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兇鐵

沒等我抬腳踹門,就看那門上的兩扇窗戶外,赫然露出兩白生生的手,五指慢慢撓動著玻璃,發出刺耳的摩擦聲,聽得人雞皮疙瘩起了一身,我抬了一半的腳硬生生停在了門前,猛聽樓門生銹的合葉一陣怪響,大門被從外邊緩緩推了開來……

長滿銹跡的合葉“吱吱紐紐”地發出聲響,樓門被從外邊推了開來,我從不知道開門的聲音也會這么恐怖,隨著樓門洞開,好象有盆帶冰碴兒的涼水,兜頭潑在了我的身上,但透過樓門已經打開的縫隙,只能看到樓外一片漆黑。

我還想硬著頭皮看看究竟是誰想推門進來,可身后架著老羊皮的丁思甜和胖子先撐不住了,叫了一聲:“撤吧!”說著幫他們就開始向樓內退去,我身后失了依托,也不敢逞能在這繼續戳著了,提著那盞昏黃的煤油燈反身便走,一抬腳才感覺到兩條腿都軟了。

古人云“兵敗如山倒”,沒有計劃和組織的潰散和逃躥是可怕的,我們雖然這幾個人雖然號稱撤退,但實際上,恐懼就如同傳染病一樣互相感染著,抑制不住心中狂跳,神智慌了就如同沒頭蒼蠅一般,你推我擠的往樓道深處退卻,直撤到走廊盡頭樓梯口的位置,黑暗中險些撞在迎面的墻上,這才止住腳步。

我提著煤油燈看了看胖子和丁思甜,他們臉色慘白,完全可以用面無人色來形容,我估計我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這回可是真發怵了,首先這樓中格局之詭異,就不得不讓人產生唯心主義的感覺。十有八九是因為這幢樓里鬧鬼。最要命地是出門沒帶黑驢蹄子。

這座樓的樓門非常特殊,不象普通的樓房設在橫面,而是開在了長方形樓體地窄端。走廊兩側地房間都用磚頭砌死,直對著樓門的一條走廊很長,盡頭處也被磚頭封了,走到這里唯一的選擇就是走上樓梯,走廊拐彎處地樓梯一上一下,看來這棟樓中還有地下室。

樓梯就向走廊一樣都是活的,沒有用磚墻堵住,剛才在樓門前發生的事,使我們銳氣喪盡,一時不敢再作從原路返回到樓門的計劃了。走到這一步,也只剩下兩種選擇,上樓去二層,或是下樓進入地下室。

由于這座樓中實在太靜了,我們在走廊盡頭,聽不到鐵閘那面有任何動靜,這才松了口氣,丁思甜按著胸口上氣不按下氣地說:“先別慌,剛才誰看清是……是什么從外面進來了?”

胖子對丁思甜說:“你還好意思說呢。剛才還不是你先打的退堂鼓。我還沒看清楚門外是什么呢,就跟著你們撒丫子跑進來了。我看咱們這就是那所謂的聞風而逃吧,想不到我一世英名,都毀在這了。”

這時老羊皮忽然從昏迷中醒轉過來,他一看自己被丁思甜和胖子半拖半架,而且借著汽燈微弱的光亮一看,不知是身在何方,腹中有撐脹難忍,心里邊還有點犯糊涂,忙問我:“這黑洞洞是甚所在?莫不是進了閻羅殿了?想不到我老漢臨了臨了,是跟你們幾個知青做了一搭……”

我對老羊皮簡單解釋幾句,忽聽樓口處哐當一聲巨響,震得樓內的墻壁嗡嗡回響,聽聲音是樓口處的閘門落下來了,這座樓的窗戶都是擺設,如果沒有別地出口,那道鐵閘就是唯一能離開的通道了。

眾人面如土色,鐵閘聲響過之后,樓中又沒了動靜,過了半晌才回過神來,剛才光顧著往里跑了,竟然沒想起來樓口有閘門,一旦關上了想出去可就難了,只聽胖子罵道:“我操他祖宗八輩的,這是想把咱們關禁閉,活活悶死在這樓中啊,這也太歹毒了,別讓我知道是誰干的,讓我知道了我他媽非把它批倒批臭不可。”

老羊皮以前在西北住窯洞,后來到草原謀生住帳房,從沒在鋼筋水泥的樓房里呆過,按他說話,感覺這樓內象是個白匣匣,他雖然還不太清楚情況,但聽胖子這么一說也猜到了七八分,也不住的唉聲嘆氣,回牧區雖然免不了挨斗挨批,可總好過活活餓死在這石頭匣子里。

丁思甜對我說:“究竟是誰把閘門關閉的,這世上真的有鬼嗎?早知道剛剛咱們就應該鼓起勇氣沖出去了。”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當前處境,有后悔地,有抱怨地,還有發著狠罵不絕口的,說來說去都沒有一句有用地。

我知道這樓中不見天日,關在里面的時間越久,心理壓力也就越大,而且無水無糧,再不想辦法脫身,恐怕真就要把性命留在這幢鬼樓之中了,于是我對眾人說:“你們先聽我說幾句,目前咱們的處境確實艱難,我想這都是由于咱們今天以來一系列失誤造成的,自古兵法有言,臨事貴守,當機貴斷,兆謀貴密。遇到困難和變故的時候,最重要的是能堅持一貫的原則和方針,不能動搖懷疑和沒有信心;在遇到機會的時候一定要果斷堅決,不能猶豫退縮;在部署計劃的時候一定要周密詳細,不能冒失盲目。可反觀咱們的表現,這三點都沒能夠做到,不過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從現在起要想化被動為主動,就必須貫徹這三條原則,只要咱們緊密團結,遇到困難不動搖,遇到危險不退縮,謙虛謹慎,膽大心細,咱們最終就能戰勝一切敵人和困難。”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