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朋友

有一天,大鵬差一點兒死在我面前。 ……再往后10厘米,他必死無疑。 所有人都傻了,巨大的回聲久久不散。 我扔了話筒跳下舞臺要去打人,他僵在臺上,顫著嗓子沖我喊:別別別……沒出事。 他臉煞白,快哭出來的表情。 我眼睛一下子就酸了……唉,誰說藝人好當的。

我好友多,上至廟堂,下至廟會,三教九流天南地北。

至交多了,故事自然也多:兩肋插刀、雪中送炭、范張雞黍、杵臼爾汝……林林總總攢了一籮筐。

故而,與好友宴飲時常借酒自詡“小人”。

沒錯,小人。

旁人睨視不解,我揮著瓶子掉書袋:君子之交淡若水,這句話出自《莊子·山木》……好友嗯嗯啊啊,說:知道知道。

我說:那你丫知道后半句嗎?

后半句是:小人之交甘若醴。醴,甜酒。

我說:咱倆感情好吧,親密無間吧?

他說:是啊,挺親密的啊,異父異母的親兄弟一樣哦。

我說:那咱就是小人!

好友慨嘆:古人真傷人,一棍子打死一片。朋友之間感情好,怎么就都成了小人了呢?他問:咱干嗎非要當小人啊,為什么不能當君子呢?為什么不能是君子之交甘若醴呢?

怎么不能,誰說不能?只要你樂意,君子之交甘如康師傅冰紅茶都行。

好友被說糊涂了,弱弱地問:那個……那到底是君子之交好呢還是小人之交好呢?

我說:你讓我想想……

我說:有時候君子之交比較好,有時候小人之交也不賴,但更多的時候當當普通朋友也挺不錯的。

好友怒,罵我故弄玄虛,曰友盡,催我上天臺。

我自罰一杯,烈酒入喉,辣出一條縱貫線。

情義這東西,一見如故容易,難的是來日方長的陪伴。

阿彌陀佛么么噠。

能當上一輩子彼此陪伴的普通朋友,已是莫大的緣分了。

(一)

講個普通朋友的故事吧。

作文如做飯,需切點兒蔥絲,先爆爆鍋。

好嗎?好的。

先罵上600字當引子。

其他圈子的朋友暫且按下不表,姑且聊聊娛樂圈的朋友吧。

我是個對所謂的娛樂圈有點兒成見的人。雖在綜藝娛樂行業摸爬滾打十幾年,但稱得上好友的圈中人士卻寥寥無幾。好吧,說實話我看不太慣很多人身上的習氣。

侯門深似海,娛樂圈深似馬里亞納海溝,溝里全是習氣,深海魚油一樣,開水化不開。

明星也好,藝人也罷,有時舞臺上的光鮮亮麗、慷慨激昂并不代表私底下的知行合一。

不是說他在屏幕里傳遞的是正能量,他自己順手也就等于正能量。

不是說長得好看的就一定是好人。

古時候有心機的人在宮里,現在都在臺里,什么樣的環境體制養育什么樣的英雄兒女。

當面親如手足,背后挖坑拆墻、下刀子、大盆倒臟水的大有人在,各種驍勇善戰,各種計中計,比《甄嬛傳》厲害多了。

真相往往出人意料。

不多說了,天涯八卦大多是真的。

腌臜的東西見得多了,自然懶得去敷衍。

你精,我也不傻,我既不指望靠你吃飯,又不打算搶你的雞蛋,大家只保持個基本的工作關系就好,爺懶得放下麥克風后繼續看你演戲。

一來二去,得罪了不少高人,也結了不少梁子,有時候原因很簡單:你一個小小的主持人而已,喊你喝酒K歌是給你臉,三喊兩喊喊不動你,給你臉不要臉是吧。

我×,我聽不了你吹的那些牛皮、看不慣你兩面三刀的做派、受不了你那些習氣,干嗎要去湊你的那個局?你又不是我兒子,我干嗎要各種遷就你,硬給你當爸爸?

我的原則很簡單:不喜歡你就不搭理你,懶得和不喜歡的人推杯換盞假惺惺地交心。

當然,凡事沒有絕對,“貴圈”再亂也不至于洪洞縣里沒好人,能坐下來一起喝兩杯的人還是有的。

不多,只有幾個。

其中有一個姓董,別人習慣叫他大鵬。

他是我的一個普通朋友。

十年前的初冬我認識的大鵬,他那時供職搜狐網,也做主持人。

他來參加我的節目,以嘉賓主持的身份站在舞臺上。他捏著麥克風看著我笑,說:我聽過你那首《背包客》,很好聽……

彼時,在綜藝行業里還沒有多少人知道我的另一個身份是流浪歌手,我的歌百分百地地下,還沒被大量上傳到網上,只在藏地和滇西北一帶小規模傳播,這個叫大鵬的網絡主持人居然聽過,好奇怪。

我愣了一下,轉移了話題。不熟,不想深聊。

那時候我并不知道他也曾一度是個地下音樂人,自己彈琴自己寫歌。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