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鮮魚巷

出了養榮堂的大門,楊繼宗覺得有個人影一晃,倏然不見,定睛四下望望,卻并不見可疑的跡象,才暗笑自己是過分警覺了。

這邊楊二已經在緊肚帶,解韁繩,備馬準備回轉了,楊繼宗卻突然看到南邊大街上來了一人有些眼熟,再細看,可不正是昨日在馬解場子里吹嗩吶的色目漢子。他讓楊二先不急著備馬,又見那色目漢子旁邊還跟著一乘小轎,只兩個人抬著,輕飄飄的沒有多少分量,轉身卻進了路東的一條街巷。

楊繼宗覺得有些怪異,招呼了楊二一聲就急忙跟了過去。

那條街巷又直又長,兩側都是各式商鋪,路邊又有許多攤販,街上行人走馬,輕車軟轎,熙熙攘攘,十分熱鬧。楊繼宗不敢怠慢,隔了三四十步的距離緊緊跟著,在行人中倒也不顯得突兀。不一會兒,楊二也趕了過來。

又走了不遠,那乘轎子朝左手北邊一拐,又進了一條小胡同。楊繼宗趕緊加快腳步,到了那胡同口才見那頂轎子已經轉頭回來了,只不見那色目漢子,轎也空了。楊繼宗知道那轎里的人一定是在這兒下去進了院子,卻也不好問那轎夫,所幸這是條不大的死胡同,里面只有三四個門洞,按時間推算,轎中人進的應該是最里面朝南開的那座大門。

楊繼宗一時沒想出要如何行事,見那胡同口正有一個賣大鍋馬肉的小攤,就湊了過去。

小攤的前面放著一口大鍋,里面的鹵水半開不開,煮著許多切成半大塊的馬肉。大鍋周圍放了幾條長凳,卻沒人坐,吃肉的人都是一只腳踏在長凳上,用手里的加長竹筷子直接去鍋里夾肉。有的要上一個大餅接著,有的就直接把肉塊往嘴里放,燙得“吸溜吸溜”直哈氣。楊繼宗那身打扮與這里的氣氛很不協調,他卻不顧,也把一只腳踩在長凳上,從筷籠里拿了一雙筷子,就夾肉來吃。楊二只在一邊站著看,反正他對這位主人的非常做派也早習慣了。

楊繼宗這時才來得及細看這條街巷,發現這里真是異常熱鬧。原本街兩邊各色商鋪就多,路兩邊又有許多賣年貨的攤販,有賣糧,賣肉,賣凍魚、凍蝦、蘿卜、白菜的,有賣綢緞、布匹、估衣、鞋帽的,還有大量應時的年貨,手寫的春聯、福字,版印的門神、灶王馬子,還有小孩們玩的紙燈籠,姑娘插頭的“鬧嚷嚷”[17]……就在賣馬肉攤子的東邊,胡同口的另一角,是個賣煙花爆竹的的攤子,此時突然點起了一掛百響的鞭炮,立時“噼噼啪啪”,煙氣彌漫。

直到這掛鞭放完了,煙氣將要散盡,楊繼宗才對賣馬肉的小販道:“這里雖是城外,卻要比城里面熱鬧多了!”

那攤主一面照看著肉鍋,一面在一個笸籮里擺弄著一些油唧唧的銅錢。楊繼宗細看才弄明白,他其實是在給周圍各位吃馬肉的計數,你撈一塊,他就放一枚銅錢,以便最后吃完收賬。因生意熟絡,那攤主并不介意與人搭話,見這位客人顯然是位貴公子,更不敢怠慢:

“看來公子并非京城人。那城里面又有皇宮又有衙門,管制多,是非也多,自來就不如城門外關廂地帶熱鬧,而九門之中又唯有這麗正門外才是京師第一熱鬧之地。”

“那請問這條街叫什么街?”

“這里叫個鮮魚巷。因為離河不遠,聽說早年是個魚市。但從我小時候記事起就已經不只是賣魚,五行八作什么買賣都有。聽人說,京師里十停買賣就有三四停在這鮮魚巷中,從麗正門外到哈德門外四里長的一條街上,倒有四五百家商鋪。現在正是年根兒,比平時又熱鬧了許多。”

楊繼宗正想打探一下胡同里那幾戶的情況,便又問道:“那想來這些小胡同里住的,也盡是附近商家了?”

那攤主道:“當年臨街也有一些住戶,不是自己改成鋪面營生,就是被商家高價買了,現在竟然沒有一戶臨街的房舍不是鋪面,里面的院子大多也是這些商家住了。”

說著他一指左手邊這個胡同道:“這個小胡同我們管它叫蜈蚣腿兒三條,三個院子的主人全不是此地人。東邊院子是江南人,販賣綢緞,在麗正門大街上有個大鋪面。北邊院子專從口外販皮貨,并沒有鋪面,就在院里直接與人大宗經營。”

楊繼宗心想,就是這個了,也沒有再細聽西邊院子的情況,連忙問道:“我正想置辦幾件大毛的衣裳,能不能直接到那里買賣呀?”

攤主說:“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公子不妨直接上門問問。呵呵呵,我的小攤雖然就在這胡同口,但貧富懸殊,從來沒和里面的人打過招呼,他們也沒照顧過我這小生意。”

楊繼宗還想再問問剛才那小轎,旁邊的爆竹攤卻又點起一掛鞭來,聲音震耳,連互相說話也聽不清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