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廟會

白云觀就在京城以西不遠處。出了宣武門順著護城河往西,到了城墻拐角的地方就能遠遠看見,高高的土崗上一座宏大的廟宇。

初四一早,天氣果然晴朗,風也住了。楊繼宗帶著楊二、老麥,還順便叫上了熟悉人情地理的順子,四人騎著牲口;云瑛則領著寶姑娘,又帶著蓮兒、菊兒兩個侍女,乘了兩輛騾車。幾人一路迤邐而行,到白云觀的時候已是巳正時刻。[13]

白云觀是全真道教龍門派的祖庭,由長春真人丘處機在一處廢墟上重新建起,自元朝至明朝,香火最旺。這里的新年廟會都是從正月初一直到十九,俗稱叫“燕九節”。傳說白云觀的祖師爺丘處機在每年正月十九這一天,會變化成各種模樣重回人間,誰人能夠識得了,就可被度化成仙。所以十九日才是廟會的高潮,城里城外,甚至直隸各府的人,真是成千上萬。但新正的前幾日,因為大家都閑著,來這廟會的人也甚多。此時在白云觀東、西兩邊的空地上,早已集中了無數的買賣攤販,有的搭起了席棚、布棚,有的就地擺攤,販賣各色貨品、吃食酒飲。觀南面的場地更加寬敞,此時搭起了戲臺,有不同的戲班來唱戲。又有來自民間的秧歌、花鼓、十番、雜耍,也都要到此一展身手,自娛自樂。

楊繼宗與云瑛等人見這里熱鬧非常,甚是高興,先在白云觀東面的大市場到處閑逛,看見許多稀奇玩意。就見有一個吹糖人的,挑子一邊是個炭火爐,爐上一鍋熱乎乎的糖稀;另一頭是個小柜櫥,里面放著各種應用的家什,柜上插著一個草把子,草把子上插著吹好的糖人,有男有女,又有各色的鳥獸,個個生動。

就見那人用一根葦子稈蘸上一點糖,一面吹氣一面用手揪捏,動作極為快捷,只一瞬間就捏出一只活靈活現的老鼠,趴在一只葫蘆上,葫蘆葉蔓宛然,老鼠躍躍欲動。楊繼宗看了不由叫絕:“真是好技藝!”

寶姑娘見了也甚是喜歡,忙伸出小手,把那只糖老鼠握在手中,再不肯放。楊繼宗見了,趕快為她買了下來,才不過五文錢。

寶姑娘拿著糖老鼠,心中十分喜愛,卻忍不住想要舔一舔上面的糖稀,又怕舔壞了,不敢用力,很是為難。云瑛連忙又用一文錢為她買了一坨從鍋里挑起來的糖稀,專門讓她舔食,才算解決了難題。

行進間又到一處,聚集了許多賣頭花、頭面的,賣得最多的卻是一種不值錢的“鬧嚷嚷”,是用烏金紙剪成的蝴蝶、飛蛾、螞蚱等各色昆蟲,大小不一,畫得五顏六色,用銅線扎了作為頭飾。

楊繼宗道:“這應當就是稼軒詞中所說的‘蛾兒雪柳黃金縷’,看來仍是古意,要到元宵鬧燈的時候才是戴的正日子。”

云瑛也不知道什么是稼軒詞,只覺得這東西好玩,哪管何時是正日子,立刻挑了一大把,給自己和寶姑娘以及蓮兒、菊兒一起戴上,個個扎了個滿頭。后來又專門挑了一個巴掌大的紫蝴蝶,笑嘻嘻地對楊繼宗說道:“你也戴上一個吧。”

也不等楊繼宗答應,就為他插在頭巾下的鬢邊。楊繼宗雖不愿意,一時卻也不好拂她的意,嘟囔著說:“這像什么樣?”卻只好先戴著。老麥和順子在一旁看了只是笑。又走了一陣,楊繼宗才悄悄把那只蝴蝶摘下來,藏在袖中。

前面又是賣小兒玩耍的器物。紙漿做的雜劇臉譜、木頭制的各樣兵器,這些寶姑娘都不喜歡,倒是一處賣空竹的吸引了眾人。

只見那賣空竹的正在耍著一只巨大的空竹,小磨盤一般,發出的哨聲五音相和,低沉雄厚。那人又不斷變化著各種式子,一會兒是張飛騙馬,一會兒是蘇秦背劍,一下子又把空竹拋起一丈多高,又揚起兩根竹竿,用線繩把下落的空竹接住,接著又抖。邊上看的人都一齊叫好。

云瑛問楊繼宗:“你可會耍這個?”楊繼宗連連搖頭。倒是順子在一旁說道:“我小時候和七舅姥爺在西山住,每年也有廟會,那時會玩空竹。不知還耍得起來不。”

順子說著挑了一個紅漆的小空竹,圓筒只比茶碗口大一點,中間是個黑白的陰陽魚兒,制作得極為精細。他用線繩先在空竹中間繞了兩圈,再從地上提起,順著空竹自然旋轉之勢右手用力一拉,把那空竹抖了起來。那空竹越轉越快,圓心的陰陽相合,已經成為一團灰色,尖銳的哨聲也響了起來,但卻頗為悅耳。

寶姑娘大樂,伸手也要去抖,但接過來一試,空竹繩就立刻攪作一團,費了半天力氣才得解開。云瑛道:“這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夠學會的,咱們買了回去你再慢慢練習吧。”說好了回去由順子教她玩,小姑娘才不再糾纏。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