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死生契闊(1)

扶云殿院子里,十三煩躁地轉來轉去,忽一聲轟然巨響,大門洞開,靈汐滿面凝霜,步伐堅毅走了進來。

十三愣愣地看著她,總覺風雨欲來,靈汐卻徑直走到了殿門前,雙眼緊盯大門,慢慢地心中一事漸漸明了,眼珠子轉了一轉,決定誑他一把,她斂了斂心神高聲道:“我師姐醉了,你怎么不去守著她?”

云風正獨坐殿內,運足法力,封閉殿門,聞言不由得一驚。

靈汐的聲音穩穩從殿外傳來,字字珠璣:“她傷心過度,日日買醉,痛苦不已。她的手曾經是治病救人的,如今怕是連銀針都拿不穩了。”

“云風上神曾害的她痛失夫君一世悲苦,傷心難過了五萬年,如今又讓她重新體驗了一遍當年的感受。你曾說緣聚緣散皆有命數,那我師姐做錯了什么,命數為何要對她這般殘忍?”

云風面露苦澀心神不寧,手慢慢垂下,施在殿門上的仙法也不由得散去。

察覺到殿門上的靈氣消散,靈汐緩步上前,手中天恒神沙變幻為兵刃,轟隆一聲巨響,云風反應過來已然遲了,大門被轟然劈開,靈汐大步走了進來:“你說話呀,云風上神。”

果然如她所料,九宸早已經不再扶云殿,在的是云風而已。

靈汐看到并為死去的云風,心里不知是悲還是喜,云風假扮成九宸,那么九宸他呢,九宸為何突然不見又為何天庭傳出那般消息,心里徒然生出一股蒼涼,似乎有一只無形的手緊緊攥住她的心。

靈汐面色微白,聲音帶了些顫抖:“九宸……他遇到危險了是不是?”

云風深深嘆了口氣,看著表情這般絕望的靈汐,不知該如何回答。

他難以承受的事情,更何況靈汐呢?九宸置于靈汐,宛若生命。

“他可還活著嗎?”靈汐的眼淚終于落下,心中漸漸浮起一個不敢細想的猜測,忍不住渾身顫抖,“你告訴我……”

明月高高懸掛在夜空中,一切像極了九宸投下縛靈淵的那個夜晚,一抹烏云飄來,又移開,清輝灑下,映照出空曠的四野上,一個踽踽獨行的身影,她身影單薄無力,似乎風一吹就要倒下。

靈汐一步一步走向縛靈淵,腦海中回想起云風的話。

“九宸在哪?”

“縛靈淵……”

“……事情就是這樣,師兄怕你知道真相后會做出什么傻事,也怕殘留世間的魔族余孽知道此事后,會有異動。便要我以他的身份在天宮行走,直至六界安定,直到你……淡忘了這段情。”

淡忘?此情已深入骨髓,談何淡忘……

夜風拂過,靈汐站在深淵前,望著深不可測的黑暗淵底,翻涌的危險她看不到,彷佛她的目光能夠穿透濁濁黑暗,追隨九宸的身影,及此,她的眼中,竟流露出一絲溫柔來。

“我早該知道,這便是你,在你心中責任比天高,比海深,比任何事都重要。”靈汐聲音不高,她默默的看著這方天地,目光清澈,“也對,你是戰神,你做出的決定,不會改變。你以生命守護這方天地,守護這片蒼生,焉知我就會兒女情長的拖住你的腳步?你就這么走了,連句話都沒有,你當我是什么呢?”

靈汐深吸一口氣,緩緩閉上雙眼,聲音輕得仿佛囈語:“九宸,你欠我一個交代。”

縛靈淵下,剛剛結束了一輪廝殺,眼看著幽冥之門再次消失的九宸臉色蒼白,他仰頭向上望去,黑霧茫茫一片,猶如冥府,看不到一絲光線,殊不知,千里萬里之上,靈汐和他遙遙相望。

天宮大殿之上,云風垂著頭站在下首,天君默默的看著他,許久輕輕嘆了口氣。

“云風!云風!”殿外突然傳來青瑤憤怒的聲音,云風身子一僵。

天君勾起一抹笑,無奈擺了擺手:“去吧。”

大殿外,原本生死之別的兩人再次相見。

青瑤愣在原地,定定的看著他,用目光細細描摹他的面容,終于她心中壓抑了的萬般情緒緩緩爆發,身子也忍不住微微發抖,眼中喜怒交加,死灰一般的目光被緩緩點燃。許久,她點了點頭,聲音低沉暗啞,猶如生銹的琴弦被一雙手緩緩的撥弄:“你果然沒死。”

“青瑤……”云風看得心中一痛,忍不住邁了一步。

青瑤苦笑一聲:“你好,你好的很啊。”

云風見她如此,急忙趕上前,卻被青瑤一掌震開,不由得后退幾步。青瑤抬手指著他,怒喝一聲:“別靠近我!”說完,轉身便走。

云風愣愣的看著青瑤離去的背影,整個人都懵了,一旁的百扇仙恨鐵不成鋼:“云風上神,還愣著干什么?快去追啊!”

云風這才恍然醒神,點點頭,踉蹌著追了上去。

桃林中,鮮妍的桃花朵朵盛開,鳥兒在枝頭跳躍,眨著好奇的眼睛看著樹下。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