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莫洛托夫雞尾酒

我見丁思甜雖然吸入的蚦毒有限,現在情況還算穩定,能走能動,神智也還清醒,但這中毒的早期癥狀畢竟是出現了,如果從百眼窟北側山口出去,就到了沒有人煙的荒漠邊緣,離牧區更遠,即便不那樣繞路,在沒有馬匹的情況下,也根本來不及把她送進醫院,而且萬一她所中之毒在更短時間內發作,卻又如何是好?再者,誰能保證這一路平安,不出半點岔子?

我緊鎖眉頭,拿著地圖看了看,立刻打定了主意:“錦鱗蚦是鬼子研究所特意養的,他們是為了治療在太平洋戰場上被蚦毒所傷的士兵而進行研究的,這研究所里說不定會有解毒的血清,這種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不擔三分險,難求一身輕,我看回天之道,唯有賭上這一把,去主研究樓尋找解毒劑。”

為了不給丁思甜帶來太大的心理壓力,我沒有表現得太匆忙,確了路線之后,仍是按正常速度前進,反正從地圖上看到主研究樓的距離并沒有多遠,速度再慢也來得及,要是研究樓中沒有血清一類的解毒劑,那么一切也就全都完了,我心中隱隱害怕,總在想萬一沒有解毒劑呢?而且我們這幾個人里,誰又能認出解毒劑什么樣?最后干脆把心一橫不再多想了。他媽的反正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不到黃河不死心。

沒過多久,就進入了一片非常開闊的地下水道,這里有許多排比聯絡的水泥管道,走在前邊開道的胖子忽然踩到了什么,罵罵咧咧地抬腳在黑水中一挑,從污水里露出幾根爛透了的死人骨頭,有半截腿骨下還桂著只鞋,我正要看個究竟,卻在黑暗中,發覺我們所處的水泥管道突然旋轉了起來。

從俄國人繪制的研究所地圖來看,龐大的地下排水設施,實際上是條人工改道的地下河,正是由于在百眼窟的山凹里挖出了大量地下水,地質環境所限無法修建跡分水渠,只有利用蛛網般的排水管道將其引出山外,否則地下水就會淹沒我們頭頂這片區域,這座秘密研究設施也就無法修造在現在的位置了。

但是現在的地下排水通道中,已經即將干涸,只剩下些污水淤泥,想來那山中水源早已干涸了,地下水路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完全封閉的,另外一半屬于半封閉式,在緊急時刻可以作為疏散通道,若想接近圭研究樓,最近的路線就是通過半封閉管道區,這里環境復雜。管網交錯如同迷宮,如果沒有這份地圖,將很難順利找到出口。

我們舉著火把覓路而行,到了一處溝管交錯開闊的樞鈕區域,這里四壁都是黑漆漆的,污水爛泥極多,水中各種蜉蝣生物滋生,正好是位于地下水路的中心地帶。眼看著就要到達目的地了,卻發現在管道底部的黑水中有許多尸骨,看那些沒有腐爛掉服飾,很可能是日軍秘密研究所的警衛,胖子捏著鼻子用腳撥了撥那些已經爛了的死人骨頭。我們見狀都忍不住想:“這管道中怎么會有鬼子的尸骸?”正要看個究竟,卻發現身處的管道猛地抖動了起來、一時間好似天旋地轉。

但這只是眼晴的錯覺,腳下卻沒有搖動的感覺,我們舉著火把抬頭一者,四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身前一米遠的管壁上,黑壓壓的布滿了蟑螂,這些蟑螂黑色棕色皆有,背生長翅,大得驚人,體形長短都在三四厘米左方,一只挨著一只,密密麻麻的間不容發,成千上萬地數量將整個墻面都蓋住了,這些大蟑螂恐怕是受到了污水中某些成份的刺激,不僅體形比普通的大了一半,它們還能夠靠著互相啃噬同伴的尸體,以及進入這段下水道的老鼠和潮蟲等生物維持生命。

這些蟑螂原本潛伏不動,慢慢的互相咬噬,此時有一小部分受到火光和腳步聲的驚動,它們立刻快速躥動起來,一瞬間就產生了連鎖反應,整條管道中的蟑螂好像沸騰的開水,沒頭沒腦地到處沖撞逃竄,管壁變成了流轉的黑潮,有不少從管壁上掉了下來,我們都頭頂肩膀上立刻落了一層。

我想招呼眾人往回跑,但這功夫不光誰也顧不上誰了,而且沒人敢張嘴說話,擠掉下來的大大小小蟑螂把火把都快壓滅了,掉在人身上到處亂爬,一張嘴說不定就鉆嘴里幾只,而且體形小地蟑螂見縫就鉆,鉆進耳朵鼻子也受不了,它能順著耳朵一直爬進人腦,只好各自拼命把掉在頭頂肩膀上的蟑螂撣落。

蟑螂躥得極快,我們跑是沒處可跑了,只好掄著手中火把將它們趕開,盼著這些蟑螂趕快散盡,眾人心神略定,從剛剛面對大群蟑螂形成的黑潮中回過了神來,竭盡全力把能用的家伙全都用上了,總算是利用火把使潮水般的蟑螂從身邊散開。

沒過多一會兒,管道里的蟑螂就漸漸少了下來,我騰出手來,替丁思甜和老羊皮撥掉身上的蟑螂,四人臉色都變了,寧可讓惡鬼索了魂去,也不想被蟑螂給活埋了慢慢咬死,胖子對我們說:“趁著蟑螂散了,咱們趕快沖過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