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面具

老羊皮語言表達能力有限,加上他說得顛三倒四,我和胖子聽得滿頭霧水,但總算是大概弄懂他的意思了,在老羊皮的老家,有片沙地,這片區域干旱少水,但沙地中部的泥土確十分濕潤陰森,自古傳說那里是養尸地,尸體埋進去能得不腐,實際上那塊地生長著一些古怪的植物。

傳說這種植物,是古時從數千里外西域回回國圓沙城傳進來的,此物極毒,全身類似人形,有點象大得異常的人參,但要大出數十上百倍也還不止,它本身也和人參沒有任何關系,內地對它沒有準確的稱呼,只泛稱尸參或鬼參,古回回國稱其為“押不蘆”。

這東西專在陰暗腐臭的泥土中滋生,一些受到潮氣侵蝕的墓穴,或者淤泥積存的古河床,都非常適合它生長,其根須能深入地下數丈,說它是植物,卻又能伸展根須絞殺人畜為食,宛然一株巨大的食人草,如果挖開地面掘出這株植物,無論人畜,一旦觸其毒氣則必死無疑。

采取的辦法多是在確認押不蘆生長的位置之后,圍著它挖開四條土溝,溝的深淺以可以容納農村的大水缸為準,從溝底開始用墳磚堆砌成磚窯的形狀,連上邊都給完全封閉住,封閉前在里面關上幾條惡犬,隨后徹底用墳磚封堵,形成一間密室。

關在磚室中的惡狗由于呼吸不暢,在一陣咆哮后出于本能,它們就會用爪子挖泥,想要掘溝而出。一旦刨出押不蘆這種巨毒植物,惡犬則感染毒氣立刻斃命。

也有的辦法是直按用皮條把狗腿和毒根系在一起,人躲在上風口的遠處放鞭炮,犬受驚而逃就會拔根而起,這個辦法雖然省時省力,但并不保險,常常會使發掘者中毒倒斃,所以不如第一種辦法流傳得廣泛。

回回國之“押不蘆”出土后,過不了多久,失去了泥土之性就會使其毒性盡消。這時人們再過去把中毒而死的犬尸,連同巨毒地“押不蘆”一并埋回坑內,一年后掘出,犬尸便與“押不蘆”根須長為一體,尸骸雖腐爛枯臭。在沒有陽光的地方卻尚能蠕動如生,切開來暴曬晾干,就可以作為非常貴重的藥物進行出售了。

用一點磨酒就可以使人通身麻痹,猶如半死狀態。就算拿刀斧砍斷他的手腳,他也不會有任何感覺,再過幾天之后灌以解藥。則活動如初,就能恢復正常了,傳說古時華佗能剖腸破腹治療疾病,都是用的這種麻藥,直到宋代皇宮御醫院還有使用過的記錄。

老羊皮在西北老家,見到過有人刨荒鏟墳時挖出了這種人形毒物。那次一掘就能掘出一大長串死尸,都是無意中在夜晚經過附近遇害的村民,它卷了人之后,毒素都轉入尸體之中,死者雖己死了。但死尸卻如同養尸一般,頭發指甲還在生長,被陰氣長期潛養,遇陽氣而動,不管捉到什么活的人畜,都會毒死后成為這株怪參的一部分養分。

我們揣摩那磚室的情況,看來是一處鬼子特意建造,用來培背麻痹神經藥物地地方,相傳養尸地中埋的僵尸肉名為“悶香”,可以入藥,這些幾乎已經長為植物的腐尸也是一種奇特的藥品,但其培育方法實在是令人發指。

我正想問問老羊皮,有沒有什么辦法能徹底消滅掉這株怪物,否則它堵在門口終究不是了局,可話都嘴邊,忽然想起一件要命的事來,身上頓時涼了半截,我和胖子跟那些腐尸糾纏了半天,身上濺了許多腥臭難聞地汁液,恐怕也中毒了。

我和胖子趕緊看了看自己裸露在外的雙手,我們的手上混合了太多東西,已經臟得看不出什么了,但手背上似乎起了一層細小的疙瘩,微微有麻癢之感,暫時沒有什么其它地癥狀,雖然不知是不是中毒的跡象,但多半不是什么好兆頭。

丁思甜所中的蚦毒尚沒辦法治療,想不到我和胖子也先后著了道,我心情十分復雜,不過一個雷是頂,倆雷也是抗,虱子多了不咬,帳多了不愁,這原本就一團亂麻地處境,再增加一些麻煩也沒什么大不了,大不了我們三人一起去見馬克思了。

在我們那個時代的年輕人,沒有什么太復雜的思想感情,而且自幼受到的教育使我們不知道困難二宇怎么寫,天底下的事有能難得住革命戰士的嗎?所以天大地愁事也不會過于放在心上,我很快就把擔心自己是否中了毒的事情扔在腦后,問老羊皮有沒有什么辦法。

老羊皮搖頭嘆氣,哪有什么辦法,那回回國的毒物離土即死,等一會兒陰氣散盡,大概就不會動了,眼下只能學土地爺蹲在這干等了,不過誰知道那東西的根有多長,要是還有一部分接著地氣,咱們一出門就得被它絞住毒殺。

正當我們無可奈何之時,忽然聽到頭頂傳出異動,我和胖子舉起工兵照明筒往上看去,在墻壁和天花板的接口處,有數道與走廊相通地窄窗,地下室門外的妖參根須串窗而入,正試圖鉆進來偷襲,胖子掄刀去剁已經伸入地下室的根須,只聽得劃破革囊之聲傳來,刀落處腐液飛濺,尸參觸角般的根須又迅速縮了回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