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恐懼斗洞

胖子氣得破口大罵:“誰他媽活膩了往老子這吹涼氣?”丁思甜想幫他劃亮火柴,也沒能成功,因為黑燈瞎火什么都看不見,我覺得心中忐忑,想去摸插在身后的長刀,可摸了一空,從藤上摔下來,不知道被掛掉在哪里了。

就在這時,我眼前忽然亮起一對綠幽幽的眼睛,好似兩盞鬼火,對那雙眼睛一看,我全身立刻打了個寒顫,坐在地上急忙以手撐地倒退了幾步,把后背帖在了樹根上,這雙鬼火般的眼睛如影隨行地緊跟著飄了過來,碧綠的目光里充滿了死亡的不祥氣息,帶著一種攝人心魄的詭異力量,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只要經歷過一次就絕難忘記,我好象不止一次的見過了,上次在那俄國人的房間里里,不對……不止兩此,還有在興安嶺那座黃大仙廟中也曾見過,這是黃仙姑的眼晴,那只被胖子換了水果糖遭到剝皮慘死的黃仙姑。

望著鬼火般碧綠的妖異目光,我忽然想到,凡是貓鼬黃狼等等獸類,在夜晚之時目力極佳,眼中精光不亞于小號燈泡,貓類瞳孔可隨光線變化收縮放大,而成了精的老黃皮子恰好是光線愈暗,目中精光愈盛,上次在黃大仙廟中了那黃仙姑的迷魂法,我們險些吊死在那地窖里面,尤其是在沒有燈火的漆黑地窖里,黃仙姑那雙綠的滲人的眼睛,至今記憶猶新,突然念及此處,那對綠光頓時飄忽閃動,我顧不上再去管它。忙問胖子:“你拿去換水果糖的黃仙姑,最后怎么樣了?”

只聽胖子一邊敲打著身上的工兵照明筒一邊答道:“我親眼看見被人剝了皮筒子,怎么這……”顯然他也見到了樹洞中這雙綠氣盈動地目光,以為是那黃皮子死不瞑目前來索命,饒是他膽大包天,也不免又驚又駭。

胖子那句話尚沒說完,黑暗的樹洞中,竟然又出現了一對鬼火般的目光,兩雙眼睛忽閃了幾下,就聽對面發出一陣古怪的尖笑。笑聲難聽刺耳,充滿了奸邪之意,聽得人身上雞皮疙瘩一層層的起著,我心想不對,當初只弄死了黃仙姑一只黃皮子,身邊怎么冒出兩對綠燈似的眼睛,纏著我們的究竟是什么東西?

想起百眼窟入口那個“埋石祭山”的山洞,里面有黃皮子精給女尸勾魂的壁畫,在那個尚未開化巫卜橫行的時代里,充滿了遠古地圖騰神像崇拜,大興安嶺與相鄰的草原上,有把黃鼠狼視為陰間死神化身的觀點。但自宋朝起,這種風習漸衰,可我有時侯會覺得古人對世界的認識雖然原始,但并不能否認,對于生命與自然的領悟,古代人在某些方面比現代人更為純粹和直觀,黃皮子替死者招魂之事未必空穴來風,只是古人對事件真相的表述角度,以我們地價值觀和世界觀難于揣摩出其中真意。

我心神恍惚,對于僵尸那種看得見摸得著的威脅,尚能奮起剩勇一拼,可對于死亡后的虛無卻無從著手,甚至從來都沒有直觀的概念,一之間束手無策,眼睜睜看著那四盞鬼火在身邊飄動,心中亂成一團,想要帶著胖子和丁思甜等人奪路而逃,可別說找不到出口了,就連光亮都沒有一絲一毫,空自焦急,一點辦法也想不出來。

這時掉在樹洞口的那段觀音藤,忽地一墜,向下沉了一截,藤身和枯樹洞口處露出兩道縫隙,外邊雖然有云霧,但畢竟是在白天,一些微弱的光線隨之漏進了樹洞背部,我們四周地環境狀況,從伸手不見五指變得略微能見到朦朧的輪廓了。

樹洞中稍稍可以視物,那四盞鬼火和奸邪地獰笑立刻同時消失,我急忙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老羊皮倒在離我兩步遠的地上,他似乎被摔到了頭部,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不知他生死如何,丁思甜和胖子身邊坐在我的兩側,他們二人也都摔得不輕。

就在老羊皮的身后,他背著的包袱已經散在了那里,包袱中的事物亂紛紛落在地上,有兩只長相奇特的黃鼠狼蹲在老羊皮身上,賊頭賊腦的看著我們,一臉古怪的表情,這兩只黃皮子全身竟沒一根黃毛,遍體雪白好似銀狐,不過黃皮子的臉可沒狐貍那么好看,既丑且邪,視之令人生厭,而且貓鼬體形特征明顯,再怎么變換毛色,也是黃皮子。

據說老黃皮子每生三旬,后背就會添一縷白毛,這對全身銀毛的黃皮子,不知是活得年頭太多成精了?還是屬于黃皮子中的一個特殊種類,生來即是毛白勝雪?只見這兩只黃皮子似乎被那突然從頭頂縫隙處漏下來的天光嚇得不輕,伸開四肢半蹲半趴著,尾巴拖在身后。

我一看這對黃皮子的動作,腦子里如同睛天打個炸雷,頓時醒悟過來,在焚化間的樓門口,玻璃上那兩只人手,原來是這對黃皮子裝神弄鬼,它們的四肢加上腦袋平貼在玻璃窗上,就如同人的手掌及五指,那條毛茸茸的尾巴,豈不正像人的胳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