瞬間,他的身形卻化為虛影,一團黑氣再次凝結成實體。

就像剛剛那幕從來沒發生過一般,景休眼中閃著一道詭異的光:“別急嘛,我也是為你著想。縛靈淵許進不許出,你若去了,便會永困淵底。你與靈汐歷經三世,好不容易在一起,你舍得撇下她?”

見景休提到靈汐,九宸心中發狠,雙目幾乎噴出火來,惡狠狠的盯著他。

他與靈汐就要成親了!

景休見他這般,笑的越發暢快,“九宸,選吧,時間不多了。幽冥之門一旦開啟,魔界群魔涌入,便是生靈涂炭的局面,山靈界首當其沖,誰也活不了。是當個孝順徒弟,忠臣良將,還是做個癡情種子,如花美眷似水流年。選吧,選吧,哈哈哈!”

這嘶嘶的狂笑聲如鬼魅般纏著九宸,他怒喝一聲,揮劍斬下!

景休的虛影立時化作飛灰,消失不見!

只是在沙沙作響的大雨中,還響徹著景休的狂笑。

九宸一人站在雨中,好久好久!

窮荒之地黑洞中的景休,盤膝閉目打坐養傷,剛才九宸的那兩劍,他不是沒有受到一點的傷害,驀地如遭重擊,嘔出一口血來,清秀的臉龐,嘴角溢著獻血,如同鬼魅,但他眼中卻沒有半絲痛楚,反而滿是暢快。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