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線索

楊繼宗匆匆趕回宛平縣衙,找到方天保要查那白玉堂的店鋪。因為白玉堂的羊肉鋪很可能就在宛平縣的轄區里面,通過戶房去查鋪行的征銀簿冊應該并不困難。

方天保帶楊繼宗找到戶房的劉典吏,果然很快查到:有個叫白玉堂的手里共開了兩間店鋪,都是賣牛羊肉的生意,一間在西單牌樓以西路南,以中上戶征銀;一間在阜成門內大街路南,以中中戶征銀。因這個白玉堂家就住在西單牌樓那家店的后院,楊繼宗決定先到他西單牌樓那鋪店去查看。

因順子請假,方天保帶了另一個手下王慶,與楊繼宗和楊二四人騎馬直奔西單牌樓。

快到西單牌樓的時候,楊繼宗對方天保說:“君定,這家姓白的羊肉床子若真與那養榮堂有瓜葛,恐怕會依仗后臺強硬,不好講話。不如你和王兄弟先去試他一下,我在一旁再見機行事。”

方天保也覺有理,領著王慶先過去了。楊繼宗就在牌樓一邊下馬,讓楊二先去找地方拴馬,并囑咐他一會兒要如此這般,這才緩步向西。走了幾步,忽然想起前兩天在這兒見到雙塔的幻象,不由又回頭看了一下,見那一高一矮兩座寶塔齊齊地坐落在路北,絲毫看不出一南一北的樣子。不由心中一笑:幻象畢竟不真,只能一時晃一下眼神,坐實長在地基上的東西卻不會輕易變幻。

沒走多遠就看見一間挺大的羊肉鋪,三間對街的門面,只在側面開了一個小門,并沒有窗戶,正面直接對著街的是半截矮墻,墻后面就是肉案子,左手賣牛肉,右手賣羊肉,后面木架鐵鉤子上掛著整頭的牛羊。鋪子盡西頭卻不賣肉,大灶上是碼得老高的籠屜,大火蒸著羊肉包子。這也是羊肉床子經常兼營的業務,一來為處理下腳碎肉,二來因為包子便宜好賣,積少成多也是一項不小的生意。

楊繼宗到這邊買了十個包子,讓伙計用荷葉包了,并不走,先拿了一個冒著熱氣的包子來吃。包子很小,幾乎一口就可以吃下去,但因為太燙,他只敢小口咬了一點嘗嘗,味道確實不錯。斜著眼睛看看那邊,方天保果然正在和一個大伙計模樣的人掰扯不清,兩人翻來覆去在說這么幾句話。

方天保:“找你們東家白玉堂出來,有事找他。”

大伙計:“東家不在。”

方天保:“他上哪了?”

大伙計:“小人不知。”

方天保:“他這幾天可在店中?”

大伙計:“這些天都不在店里。”

方天保:“那我們要到他的宅中看看。”

大伙計:“這可有些不便。差爺您若是拿著縣太爺的拘票,別說進去瞧,就是把我們幾個都拿進衙門也沒的可說。您若沒有拘票,這天子腳下卻也不能隨便就進我們家里搜檢。”

方天保已經看到楊繼宗在旁邊吃包子,不知他有什么主意,倒也不急,就把這幾句話問了一遍又一遍。

楊繼宗頗為不屑地哼了一聲,對賣包子的伙計說道:“這大年正月,燈節還沒過呢,這幫狗差人就來打抽豐,真是下作。”

小伙計不知道對面這位是什么身份,也不敢應答,只能跟著呵呵冷笑兩聲。

此時楊二從東邊匆匆來了,見到楊繼宗就“撲通”跪地,帶著哭腔說道:“爺,就是這家店里的白大爺!”

楊繼宗見到楊二,勃然大怒,順手扇了他一個脖拐,罵道:“你個畜生,怎么才到,還不快叫他出來和我說話。”

楊二仍然跪著,因為個高,卻也不礙和里面賣包子的小伙計說話:“這位小哥,快去請你們東家白大爺出來和我們家爺說話,不然小人就沒命了!”

小伙計一時不知出了什么事,一臉茫然道:“我們東家不在,沒法見你家爺。”

楊二聽說姓白的不在,更加急了,邊哭邊叫,滿口鄉音地說了一番,小伙計更是莫名其妙。

楊繼宗更氣,又打了楊二一掌,讓他住口,才對小伙計道:“我年下好意放這個畜生幾日假,他卻不做好事,偏要去耍錢。耍錢也罷了,就算把他自己輸了我也自認倒霉,可他偏偏把我家大娘子的一支金釵輸給了你們東家。那金釵因為掉了個珠子,我家大娘子讓我拿去修理,才放在這畜生那里。如今沒了,我怎么向娘子交代。我們上京不久,我家娘子就三番五次說我在外面不老實、扎粉頭,這要沒了金釵,可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如何向娘子交代?因此還煩小哥,無論如何把白爺請出來,不論多少錢,讓我們贖回金釵,回復娘子。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多謝,多謝!”說罷作揖不止。

那小伙計聽明白了個大概,卻無辦法,“大爺的事雖急,怎奈我們東家實在不在家里,我也沒法。”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