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與子成說(3)

自悟崖上風雨漸濃,烏云翻卷,巨浪滔天。烏黑的層云之上,一道游龍般的閃電猛然劈

下,正中在云風的石像之上!

石像上光影閃動,散去雷火,巍然不動。

巨浪翻卷,烏云蓋頂,手腕粗細的一道閃電再次劈下!

突然,“嗡”的一聲厲嘯,昆吾劍一劍斬斷閃電,向著層云擊去,幾個起落,云開雨歇,陽光普照。

九宸一身輕袍,緩步走來,他張開手掌,一道令牌飛起,懸于石像之上。

神光灑落,石像震動,無數裂紋出現在石像之上,“砰”的一聲,石像碎裂,滿地碎石。

云風破石像而出,睜開雙眼,長長的吐了口氣,看到迎面而站的人,咧開嘴:“師……師兄?”

真沒想到自己懲罰之后見到的第一人竟然是師兄。

九宸看著云風,淡淡一笑。

“一千年過去了?”云風拍拍身子,面上大喜,左右觀望,“青瑤呢?她怎么沒來接我?”

九宸收斂笑容,神色鄭重,“云風,你要幫我做一件事。”

云風也收起了喜色,似是感覺到了什么,肅然看向九宸,乖乖的跟著師兄回了扶云殿。

此時扶云殿中一片靜寂,落針可聞。

“師兄,別開玩笑了。”風云以為自己的耳朵出現問題了,大叫一聲!

九宸面不改色的抿了一口茶,“不是我,便是師尊,師尊一生守護六界,你我為人弟子,這種時候難道還要讓師尊沖在前面?”

“那……那我去,我去!我本就犯了錯,一千年的雷擊之刑還未結束,正該我去才是!”

云風蹲了下去,直直的看著自己的師兄,急迫道。

九宸就像是看小孩子一般,看著云風,淡淡笑道,“你不行的,你法力不足,去了也是無濟于事。”

“那你怎么辦?你會困死在里面的!”風云聞言,雙眼通紅,怒喊。

九宸說話不緊不慢,聲音更是低沉喑啞:“我是戰神,守護六界,驅魔屠妖是我的責任。”

云風抬頭看著師兄這巋然不動的神色,心中抽疼,聲音尖銳:“那靈汐呢?你不是說了,你們都交換了婚書,她已經向天君奏請將國主之位另擇他人,你現在走了,讓她怎么辦?以她的性子,她難道能安然放手,任你困在縛靈淵下不見天日生死不知?”

靈汐,九宸想到靈汐,眼中閃過一絲痛色,深吸一口氣,“所以,我要你幫我。”

云風不解的看著他。

“我要你以我的模樣繼續留在天宮,斷了她的心思。并做出頹廢怠政的樣子,將戰神之位交給天雷真君。”九宸直直的看著云風,

云風愣愣的看著九宸,半晌,苦笑一聲,“你早就想好了,甚至說服了天君,所以才能求來赦令,放我出來。”

九宸輕輕拍在云風肩上,溫聲:“師父曾教導我們,處世以智,立身以勇,修心以仁,你我身為天尊山的傳人,太平之時,自可風花雪月,逍遙度日,危難之際,便該挺身而出,護佑蒼生。”

九宸上前兩步,望著窗外的云海負手而立,“靈汐也是也是蒼生的一員,若魔族傾巢而來,山靈界首當其沖,我保護蒼生,便是保護她。就算有一天她知道了真相,也定會明白我的苦心。”卻沒人發現長袖下的水杯在他手中碎裂,溫水在手中流淌,順著他的指尖滴了下來。

云風看著師兄挺拔的背影,半晌,說不出話來,雙眸氤氳潮濕。

師兄,在他眼中師兄的背影永遠都是那樣的挺拔巍峨,好似能撐開這混沌的天地。

可是,他自己呢?

彌彌桃林,漫漫桃花。九宸神色肅穆,行在山路上,懷中揣著青瑤剛制成的迷神丹,余光看到兩邊綻放的桃花,腳步一頓,伸手折了一枝桃花。

“何方小賊?竟敢偷偷折我桃林的花枝?”

九宸回過頭去,就見靈汐站在不遠處,笑吟吟的看著他,他不由得,眸子一暖:

“你怎么來了?”

靈汐上前,親昵的拉住九宸的大手,眉眼彎彎:“這話該我問你才是,你怎么來了?找我嗎?”

九宸心微微一顫,面帶微笑:“找你師姐,有些醫道方面的事要請教她。”

靈汐皺了皺鼻子,不在意的說:“你要走了嗎?我送你。”說著拉著九宸,兩人向紅橋的方向走去。

九宸低頭看著靈汐的墨發,心頭一暖:“我本要去山靈界看你,沒想到在這遇上了。”

“看我做什么?想我了嗎?”靈汐歪頭一笑,燦若朝陽。

九宸低頭認真的看著她的笑顏,竟點了點頭,“恩,想你了。”原來想這個字也不是那么難開口。

靈汐一愣,低頭不敢看九宸燦若星辰的黑眸,有些害羞,拉著九宸的手搖晃:“天君收到我的奏疏了嗎?可答應了?”

“恩。”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