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孤燈

大家聚在墻前,見兩層磚墻后不是通道,不免都有些失望,但大伙都想看看墻里埋著的到底是什么東西,于是用康熙寶刀挑起煤油燈去照,這才看清原來墻里埋著個大鐵塊,冷冰冰黑沉沉的,四人心中說不出的驚奇,難道兩層磚頭后面還有一層鐵墻?

我伸出手在上面一摸,指尖立即觸到一陣冷冰冰的厚重感,一種不祥的預感使我全身都打了個激泠,我連忙定了定神,再仔細一摸,發現這層鐵墻上還有幾行凸起的文宇,要挑著燈將雙眼湊到近處才看得清,我們四人輪流看了一眼,那不是咱們的中國字,不是數宇,也絕對不是日文那種鬼畫符或是日文漢字。

我們滿頭霧水,這鑄鐵般的墻壁好象是層鐵殼,而且埋在樓里,不知道究竟有多大多厚,鐵塊上的字是什么?也許能讀出來便能揭開其中的秘密,可就在這個時候,手中的煤油燈閃了兩內,隨即便油盡燈滅了。

煤油燈一滅,完全封閉的樓房內部,立刻變得伸手不見五指,我和其余三個同伴,只有呼吸相聞,黑暗中丁思甜摸到我的手,我感到她手指冰冷,知道她怕得很了,想安慰她幾句,讓她不要擔心。

可一想起眾人進了這座古怪的樓房之后,那道突然落下的鐵閘,窗戶上白色的人手,以及面前這深埋在磚墻里的大鐵塊,實在是想不出有什么令人安心的理由可以對她講,這些不合常理的現象還能說明什么呢?顯然這是一座“鬼樓”,事到如今想不信都不行了,不過這句話不僅我不想說,估計在這種情況下,也不會有人愿意聽。

我摸出口袋里的半盒火柴劃亮了一根,在絕對黑暗的環境中。哪怕只有些許的光亮,都會有人感到希望的存在,我借著火柴地光亮看了看其余三人,大伙還算鎮定,火柴只有二十幾根,一旦用完就再也沒有光源了。所以不到必要的時候不能使用。

老羊皮想起剛才見那鐵壁上有些字跡,他是大宇不識一個的文盲,就問我們道:“那鐵磚磚上都印了些甚呀?你們這些娃都是主席派來的知識青年。可認得準?”

火茶燒到了根。四周又再一次陷入了無邊的黑暗,我把化為灰燼的火柴扔掉,絞盡腦汁地把剛才看到的字體在腦海中重現,好象是洋字碼,對于外文,我們只學過些俄語,不過也都是半調子水平,后來蘇聯修了,更是完全荒廢了,不過丁思甜的父母曾在蘇聯留學。她地俄語水平不錯,但那鐵墻上地外文要是英語之類的,我們就徹底沒人認識了,六四年開始有的學校也教英文,但所授內容并不系統,而是直接學一些短句。例如萬壽無疆。萬歲萬萬歲之類,當時我們幾個人所在的學校都沒開設這門課程。

但丁思甜卻很肯定的說。那些絕對不是俄文,俄文有些字母和英文字母區別比較大,這點還是能看出來的,當時正值中蘇關系緊張,大伙戰備意識都很強,一提到外文,甚至懷疑這鐵墻里裝的是炸彈,但仔細一想,又覺得這種事不大可能。

不是蘇修那就有可能是美帝了,以前我家里有些在抗美援朝戰場上繳獲來的美軍戰利品,有洋酒瓶、煙盒、不銹鋼的勺子一類,都是些雜七雜八的物件,所以我對英文地認識僅僅停留在“USA”的程度。

胖子突發奇想:“二戰那會兒,倭國和德國是盟國,我覺得這會不會是德文?也可能是日軍在太平洋戰場上繳獲的美軍物資?”

我對胖子說:“德文什么樣你認識嗎?”胖子說:“那美國文咱也不認識啊,所以我覺得只要不是俄文和日文,它是哪國的文都不重要了,反正咱們全不認識。”

胖子的話給工我一些啟發,可倭國人蓋的樓里面封埋著印有洋字碼地鐵塊,這鐵抉是用來做什么地?為何埋在磚墻里面?完全沒有任何頭緒,越想越是頭大。

這時丁思甜對我說:“再用一根火柴好嗎?咱們再看一眼。”我也正有此意,當下湊到磚墻的窟窿處,抽出一根火柴劃亮了,用手攏著火苗,以防這微弱地火苗被眾人的氣息吹滅了,光亮一現,漆黑的鐵壁立刻映入眼斂。

這次雖然光亮微弱,但眾人看得極是仔細,終于又有了一個發現,適才只顧著看鐵板上奇怪的字符,并沒有留意到藏在磚后的這堵鐵墻,并非是整體的巨大鐵塊,而是一個可以拉開的鐵蓋,象是一道低矮的活動鐵門,剛剛由于胖子扒塌了磚墻,有些磚頭還沒被拆除,鐵蓋邊緣的縫隙沒有完全顯露出來,與蓋子鑄成一體的把手也被一些磚頭擋住了。

這個發現使眾人呼吸加速,火柴也在這個時候滅掉了,胖子摸著黑去拆剩余的磚頭,丁思甜問我:“八一,原來這是個可以開合的蓋子,好象鐵門一樣,但若說是門,未必太小了一些,人要趴著才能進去,如果不是鐵門又會是做什么用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