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怪湯

老羊皮常年在草原上牧牛放羊,也時常遇到過惡狼、猞猁之類的猛獸從馬匹背后襲擊,知道該當如何應付,正發愁找不著機會收拾它,這家伙卻自己送上門來,立即打聲胡哨,那匹老軍馬馱著他和丁思甜,就在大蚰蜒撲至馬臀的一剎那,猛地向前一欠身,前腿撐地,兩條后腿狠狠蹬向從馬后撲來的蚰蜒,這一蹬之力不下千百斤,把黑癍蚰蜒踹得在空中翻了幾翻,遠遠地落在地上滾出一溜滾去。

那蚰蜒吃了大虧,再也不敢造次,滑進長草深處遠遠地逃走了,我見老羊皮出奇兵制勝,喝了一聲彩從樹杈上爬下來,和丁思甜一起把摔得七葷八素的胖子也拽了起來,撲落撲落身上的樹皮雜草,這才想起有兩匹馬跑進林子深處了,牧牛沒找回來,加上剛剛被蚰蜒毒死了一匹棗紅馬,現在四匹馬只剩下一匹老軍馬,損失越來越大,老羊皮連吹了幾聲招呼馬的口哨,等了半天也不見動靜,不知道那兩匹馬跑哪去了。

老羊皮對這片稱為“百眼窟”的區域,從骨子里感到恐懼,可人有時候是沒有選擇余地的,牛馬的損失責任更為重大,這兩年斗爭形勢這么緊張,有那么多頂帽子,萬一給扣上幾頂可就要了老命了。老羊皮畢竟年歲大了,剛才一陣劇斗便已使他心跳加劇,胸口跟個破風箱似的呼哧哧喘著,加上心理負擔太大,眼前便一陣陣發黑。

丁思甜見老羊皮身體不支幾欲暈倒,急忙扶著他坐在樹下,揉著他的心口為他順氣,可老羊皮仍然是連咳帶喘,一口氣沒倒過來,咳得背過了氣去,我們趕緊進行搶救,又是按胸又是捶背,才讓他嗆了一口痰出來,總算是有呼吸了,可人還是昏昏沉沉的,怎么招呼也醒轉不來。

丁思甜在草原上插隊,始終得到老羊皮一家的照顧,她幾乎把老羊皮當成了親爺爺,此刻見他不省人事,又怎能不急,流著淚問我該怎么辦?我插隊的那個屯子里,有位赤腳醫生,綽號“拌片子”,有時候我會去協助他給騾馬瞧病,我和胖子、丁思甜這三人中,也就我有點醫學常識,但我面對昏迷不醒的老羊皮也感到無所適從,就算是趕快送他回牧區,也需要走將近一天的路程,而且牧區離醫院還有一天的路程,等找到大夫人早完了。

沒想到還是胖子給提了個醒,胖子說:“這老爺子是不是餓的呀?咱們從早上起來就風風火火地出門追趕牛群,直到現在眼瞅著太陽都落山一半了,幾乎就水米沒沾牙,別說他上歲數的人了,連我這體格都有點頂不住了,餓得頭暈眼花的。”

經胖子這么一提,我和丁思甜也覺得饑火中燒,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白天光顧著找牛,著急上火的誰都沒想起吃東西來,老羊皮肯定是勞累過度,加上白天沒吃東西,所以餓得昏過去了。

我們臨出發的時候,老羊皮擔心一天兩天之內找不回所有的牧牛,于是帶了些干糧,甚至還在用馬馱了口燒水的鍋來,他為了照顧老軍馬,只把那口空鍋子以及一些零碎輕便的事物掛到了馬上,其余的糧食和用品都有其余的三匹馬負載,倒霉的是我們眼前只剩下這匹老馬,身上沒有任何可以食用的東西。

胖子說那沒辦法了,宰馬吃肉吧,要不然咱們都走不出林子了。丁思甜趕緊攔阻,草原上立過功參過軍的牲口是不能宰的,它們都是人類的朋友,寧可餓死了也不吃馬肉,等老羊皮醒過來,要知道有人宰了他的馬吃,還不得玩命啊。

野外的天黑得早,下午四點一過,太陽就落山,這時天色開始暗了,林中夜霧漸濃,光線越來越少,已經變得夜晚差不多了,頭頂上不時就飛動的物體,不知是鳥還是蝙蝠,發出凄厲的鳴叫,那聲音使人感覺腦后每一根頭發都立了起來。

我們都有點搞不清東南西北了,胖子和丁思甜都望著我,希望我拿個主意,現在該怎么辦?我稍一猶豫,對他們說:“雖然老馬識徒,可這林子里霧大,如果咱們沒頭沒腦地往外亂走,一來人困馬乏,都一天沒歇氣了,再繼續走容易出事,二來如果再遇到藏在深草處有蚰蜒毒蛇,或是遇到狼群猞猁之類的猛獸,一定沒咱們的好果子吃,毛主席教導咱們說,我們應該盡量減少無謂的和不必要的犧牲,所以我看咱們現在要做的是應該就地點起營火,一來防備蟲獸襲擾,二來找些東西煮來吃了,讓人和馬匹都養足了力氣,等明天天一亮再繼續行動。”

胖子說:“這方案好是好,可不周全,你們瞧這片林子,除了草根樹皮就是爛泥,別說吃的東西,連口干凈水都沒有,咱們煮什么呀?可不吃東西又實在是走不動了,這狀況讓我想起革命前輩們曾作過一首小詩,天將黑,饑腸響如鼓,囊中存清米可數,野菜和水煮。當年陳毅將軍的游擊隊那么艱苦,畢竟米袋里還有幾粒米能跟野菜一起煮著吃……”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