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子姑娘漂流記

她和他懂得彼此等待、彼此栽種、彼此付出,她和他愛的都不僅僅是自己。 他們用普通的方式守護了一場普通的愛情,守來守去,守成了一段小小的傳奇。 …… 或許當你翻開這本書,讀到這篇文字的時候,西太平洋溫潤的風正吹過如雪的沙灘、彩色的珊瑚礁,吹過死火山上的菖蒲,吹過這本《乖,摸摸頭》的扉頁……吹在椰子姑娘的面紗上。 白色婚紗裙角飛揚。 她或許正微笑著回答:Yes, I do!

是啊,你我都是普通人,知事、定性、追夢、歷劫、遇人、擇城、靜心、認命……

嗖嗖嗖,一輩子普普通通地過去。

普通人就沒機會成為傳奇嗎?

你想不想用普通人的方式活成一個傳奇?

不是所有的絕世武功都必須照搬武林秘籍,真實的故事自有萬鈞之力。

我講一個普通又真實的故事送給你。

祝你有緣有分有朝一日獲得屬于你自己的傳奇。

(一)

我在江湖游歷多年,女性朋友一籮筐,個中不乏奇葩,其中有個奇葩“三劍客”:可笑妹妹、月月老妞、椰子姑娘。

月月是北京妞,17歲開始獨自旅行,兩年內走完了大半個中國。從1999年起,她浪跡歐美大陸,十幾年來獨自旅居過二十多個國家、一百多座城市,然后回到北京,開了一家小小的服裝店,簞食瓢飲在市井小巷。

從北回歸線到南回歸線,她的故事散落在大半個地球上,若有人愛讀小故事,月月的經歷是可以寫一套系列叢書的,她若開筆,可以秒殺一貨架的旅行文學。但她不肯寫,別人羨慕不已的經年旅行,于她而言貌似是再自然不過的日常生活。她不會刻意去渲染標榜什么,已然進入一種“無心常入俗,悟道不留痕”的境界中了。

我曾在拙作《他們最幸福》中記述過月月老妞的故事,我浪費了她的兩個第一次:她第一次給男人下跪,以及她人生中第一次穿婚紗……因為我而穿婚紗。這兩個第一次都發生在同一個小時里。

我們認識的第一個小時……

很多人愛那個故事,尤其愛月月的人生態度:欲揚先抑的成長。

具體故事不多講了,月月后來因為一杯熱氣騰騰的白開水嫁給了一個熱氣騰騰的理工男,婚禮時我擔任的司儀。

我的微博里有婚禮的視頻,自己翻去吧。

可笑妹妹是個暖寶寶。

她在嘉興煙雨樓畔長大,原汁、原味、原廠出品的江南女子,軟軟糯糯,和五芳齋的粽子有一拼。

沒人比她的脾氣更好,沒人比她人緣更好,沒人比她更知書達理。

她長得和蔣雯麗簡直一模一樣。

我25歲那年,在成都寬巷子的龍堂青旅門前初見她,驚為天人。

那時,她每年有一半的時間在各地背包旅行,另外一半的時間在杭州開馬場,騎馬,養馬,自己馴馬,再烈的馬到了她手里都乖得跟騾子似的。

我去內蒙古時被馬踢過,蛋蛋差點兒碎在錫林郭勒草原上,故而對她肅然起敬,不敢動半分歪腦筋。

日子久了,兩人性情相投,扎扎實實做了十年老友。

我一直覺得她蠻神秘,像古龍筆下的女子。

可笑后來混過滇西北,從此,每年有一半的時間在各地背包旅行,另外一半的時間用來開客棧。

她客棧的名字叫“子非魚”,每個房間一種不同的香氛。我愛桂花,她常年把桂花味的房間留給我住,桂花味道的床單鋪得平平整整,桂花味兒的枕巾上印滿小魚兒,床頭擺上一只櫻木花道的玩具公仔,也是桂花味道的。

她知道我喜歡櫻木花道,專門淘寶來的。

可笑人緣極好,她愛聽歌,當年麗江沒有一家民謠酒吧肯收她的錢,大家都愛她,煙火氣日漸濃郁的麗江,她是很多人心里的女神。

彼時我在麗江,晚上開酒吧,白天街頭賣唱,日子過得豐盈。

我們一干流浪歌手在街頭賣唱時,可笑妹妹常來幫忙賣碟。我們自己賣碟的套路一般是:您好,這是我們的原創民謠,歡迎聽一下。

她不按套路出牌,蘭花指拈起一張碟片,另外一根蘭花指虛虛地往街心一點,她笑著說:過來一下好嗎?

她笑得太溫暖,被點中的路人傻呵呵地踱過來。

她把碟片輕輕塞到人家手中,壓低聲音悄悄地說:……我跟你講哦,這些音樂很好聽哦。

然后就賣出去了!

就賣出去了!

她不去售樓真可惜。

我知道世無完人,但相識近十年,我從未聽到關于可笑的半句負面風評,反倒是許多江湖救急的故事被眾人口口相傳。她娟秀女子一枚,卻遠比許多大老爺們兒講義氣得多。

可笑是個好姑娘,貨真價實的暖寶寶。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