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百眼窟

老羊皮喝了那鮮美的魚湯之后,整個人仿佛變作了從阿鼻地獄中爬出來的餓鬼,惟恐別人和他爭食,把我和胖子推在一旁,自己把住了剩下的半鍋魚湯,一只手用馬勺舀湯,另一只手只下伸入滾燙的鍋中撈魚肉,兩只手流水似的往嘴里送著事物,就好象他的嘴變成了無底洞,不論喝多少魚湯吃多少魚肉,都填不滿,可那魚肉魚湯畢竟是有形有質的事物,老羊皮吃得實在太多,肚子脹得鼓鼓的,鼻孔里都往外反著白色的魚湯。

我和胖子、丁思甜三人面面相覷,都看得呆了,見過能吃的,但沒他媽見過這么能吃的,胖子看得心驚肉跳,一個勁地跟老羊皮說:“給我們留點,給我們留點……”丁思甜隱約察覺到不妙,單她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她使勁拽了我的胳膊一把:“老羊皮爺爺他……他究竟是怎么了?他再吃下去要出人命了。”

我胳膊被丁思甜一扯,這才醒過味來,剛才真是看老羊皮餓鬼般的吃相看傻眼了,這鍋魚湯肯定有問題,難道草原上被視為天神的魚當真吃不得?吃了就會變得著了魔一樣,一直吃到死為止?

眼看老羊皮要自己把自己給撐死了,我無暇再去細想,走過去抓住老羊皮后衣領,他的肚皮脹得象鼓,好象隨時都可能裂開撐破,我擔心用得力氣大了,會傷到他的內臟,只是輕輕抓住他的衣領,把他向后拉起,然后讓胖子奪過他手中的馬勺,老羊皮已經失去了神智,口里鼻子里都往外嗆著魚湯,被我向后一拉就躺倒在地,口吐白沫,人事不知了。

我心想幸虧喝的是魚湯,給他揉揉肚子,從嘴里吐出來些,再放個茅,料來也無大礙,可剛一抬眼,發現胖子正用馬勺要去撈魚湯,他嘴里還跟丁思甜念叨著:“難道這湯真的那么鮮?讓貧下中農喝起來停不了口,我也試試……”

我怕胖子會重蹈老羊皮的覆轍,趕緊抬腳將熱鍋踢翻,剩下的魚湯全潑在了地上,我對胖子和丁思甜說:“這湯不能喝,喝了就變餓鬼了。”丁思甜替老羊皮揉著肚皮說:“是啊,我看老羊披爺爺好象是越喝越餓,明明肚子里已經滿了,但他似乎完全感覺不到,越喝越想喝,看來巴倫左草原上的牧人從不吃魚,確實是有原因的。”

我很后悔當初讓老羊皮先喝第一口魚湯,那時候我們根本無法理解這其中的秘密,只覺得這片霧氣蒙蒙的林子里,就如同那個關于這里有條妖龍的傳說一樣,處處都透著詭異可怕,讓人難以理解,許多年后,我參軍到了蘭州,才知道在黃土高原上,有種罕見的黑魚,這種黑魚肥美少刺,用以熬湯,鮮美無比,任何人嘗上一口,都會變得跟餓鬼投胎一般,越吃越餓,越吃越想吃,一直吃到脹死為止,關于這種可怕的黑魚,有許許多多的傳說,有說這些魚都是鬧饑荒時活活餓死之人所化,也有人說黑魚是河中的龍子龍孫,誰吃誰就會遭到詛咒。

后來隨著科學日益昌明,我才了解到,原來這種黑魚中含有一種麻藥,人類之所以會感到饑餓和飽漲,都是由于人的大腦下視丘中,有一段“拒食神經”,黑魚中的某種成份,恰好能麻痹這片神經,使人感到饑餓難以忍耐,一旦吃起來,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了,從古至今,因其而死之人,難以計數。

當時在“百眼窟”的密林中,我們大概就是誤將這種黑魚煮了湯,不過那時候我們根本不知道此中原因,只是感覺到不妙,這魚湯是絕不能碰了。

老羊皮脹肚昏迷,看樣子一時半會兒醒不過來,而且他脹成這樣,也沒辦法挪動他,一旦把腸子撐破,在這無醫無藥的荒郊野外,我們也只能眼睜睜看著他一命歸西了。

望著潑了一地的魚湯和正在吃草的老軍馬,我和胖子、丁思甜三人皆是愁眉不展,這潭中的魚太過古怪,肯定是不能吃了,可餓勁兒上來,實在難熬,這時候難免會羨慕那老馬,在草原上到處有草,隨便啃啃就不餓了,哪象人吃東西那么麻煩。

眼下我們只好苦等老羊皮恢復過來,再去找別的東西充饑,林中的夜霧漸漸淡了下來,依稀能看見天上的暗淡星月了,好在除了這潭中的魚不能吃,倒未見有什么危險之處,四周靜悄悄地,三人圍著火堆,想閑聊幾句,借以分散注意力,緩解腹中饑火煎熬,可說了沒兩句,話題就轉移到吃東西上了,我們充分地回憶曾經吃過的每一頓美食,大串聯的時候我們曾游歷了半個中國,從北京的烤鴨、天津的狗不理包子、西安的羊肉泡膜、蘭州的拉面,一頓頓地回憶,一口口地回憶。

三人正談吃談得投入,卻聽身后傳來老鼠觸物的悉嗦響動,我們急忙回頭一看,原來潑撒在旁的那小半鍋魚湯,以及里面的魚肉魚頭,引來了幾只肥大的鼴鼠,這些家伙也當真讒得可以,勁不住黑魚鮮味的誘惑,顧不上附近有人有火,竟然大膽地前來偷食,抱著地上的魚肉碎塊正啃得親切。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