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兩相別離(1)

天尊洞府之中,日光自天井傾瀉而下,九宸和天尊相對而坐,九宸嘴角帶笑,抬手為他斟了杯酒:“高山流水,寧靜澎湃,都是恩情。師尊對弟子的愛護,弟子便是披肝瀝膽報答師恩,亦百死不悔。”

天尊朗聲一笑,似是十分激動,抬手一飲而盡,微微嗆咳,擺了擺手:“你我師徒之間,無需說這個。”他飲得急了,并未注意到一絲神光順著酒水落入他的口中,

九宸搖了搖頭,輕輕道:“要說的,弟子怕此時不說,便再沒有機會了。”此話一出,天尊立時警覺,運起神力,卻一陣昏眩,厲聲喝問:“九宸!你干什么?”豁然起身,揚手似要掙脫。

九宸卻比他更快,抬手一道神光打出,定住天尊,低聲道:“縛靈淵的事,弟子知道了。”

“你想干什么?你不要做傻事!”天尊一驚,心底卻已隱約猜到了他心中所想。

果不其然,九宸站在原地,輕輕道:“師尊有事,弟子服其勞,不是天經地義的嗎?何況弟子身為戰神,屠魔衛道,護佑蒼生,本就是弟子的責任。”

天尊運足法力,沖擊束縛,卻無力擺脫,難得怒火攻心:“為師還沒死,此事輪不到你!”

九宸低頭一笑:“師尊自然不能死,您還要替云風主持婚事,以后還要教導他的孩兒。他那樣的性子,若沒了我,又沒了師尊,是要鬧出大事的。”

天尊嘴唇顫抖,心中一陣緊似一陣的疼痛,強撐著藹聲道:“九宸,你不要胡鬧。你還有大好時光,你與靈汐就要成親了,你以后也會有自己的孩兒,你還有機會過不一樣的人生。聽師父的話,別胡鬧。”

九宸卻不答,而是掀袍直接跪下:“山靈界國師景休尚逃竄在外,此次幽冥之門重現乃是他所為。但時不待我,弟子沒有時間了,請師尊多多留意,及早提防……還有靈汐,她是弟子在這世上唯一放不下的人,弟子走后,還請師尊多多看顧她,別讓人欺負了她去。”

天尊心中驀然一痛,一句九宸還沒呼出口,九宸已是叩首三拜,重道:“弟子這便走了,還望師尊珍重自己,歡喜隨心,師尊大恩,九宸來世再報。”他起身,向外走去,身后天尊的呼喚聲聲泣血,他再也沒有回頭。

最后一步邁出天尊洞府,揮手之間,斷石落下。

扶云殿,觀云閣中,云風已是滿臉淚痕,九宸無奈一笑:“我只是去縛靈淵下鎮魔,又不是真的死了,哭什么。”

云風慘然一笑,至痛不過生死,至遠不過陰陽,九宸若永鎮淵底,又與陰陽永隔有什么區別?

見云風不說話,九宸拍了拍他的肩:“你被石封后,青瑤仙子欲絕,終日在自悟崖上陪伴。待你恢復身份,記得要娶了人家,切不可再放浪了。”

云風淚如雨下,哽咽地說不出話,九宸無奈一笑,站起了身:“我走了,無需送了。”說罷,轉身走出大殿。

云風站在大殿中央,望著九宸的背影,一步步漸漸遠去。

夜色寂寂,鳥鳴啁啾,剛下過雨的山靈界,空氣中滿是濕潤的香,令人聞之心喜。已是更深露重,天息宮寢殿里卻仍是一片燈火明,靈汐坐在桌前,正在紙上繪喜服的花紋,滿眼喜氣,一旁竹籃中,火紅的火蟬紗厚厚的堆在那,只看一眼就讓人覺得歡喜。

窗子微敞,一陣微風吹過,掛在窗前的風鈴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靈汐突然一陣困倦,手握著筆就昏睡在書案上。

神光一閃,九宸出現在殿中,風鈴仍在風中發出悅耳的聲音,靈汐卻閉著雙眼,昏沉沉睡著。

九宸抱起靈汐,將她放在床上,想讓她睡得舒服些,而后站在她身邊,靜靜凝望著她。

不知夢里夢見了什么開心的事,靈汐的嘴角都是勾起的,九宸看了許久,啞聲喚了句“靈汐”。

他像是想說什么,千言萬語卻梗在喉間,腦海中閃過千山萬水,皆是他們過往的歲月。

九宸閉了閉眼,心頭仿佛開了個大洞,萬千風雨從中而過,帶走了他身上最后一絲溫度。

燭淚滴垂,長夜漫漫。

九宸彎下腰,在靈汐額上輕輕一吻,終于轉身離去。

夜色之下,一片烏云籠罩了明月,靜謐的縛靈淵,如同籠罩了一層陰霾,封禁之印下,幽冥之門越開越大,門縫中伸出無數魔族猙獰的鋒利爪子,眼看便有了破碎之兆。

九宸面色肅然來到縛靈淵旁,山風漸大,淵下死氣縱橫,猙獰咆哮!九宸最后看一眼天邊的圓月,像是在最后看一眼他的畢生牽掛,終于縱身,穿過封印,直直躍入縛靈淵!

剎那間地動山搖,山谷中傳來此起彼伏的鬼哭狼嚎聲,似乎地獄惡鬼將要掙脫束縛,沖出深淵!突然深淵下傳來一聲龍吟,仙光大放——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