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小市口

楊繼宗和云瑛帶著寶兒出宮時,卻被告知玄武門那邊有事封了路,只能改道走東華門了。小宦官說:“我們主子已經派人到玄武門外去叫轎馬和隨從人等,讓他們徑從宮外來東華門外與三位聚齊。”態度倒是比來時恭敬了許多。

七繞八繞出了東華門,過了御河橋,兩個送行的小宦官告退回宮,卻還不見老麥和楊二過來。此時就見前面的空地上聚集了許多人眾,喧喧嚷嚷,似在等候什么熱鬧。

楊繼宗道:“今年立春在午初時刻,莫不是官府要在此處行打春之禮?”

云瑛道:“打春牛,我在大同也曾見過,這京城里打春卻不知是怎樣個鬧法。”

這時就見一眾官吏已經先圍出了一個四五十步見方的場子,有皂吏在四邊把守,看熱鬧的百姓都只能在四周觀看。有執事的在正東方向設了一處祭壇,壇前鋪了地氈。隨著一陣鼓樂之聲,從東安門那邊走來一隊官員,全都是烏紗圓領,氣勢不凡。為首一人身穿緋袍,胸前是孔雀補子,帶領眾官員先在場子邊上站定。

楊繼宗對云瑛說:“這為首的乃是順天府的正堂。”

又見執事抬出一座紙糊的神像,放在那祭壇上。那神像只有三尺多高,是個童子形象,頭上扎著抓髻,歡眉笑眼。在祭壇右方場子正北面,又安放了一座泥胎彩繪的神牛,與真牛大小相當,身上卻是畫得紅紅綠綠。神像安放已畢,鼓樂又起,那順天府尹帶領眾官員在那童子神像面前先是恭敬拜了四拜,起身又祭了三杯酒,重新又伏地拜了四拜。

楊繼宗道:“這是拜芒神,又稱太歲。下面就要鞭打春牛了。”

那些官員拜過芒神,才集體轉身向著北邊的春牛,也是四拜已畢,分別站立在了春牛兩旁。有隨從為各位官長遞過了竹鞭、木杖,才聽禮贊官拉著長聲喊道:“長官擊鼓!”順天府尹就將一面堂鼓擊了三下。禮贊官再喊:“鞭春!”這才由府尹帶頭,眾官員一起用鞭、杖擊打春牛。土制的春牛并不禁打,不一時就破碎了,卻從牛腹中掉落出許多五彩的小牛來。外面觀禮的百姓一陣歡呼。

這一套正式的儀禮不多時就結束了,有執事官吏捧了芒神和五彩小牛去供奉到城隍廟,順天府尹等官員乘轎離開,這邊百姓迎春的熱鬧卻才開始。

官吏們剛剛退去,一些腳快的后生已經沖入場中,去搶那剛才打碎的春牛碎片,搶到一塊帶些彩色的泥片就忙袖了,歡天喜地撿了個元寶一般。春牛立時被搶得干干凈凈,京城中各街各坊的游春隊伍就從四面八方匯集進來。各隊隊首都有四人抬著的一頭春牛,形態、花色各有不同,卻都要比剛才官府的那座牛神精致許多。跟在春牛后面的后生全都是彩衣彩帽,有的手持鑼鼓響器,有的打著五顏六色的旗幡,彩旗上又繡著“五谷豐登”“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等各式字樣,并不斷高呼口號,喊的也是“國泰民安”“風調雨順”“五谷豐登”,一呼百應,節奏分明。

這些游春的隊伍雖多,倒也不混亂,大概按著先后順序分別進入方才行鞭春禮的場子,在場中敲鑼打鼓轉上一圈,再沿著東安門大街魚貫向東而去。楊繼宗聽旁邊的一位老者說:“這些后生都好不強壯,這般打打鬧鬧的要走半個京城,最后要把春牛送到西城鬧市口城隍廟里,要走上十幾里路。”

游春的隊伍各自爭妍,旁邊看熱鬧的百姓也不閑著。早有人在邊上點燃了鞭炮,一時硝煙彌漫。也有各自拿一面鑼“當當”亂敲的,也有跟著游春的一起高喊口號的,還有一些小童在兜里裝了黃豆、黑豆,紛紛投出去打那些春牛,說是擊中了可以防治痘疹。

此時又有一隊進入場內,更引起一陣轟動。原來那隊伍抬的春牛頗不一般,那牛頭帶著機關,一面前行,牛頭就跟著左搖右擺,兩只黑眼珠還不停轉動;再走了幾步,牛嘴里還吐出一些五彩紙花來,被風一吹,飛揚四散。

眾人見這春牛制造得奇巧,都擁上去細看。楊繼宗與云瑛拉著寶兒此時正在旁邊,被人一擁,卻把寶兒脫了手。楊繼宗連忙要上前拉住寶兒,身前卻被一人正好擋住,偏那人又生得高大,全然遮住了楊繼宗的視線。楊繼宗不免著急,趕緊從那大漢身后繞開,再看時,寶兒穿著大紅斗篷已被人群擠到幾步之外。他也顧不得禮貌,用力推開看熱鬧的眾人,好不容易才來到寶兒身后,一把拉住那孩子。

正要回身再找云瑛,身邊卻有一個婦人高叫道:“你拉我孩子作甚?”楊繼宗才又看這穿紅斗篷的兒童,哪里是寶兒,卻是另外一個男孩!

楊繼宗這下真急了,也顧不上道歉解釋,放開那個男童,再向四方張望,但人堆中一片擁擠喧鬧,哪里還有寶兒的影子。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