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與子成說(4)

桃林深處,晚霞如火。

九宸擁著靈汐,天光明媚,繁花似錦,就想這么一直摟下去。

靈汐卻一把推開九宸,站直了身子,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我差點忘了我來干什么了,我要找師姐取布料的。”

九宸眉頭一動,“取布料?”

“對啊,窮荒火蟬吐的絲,織成的布艷若朝霞,是做嫁衣最好的料子,我要親手給自己做嫁衣。”靈汐笑的明媚。

九宸喉間一澀,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你今日怎么了?怪怪的。”靈汐沒得到九宸的回應,上前認真的看著九宸。

九宸硬是扯起一絲笑容,“沒什么,對了,你的長生結可有戴在身上?”

靈汐點點頭,從腰間取下來,放在手心。

“還是留給我吧。”九宸快速的拿過長生結,微微一笑。

“為什么?”靈汐凝眉。

九宸握著長生結,雙眸都是情誼,“我留在身邊,若是想你了,便拿出來看看。”

靈汐聞言,燦然一笑,還是有些羞赫的,“我先走了,你也先回吧。忙完這幾日,我便去扶云殿看你。”

說罷,她轉身便跑,跑了幾步,又回過頭來,沖九宸用力的揮揮手,嫣然一笑。

九宸站在原地,癡癡的看著她越跑越遠,幾步就消失在桃林之間。

他獨自一人在紅橋默默站了許久,終于回轉過身來,手中的長生結似乎都濕了。

極遠的天邊,黑云翻滾,好似一場大雨即將來臨。

九宸從桃林回來后,一個人,呆呆的站在從極淵大殿中,身子僵硬,一動不動,就像一個泥塑木雕一般站在這里,看著殿中的一切!

此處依舊是上次自己離開時的樣子,一個碩大的喜字掛在大殿當中,滿地鮮紅的箱籠。

幾日前,自己在這里是何等的喜悅!

現在……這大殿安靜的像是一座墳墓,只能聽到他一個人的呼吸。

夜色更深,從極淵大殿門口,燃著一堆篝火,諸多婚嫁之物散在一旁。

九宸面色呆滯的一個人坐在門前,將那些東西一件一件的扔進去,火苗吞吐,將一切化為灰燼。

他每燒一件,便喝上一口酒,眼眸中的淚不知道什么時候順著臉頰落了下來,一行一行流進嘴里。

他不知道自己喝的是水,還是自己的淚!

慢慢的那些婚嫁物件都被燒盡了,只剩下一個碩大的喜字,被他捏在手里,幾乎變了形。

他舍不得!

幾日前,兩人纏綿、立誓的畫面,一遍遍在九宸腦海閃過,他垂眸看著手心僅剩的那枚喜字,就像是被逼到絕境的狼,惡狠狠的想要抓住點什么。

低沉的哭聲從喉間逸散,他緊緊的咬著牙,強迫自己將所有的傷痛都咽下去。

咽下去。

如這寂寞人生的每一個長夜。

咽下去。

咽下去。

他,終于松開了手,火舌瞬間高漲,將那枚喜字吞沒,燒成灰燼。

九宸仰頭喝下一大口酒,隨后將酒壺扔掉。

招手間,昆吾劍飛來,他拄著劍站起身來,沒有一點踉蹌,也沒有一絲軟弱,深吸一口氣,大步向外走去!

一陣風吹來,火堆中的灰燼被猛然揚起,消失在天地間。

他的身影越走越遠,決絕而堅韌!

豎日,天尊府中,石桌上擺著幾盤小菜,九宸跪坐一旁,為天尊斟酒。

天尊不解,“你今日這是?”

“昨日去桃林,見這酒很香,便拿回來孝敬師尊。”九宸放下酒壺,微微一笑,“說起來,很久未與師尊同桌飲酒了。”

“為師辟谷多年,早已不知這杯中物的滋味了。”天尊嘴里這么說著,但是看著徒弟孝順的樣子,心中一暖,還是拿起酒杯,飲下一口,贊道,“果然是好酒。”

九宸又為天尊斟了一杯。

天尊看著跪在自己身邊的弟子,想到他馬上也要成親了,一時有些悵然:“九宸,你拜入為師門下,已有多少年了?”

九宸面色淡淡:“十六萬年了。”

“恩,時間太久了,都記不得了。”天尊抿了一口,笑道。

“師尊的心裝的是這八荒六界億萬生靈,從未考慮過自己。弟子本想繼承師尊的衣缽,可惜還是分了心,有了私念。”九宸認真的看著自己的師父,面色有些愧意。

天尊瞪了一眼九宸,“像為師有什么好,心無所系,活得直如一塊頑石一般,又有什么趣味了?你現在這樣,為師很欣慰。”

九宸又為天尊斟酒,天尊一飲而盡,“九宸,當初為師阻止你救靈汐,你可有怪過為師?”

九宸搖頭。

天尊見狀,嘆息:“為師也是有私心的,為師這一生只有你和云風兩個弟子。云風性子跳脫,難當大任,唯有你,自懂事起,似乎便知道自己要成為怎樣的人,守著這日月輪換,星辰轉移,年年歲歲,從不抱怨,也無遲疑。”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