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兩相別離(3)

夜色寂寂,扶云殿院落中,花樹凋落,片片花瓣漂浮在池水上,落在靈汐肩頭。

她抱膝坐在殿門前,默默無語,望著院中熟悉的景色,看著天色由墨藍色逐漸變作淺紫,天邊一線魚肚白翻起,而后太陽漸漸高懸,又化作橙紅色的霞映透半邊天空,再緩緩沉入地下,日升月落,斗轉星移,她始終坐在門前。

樹葉枯黃,落了滿地,院門被人推開,十三小心的走進來,只見滿地落葉堆積,已然過了數日。

抬頭一望,靈汐依舊坐在門前,目光呆滯,似是很久都沒有動過了。“靈汐?”十三急忙走上前去,靈汐呆呆的轉頭向她看來。

“神尊呢?還在里面?”十三問道。

靈汐伸出手來,十三連忙扶住她,靈汐慢慢起身,踉蹌了一下,聲音沙啞:“過了幾日了。”

“十六日了。”十三露出心疼的神色來。

靈汐點了點頭,緩緩回頭去看那扇緊閉的大門,聲音輕輕,像是在說給他聽,也像只是自語:“九宸,我走了,我知道你遇到了難題,你不愿對我說,好,我不逼問你了。但你記著,我們已經交換了婚書,我已經是你的妻子了,你答應我的,你賴不掉,你不能反悔。我不管你要做什么,你不許丟下我。”

靈汐說完,推開十三的攙扶,向殿外走去,十三無措的站在原地,左右看看,追著靈汐而去。

云風坐在殿上,閉了閉眼,滿面無奈之色,只聽見十三的腳步聲跑遠,一會,整座大殿安靜下來,忽然,殿門猛地被推開,云風一驚起身,只見天尊面沉似水的走了進來,頓時一驚。“師……師尊?”

云風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面對他,天尊凝視他,片刻目光流露悲傷:“你師兄呢?”

云風面色蒼白,不言不語,只雙膝跪地,一個頭磕了下去。

天尊長嘆一聲,滿面悲戚。

桃林之中,亂花迷眼,承晏奔走其中,高聲呼喚青瑤的名字。

桃花繁復,如霞似霧,承晏奔跑尋找,卻沒有青瑤的影子,不由得頹然,緩緩停下了腳步。

忽然仙光一閃,承晏抬頭,頓時一喜,“靈汐!”

靈汐點了點頭,問:“師姐呢?”

承晏搖頭:“一早就不在房中了,她傷的頗重,不在房中歇息,會去哪?”

靈汐微微蹙眉,云風身隕落,青瑤定然悲痛非常,不在桃林,那便只能是……

心中有了計較,靈汐留下一句“我去找她”便化作仙光,御風而去——

自悟崖上,海浪滔天,咸澀的海風涌起,亂石穿空,一派蕭索。

亂石旁,青瑤孤單一人頹然坐著,滿面的淚早已干了,靈汐緩緩走來,蹲在青瑤身邊,握住她的手,還未張開嘴,眼淚已滾滾而下:“師姐……”

青瑤如被人抽去魂魄,沒有半點反應,靈汐眼淚落得更兇:“師姐,你別這樣。”

青瑤雙目直視遠方,一瞬不瞬,許久,緩緩開口,“他死了,靈汐,他就這么死了,連句話都沒留給我,就這么悄無聲息的死了。”一行清淚滑落,“他是在懲罰我吧。他嘴上不說,心下卻有怨。便用了這樣的法子,讓我永遠記著他,永遠難過,”

靈汐擁住青瑤,泣不成聲,不斷地搖著頭:“不會的,不是這樣的。”

九宸封殿不出,云風身隕,原本還充滿希望的一切,為何只是轉眼,就成了這般模樣?

天好像永遠不會亮了。

縛靈淵底,卻被永恒的黑夜籠罩,這里沒有哭聲,有的只是群魔的嘶吼,和瀕死前發出額尖叫!

九宸盤膝坐在地上,眉頭緊蹙,雙目緊閉,雙手結印,源源不斷的磅礴仙力匯入幽冥之門上的封印,幽冥之門上的封印被仙力激發,發出耀眼奪目的光芒,與此同時,群魔更加尖利的嚎叫起來,聲音幾乎刺破耳膜!

九宸額上沁出汗水,全力封門,眼看著封印大成,突然幽冥之門好似幻鏡一般水光波動,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磅礴仙力瞬間反彈,擊中九宸!

九宸捂住胸口,嘔出一口血,他嗆咳兩聲,驚愕的看著消失不見的幽冥之門,就在這時,一個幸災樂禍的聲音突然響起:“別白費力氣了!”

九宸轉頭看去,就見黑沉沉的石壁上,如藤蔓般的死氣緩緩散開,露出一張慘白的臉來,赫然是元瞳。

元瞳被綁縛在石壁上,周身上下都被死氣團團困住,卻依舊臉帶著笑:“我早該想到的,你那么聰明,定會發覺此事。不過也好,雖然殺不了靈汐那個賤人,但有你在此地陪我,我也是歡喜的。”

九宸冷冷的看著元瞳,語氣篤定:“是你所為。”

元瞳卻笑了起來,慘白的面上,一雙黑漆漆的眼睛沒有一絲生氣,詭異無比:“是呀,是我,沒想到吧。你們抽了我的仙骨,將我發配窮荒,我卻依然有辦法攪得你們犬不寧,我是不是很厲害?”說罷,張狂大笑起來,纏繞她的黑色死氣頓時蠕動起來,猙獰可怖。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