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僵尸

這時四人隊伍里,只剩下老羊皮手中唯一的一根火把照明,他舉著火把走在中間,我發現老羊皮比先前精神了許多,可能不是因為他吃魚吃多了,我想他在焚化間中開槍救了丁思甜,這事雖只是在舉手投足之間,換做我和胖子開這一槍連眼都不會眨,但對老羊皮來說,那等于他戰勝了自己,也解開了他心里的那個死結,當年就是因為他一時懦弱,沒去救他兄弟,恐怕這些年都生活在那件事的陰影里。

我一邊思潮起伏,想想老羊皮的事,又想想焚尸爐附近的那些異常情形,一邊深一腳淺一腳的跟著眾人往前走,無意間看了一眼墻壁,胖子背著康熙長刀走在最前邊,然后是舉火照明的老羊皮,其次是丁思甜,我走在最后,四人呈一字隊形,走得十分緊湊,由于作為陰溝的水泥管道非常狹窄,所以火光顯得比在地下室里明亮得多,我們的身影清晰地映在弧形水泥壁上,四人一走一晃,壁上的人影也跟著晃動起伏,但我發現水泥壁上并不只四個身影,不知從何時開始,我身后還多出一個黑影。

那個陰影沉默跟在我們身后,正好處在火光映照范圍的邊緣,隨著老羊皮的走動,火把被氣流帶動得忽明忽暗,最后的黑影也影影綽綽的時隱時現,我覺得頭皮陣陣發麻,心道不妙,怕什么來什么,這是焚尸間里的那個幽靈陰魂不散地跟出來了,我沒敢聲張,稍稍放慢了腳步,側耳聽著背后的動靜,可身后除了一股直透心肺的惡寒之外,哪里還有半點聲響。

我發覺水泥管壁上多了個影子,心想這可真叫破褲子纏腿,竟然陰魂不散的跟到這里,但偵聽身后動靜,卻絕無聲息,好象我們四人身后,除了多出個鬼影之外,便根本不存在任何東西了。

我未敢輕舉妄動,心里揣摩著那鬼影的意圖,它顯然不能直接至我們于死地,這是什么原因?很可能老羊皮的康熙寶刀真能僻邪,輕過戰陣殺過人的兵器,自身便帶著三分兇氣,殺得人越多,刀刃上的煞氣越重,雖然康熙皇帝御駕親征,未必就上陣廝殺,但皇家禁中之物非比尋常,那鬼影可能正是對此刀有些忌憚,這才間接的對我們下手。

這些念頭在我腦中一閃,腳下卻未停步。只見老羊皮手中火把即將燃盡,如果不趁現在還有光亮的時候看個究竟,再拖下去對于我們會更為不利。我心中雖然發怵,但不得不硬著頭皮回頭去看個清楚,不徹底擺脫掉這焚化間亡靈的糾纏,我們恐怕就逃不出去了。

我出其不意,猛地一轉身,滿以為能看見些什么,然后招呼胖子抽刀驅鬼,不料卻撲了一空,面前只有漆黑漫長的排水管,別說鬼影了,連只潮蟲、蟑螂一類的蟲子也沒有半只,墻壁上的陰影幾乎就在我轉身地那一瞬間消失了,只剩下在黑暗里發臭的空氣。

我望著排水管的深處,心口砰砰直跳,我能感覺到,就在那看不見地黑暗處,確實有雙怨毒地眼晴,往那邊一看,就覺得全身起雞皮疙瘩,一股寒意直透胸臆,但憑著一只火把的光亮,我們毫無辦法。

我正躊躇之間,老羊皮等三人卻被我剛剛突然轉身一跳的動靜嚇得不輕,還以為身后出了什么事情,都停下來云回頭深張望,他們看我直勾勾地盯著排水溝的黑處發愣,還以為我在焚尸間里驚嚇過度,急忙拉著我詢問端的。

我心想:“要是說剛才發現背后有個鬼影跟著咱們,豈不打草驚蛇?不如暫不明說,見機行事便了。”與是只對眾人說:“在這臭水溝里走了許久不見出口,不免有些擔心,所以就停下來查看地形。”

丁思甜安慰我說:“這排水管道又長又深,想必地上除了那藏著焚尸爐的三層樓房外,應該還有許多建筑設施,那樣的話,總有其它水路與此連接,污水最后都會匯合至一處,咱們一直走下去,早晚會見到出口。”

我點頭稱是,堅持到底就是勝利,從早晨出發尋找牧牛開始,直到現在已經過了子夜,這一天真是過得萬分艱難漫長,但找不到出口,就不到松懈的時候,還要提高警惕繼續前進,于是我讓老羊皮換了只新火把點上,又問胖子要了康熙寶刀,四人強打精神繼續往前走,我仍然斷后,隨時隨地留心著身后地動靜,可這一路下去,卻再沒出現什么異狀。

火把消耗地速度超出了我們的預計,再不從臭水溝里爬出去,一旦沒了光亮,就更沒希望離開這里了,我們不得不加快移動腳步,想不到走出不遠,就見在那道被填補的水泥管壁前方數米處,被一道鐵柵攔阻住,鐵柵底部被大鎖鎖了,一團鎖鏈半墜在水中,鐵條都有雞蛋粗細,這里頭頂處有個布滿了排水孔的矩形鐵蓋、但太過狹窄根本鉆不出去,加上又被從上邊鎖住了,根本不可能從底下推開,見此情形,我們心中立時涼了半截,這回完了,前邊已經無路可走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