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老吊爺

圓形的木墩子大概是個供桌,說是木墩子,實際上質地非常堅硬,歷久不朽,大概是以一種半化石形態存在的罕見石木,上面刻著黃皮子身穿人衣的神像,神情極是詭異,神秘中帶著幾分可怖。

胖子哪管木墩子上有什么,只顧著向我解釋他長這么胖是為了將來打入敵人內部做準備,我對他擺了擺手,這時候就甭練嘴皮子了,看來咱們是進了一座供著黃大仙的山鬼祠,這點從木墩供桌上的圖案,以及石殿內東倒西歪的泥塑神像就可以看出來。

石殿中倒塌的泥像,就如普通寺廟中的城隍神灶形式相仿,兩廂都是些獸面人身的勾引、通判,供桌后是只黃皮子精的泥塑,殿中保留著許多離奇的碑文圖形,圖形無外乎是些黃皮子成精吃人之類的可怕情形,而那些碑文記載大多是我難以理解的詭異內容。

深陷土石的石門,殿中雜亂無章的破敗情形,這些都說明以前此地發生過山崩一類的天災,才使這座石砌鬼祠半埋地下,但石門前那條通道,明顯是后來被人挖開的,不知道那些挖地道的人為什么不辭辛苦要掘出這座古祠?難道是他們想找什么重要的東西?荒山中的鬼祠里又能有什么?這些我實在是想不出來了,但正是由于未知的事物逐漸增加,無形中又增加了我一探究竟的決心。

燕子一腦袋迷信思想,對“鬼衙門”的傳說天生有種畏懼心理,她用手套擦了擦圓木墩子旁一個落滿灰塵的石碗,碗中都是黑褐色的凝固物,這讓她想起了山鬼飲人血的傳說,于是她開是猜疑是“黃仙姑”故意把我們引進這山鬼廟的,越想越覺得發怵。

我和胖子都不相信小黃皮子會有那么囂張的反動氣焰,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于是毫不在乎地對燕子說:“想引咱們進埋伏圈?那他媽的還反了它了不成?再說黃皮子雖然精明,但畢竟只是獸類,怎么能如此過分渲染牛鬼蛇神的厲害,這個思想傾向可危險了,要知道無產階級的鐵拳能砸碎一切反動勢力。”

最后我和胖子得出的結論,是山里人對黃大仙過于迷信,看來澆樹要澆根,育人要育心,機器不擦會生銹,人不學習要變修,這說明我們思想教育工作抓得還不夠,應該讓燕子認識到,黃皮子就是黃皮子,它套上人皮也成不了精。

燕子氣得大罵道:“你們兩個鱉犢子滿嘴跑小火車,讓我說你倆啥好啊,傳說進了鬼衙門的人就得被山鬼捉住把血喝干了,你們看這木墩供桌下的石碗,都被人血染透了,這可是血淋淋的事實啊,我這咋是迷信呢?”

我心想山鬼喝人血?這事可夠邪性,難道還真有這等人間悲劇不成?我低頭看了看燕子所說那只用來裝人血的石碗,圓木供桌下果然有個很大的石碗,東北管這種特大號的碗叫海碗,這石碗也是有許多年代的東西了,磨損甚重,邊緣都殘破不全了。

我想看看碗中深黑色的殘滓是不是人血,便把石碗搬起翻轉過來,往地上一磕,從石碗中震出許多黑紫黑紫的粉沫來,我又看了看拱桌上黃皮子精的神像,恍然大悟,把手向下一揮,做了個伸手砍頭的動作,對胖子和燕子說:“這圓木墩子不是供桌,而是斷頭臺,肯定是斬雞頭放雞血用的,你們看木墩邊緣密密麻麻都是刀斧印痕,在這上邊斬了雞頭,一定是將雞血控進石碗里給黃大仙上供,我為什么說是雞血呢,因為這石殿中供的是黃皮子,黃皮子是不吃人的,黃皮子喜歡吃雞也絕對屬于謠言,它并不吃雞,它偷雞也不是為了吃雞肉,而是只喜歡喝雞血。”

我這一番話說得燕子連連點頭,分析得入情入理,早年間也的確有這種風俗,讓她相信了這石殿只不過是很久以前供黃大仙的廟祠,而不是什么山鬼喝人血的“鬼衙門”,燕子只怕山鬼,不怕黃皮子,畢竟山中的獵戶哪個都套過黃皮子,她心神鎮定下來,腦子就好使多了,不再只想拽著我們逃跑,看見黃皮子喝雞血的石碗,她突然想起一個流傳了多年的古老傳說,她說要提起黃大仙廟來,以前團山子好象還真有這么一座。

很多年很多年以前,團山子下有金脈,白天在山上掏洞挖金子,晚上就在山下查干哈河畔扎營,由于人太多了,所以一到晚上營子里點起燈火,照得山谷一派通明,找黃金礦脈的人都信黃大仙,認為山里的金子都是大仙爺的,讓他們挖到是黃大仙發慈悲救濟苦哈哈的窮漢,都心懷感激,就常到團山子下祭拜那里的黃大仙廟。

那廟是以前就有的,早已荒廢多年,可也正由于這黃大仙廟修得地點特殊,剛好對著山下開闊的營地,那地方也就是現在的團山子林場,挖金人吃飯,以及點火取暖,就等于是給黃大仙上供點香了,由于挖金的人太多了,使得黃大仙在廟中“日享千桌供,夜點萬柱香”,哪路神仙能有這么好的待遇?結果這事讓山神爺知道了,連嫉妒帶眼紅,就把山崩了,壓死了好多人,從此以后,那黃大仙廟也沒了,山里的金脈也無影無蹤了。還有一種說法是,有人在礦洞里挖出一個青銅匣子,那匣子是黃大仙的,凡人絕不能開,打開之后這山就崩了,匣子里究竟是啥誰也不知道,看過的人全都死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