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記

這是我寫的第二本書。

開筆寫第一本書前,我曾列過一個寫作計劃。按人名順序一個接一個去羅列——都是些浪蕩江湖,曾和我的人生軌跡交叉重疊的老友。

當時坐在一列咣當咣當的綠皮火車里,天色微亮,周遭是不同省份的呼嚕聲。我找了個本子,塞著耳機一邊聽歌一邊寫……活著的、死了的,不知不覺寫滿了七八頁紙。我嚇了一跳,怎么這么多的素材?不過十幾年,故事卻多得堆積如山,這哪里是一本書能夠寫得完的?

頭有點兒大,不知該如何取舍,于是索性信手圈了22個老友的人名。隨手圈下的名單順序,是為出版時篇章構成之由來。

圈完后一抬頭,車窗外沒有起伏,亦沒有喬木,已是一馬平川的華北平原。

綠皮火車上的那個本子我還留著呢,200多人的名單,現在兩本書總共寫了不到十分之一。

那次圈下了22個人的名單,第一本書《他們最幸福》只用了10個,剩下的12個人物故事,我在此后的一年間陸續寫完。

是為我的第二本書《乖,摸摸頭》。

我自江湖來,雖走馬名利場跨界媒體圈略得虛名薄利,然習氣難改,行文粗拙,且粗口常有,若因此惹君皺眉,念在所記所敘皆是真實的故事、真實的對話,還請方家海涵。

我不懂文學,也沒什么文化,亦誠惶誠恐于作家這個身份。

有人說文化可以用四句話表達:植根于內心的修養;無須提醒的自覺;以約束為前提的自由;為他人著想的善良。

我想,文學應該也一樣吧。

竊以為,所謂文學,終歸是與人性相關:發現人性、發掘人性、闡述人性、解釋人性、解構人性……乃至升華人性。千人千面,人性復雜且不可論證,以我當下的年紀、閱歷、修為次第,實無資格摁著“人性”二字開題,去登壇講法。那就席地而坐,簡簡單單地給你們講講故事好了。

《三慧經》曰:“善意如電,來即明,去便復冥。”

在我粗淺的認知中,善意是人性中永恒的向陽面。

這本書我講了12個故事,皆或多或少地與“善意”二字相關,我祈望它們如星光如燭火,去短暫照亮你當下或晦澀或迷茫的人生。

善良是種天賦,而善意是種選擇。

選擇善意,即是選擇幸福。

我寫不出什么“警世通言”“喻世恒言”,唯愿這點兒燭火能助你直面個體人性中所伏藏的那些善意,并以此點燃那些屬于你自己的幸福故事。

如果你說你當下已經過得很幸福,那我祝你更幸福。

如果你未必是晴朗的,頭頂和眼前是灰蒙蒙的……

請你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些人在過著你想要的生活,來,我把他們的故事話與你知。

我能做的事有限,文字是隔空伸出的一只手——乖,摸摸頭。

說幾件文字之外的事吧。

一、關于【買書送作者】

我是個孩子氣的老男孩,也是個寫故事的人,既然大家愛看我寫的故事,那干脆我們一起來制造一個故事好了:如果你讀完了我的書,請在微博上@我,不論你躲在這個世界上的哪個角落,只要抽中你,我會背起吉他去送你一頓燭光晚餐。不論山崩海嘯還是天涯海角,我必赴約。

也許無趣的不是這個世界,而是你我還沒找到有趣的活法。

謝謝你們樂意陪我一起瘋。

二、關于【百城百校暢聊會】

上一輪的“百城百校暢聊會”曾縱貫中國,從東北到臺北,歷時半年,參與者數十萬。我每一場的演講內容不盡相同,但有一句話不變:不要那么孤獨,請你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在過著你想要的生活。

現在第二輪“百城百校暢聊會”即將啟程,咱們繼續聊聊書,聊聊生活的美學,聊聊理想和愛情,聊聊人世間美好的東西,以及達成的路徑和可能性。

還是那句話:我賠稿費我樂意,一人一琴一本書,走遍天涯去看你。我只需要一只麥克風和一平方米的舞臺即可,沒搶到座位的朋友,請爬到舞臺上來盤腿坐到我身旁,咱們擠一擠。

三、關于【打哭你信不信】

別老是吆喝著要給我生孩子、生猴子、生包子……天天調戲我真的好嗎?打哭你信不信?

別老是讀完我的書后盲目地辭職退學去旅行,一門心思地玩放棄,打哭你信不信?

別老是把我說成“文青”代表,我山東人天天吃大蒜……說我文藝等于罵人,打哭你信不信?

好了說完了,我就是這樣,我還不止這樣。(羞澀地捂臉狂奔)

這本書完稿后,按照慣例,我背起吉他,從北到南,用一個月的時間挨個兒去探望書中的老友們。

老兵在忙著燒烤,我背后戳了戳他,喊了一聲“老不死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