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夜幕下的克倫左旗

順著牧民“老羊皮”的手指,我不由自主地抬頭看向天空,厚重的云層從頭頂一直堆到天邊,我心中反復回響著他最后的一句話,那條“龍”是在天上的。

說完這些,“老羊皮”也不再繼續說什么了,悶著頭到一邊去宰羊,我望著天空出了好半天的神,心下仍是對他的話將信將疑,這時候草場上開始忙碌了起來,眾人都在幫忙準備晚上的宴會,我便不好再追問下去,轉身回到了知青的隊伍當中。

在牧區宰殺牲口有許多禁忌,比如殺了之后,絕對不能說“可惜了”,或者“不如不殺”之類的話,因為一旦講了這種話,畜牲的靈魂會留下來作祟,而且騎乘的牛或馬、幫助過主人的牲畜、產子產乳多的母畜等等皆不可殺,因為知青都是外來的,牧民們很少愿意讓這些人幫忙宰牲口,剝皮烹制的事也盡量不讓知青近前。

所以我們幾個知青在牛馬歸圈后便沒什么事可干了,只能干等著開飯,夜幕終于降臨了,天似穹廬,籠蓋四野,草原上牧人的帳房前燃起了冓火,牧民們陸續端上來一大盤一大盤具有蒙古族風情的食物,開出了整羊席,搭配的象什么血腸、羊肚之類,我們從來都沒吃過,聞到夜空里彌漫著奶制品特有的香甜氣味,不停得吞著口水。

我和胖子中午就沒吃飯,見了這許多好吃的,忍不住食指大動,胖子剛想伸手就想抓塊手把肉吃,便被“老羊皮”用煙袋鍋把他的手敲了回去,原來還要先請遠道來的干部給大伙講幾句話。

講起話來,也無外乎就是時下集會流行的老調重談,那位姓倪的干部三十來歲年紀,瘦瘦地臉上架著深度近視眼鏡,留著一面倒的干部式,其實他根本不是什么領導干部,只是個文職人員,被上級派下來寫一篇牧區模范事跡的報告,想不到在草原上受到這么高的禮遇,牧民們根本也沒見過什么領導,對他一口一個“首長”的叫著,著實有幾分受寵若驚,一定要眾人改口稱他為“老倪”。

蒙古族以西為大,以長為尊,請老倪坐了西邊最尊貴的位置,一位年長的牧民托著牛角杯,先唱了幾句祝酒歌,丁思甜在草原上生活了半年多,已經學會了一點蒙語,給我翻譯說,唱的是:酒啊,是五谷的結晶,蒙古人獻給客人的酒代表著歡迎和敬重……

我和胖子對祝酒歌是什么內容毫無興趣,眼巴巴地盯著烤得直冒油的羊腿,心里盼著那老頭趕緊唱完,等老倪再講幾句應付場面的廢話,我們就可以開吃了。

老倪遵照當地的習俗,以無名指蘸著酒,各向天、地、火彈了一下,又用嘴唇沾了些酒,這才開始講話,先念了幾句最高指示,又贊揚了幾句牧區的大好形勢,最后還沒忘了提到這里的知青,說知識青年們在草原得到了很多鍛煉,支農支牧抓革命促生產的同時,一定也要加強政治學習,要經常召開生活檢討會,及時匯報思想,及時進行批評和自我批評……

老倪車轱轆似的講話說了能有二十分鐘,可能說得連他自己都覺得餓了,這才一揮手,讓大伙開吃,蒙古人喝起酒來跟喝涼水似的,一律都用大碗,酒量小的見了這陣勢都能給嚇著,這時候牧民們都要給首長敬酒,不勝酒力的老倪招架了沒半圈,就被灌得人事不省,讓人橫著給抬進了帳房。

知青里面也沒有海量之人,不敢跟那些牧民們一碗接一碗地喝酒,干脆抓了些吃食,另外點起一堆小一些的冓火,到一邊去吃,牧民們知道內地來的年輕人量淺,也沒人追著我們斗酒,他們也樂得沒有外人干擾,牧人喝多了就喜歡唱歌,吃到一半的時候,不知是誰的馬頭琴嗚嗚咽咽地響了起來,琴聲如凄如訴,又格外的蒼涼雄渾,音色遒勁,勢動蒼穹。

我們十一個知青圍坐在另外一堆冓火旁,體驗著火烤胸前暖,風吹背后寒的草原生活,聽馬頭琴聽得入了神,我想去那邊看看是誰拉馬頭琴拉得這么好,丁思甜說:“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老羊皮爺爺的琴聲,雖然他是西北的外來戶,可不僅秦腔、信天游唱得都好,在草原上生活了幾十年,拉起馬頭琴也深得神韻,我想騰格里一定是把克林左旗草原最美的音色,都給了老羊皮爺爺這把馬頭琴。”她說完站起身來,在馬頭琴的琴聲中跳了一支獨舞。

丁思甜以前就是文藝骨干,跳舞唱歌無不出彩,始終想進部隊的文工團,可由于家里有海外關系沒能如愿,草原上的蒙古族舞蹈她一學就會,跳起來比蒙古人還蒙古人,蒙族舞蹈形態優美,節奏不快,多是以肢體語言贊美草原的廣闊美麗,以及表現雄鷹飛翔、駿馬飛馳的姿態。

我們看丁思甜的舞蹈看得如癡如醉,渾然忘記了身在何方,直到琴聲止歇,還沉浸其中,竟然沒想起來要鼓掌喝彩。常言道:“萬事不如杯在手,一生幾見月當頭。”草原上天高月明,熊熊燃燒的火堆前,眾人載歌載舞,把酒言歡,一輩子可能也沒幾次這樣的機會,知青們落戶在各旗各區,平常難得相見,都格外珍惜這次聚會,一個接一個的表演了節目,不是唱歌就是跳舞。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