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防腐液

那頭戴冰冷面具的女尸就躺在水泥臺子上,由于地下密室里漆黑一片,我們剛剛逃進來的時候,誰都沒注意到它的存在,自進了“百眼窟”之后,我們目睹了無數可驚可怖之事,不斷地疲于奔命之下,到了這里,就連神經都有些麻木了。

所以發現這具女尸之時,我和胖子、老羊皮也沒覺得過于吃驚,因為這一帶奇形怪狀的死尸實在太多了,我們頗有些見怪不怪了,可等到三人湊近了用工兵照明筒往那女尸身上一照,電筒的光束在那女尸面具上折射出暗淡幽異的光芒,冰冷沉默的面具似乎出現了一個詭異到不能形容的表情,我們頓時感到了一股來自幽冥世界的可怕力量,那種對死亡的恐怖感覺穿透了人心,一瞬間地下室內的空氣仿佛都結成了冰,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肺置于堅冰之上,全身顫栗欲死,再也抑制不住,在給自己壯膽的喊聲中,向后連退了幾步,地上有些破碎的標本瓶,里面的人體器官和反腐液淌到地上,滑得立不住腳,我們三人心慌意亂手足無措,都險些摔倒,趕緊扶著身邊得柜子穩住重心,心中不由得生出一個念頭:“這個鮮卑女巫還活著,至少這死鬼得亡靈至今還在尸體旁徘徊著!”

丁思甜被老羊皮放置在墻角處,正昏昏沉沉的不省人事,我疾向后退,沒看清身后的情況,一下正撞在了丁思甜身上,我感到腳后跟踩到了她的手,急忙縮腿,丁思甜嗯了一聲,竟然從半昏迷狀態中清醒過來,也不知她是回光返照,還是被我踩到了手指。由于十指連心,給她生生疼醒了。

她掙扎著讓我扶她起來,見我和胖子,老羊皮臉上滿是驚駭之色,順著我胸都的照明筒往室內一看,當即發現了那戴著面具穿著奇特的古代女尸,丁思甜的感受大致和我們相同,她也吃了一驚,躲在我身后,問我們那女尸會不會突然活過來?

這時老羊皮已被嚇得魂不附體了,倆腿打顫。哆嗦著就想給那古代女尸下跪,我也感覺到那大鮮卑女巫似乎隨時都可能突然坐起來,這種威覺前所未有地強烈,我只好無可奈何地對丁思甜搖了搖頭,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很可能這間密室,就是這研究所死亡旋渦的中心,那被夾在通道里的僵尸,肯定是由于這里發生了什么才會向外逃跑,否則何不躲進這嚴密隱蔽地暗室?這女巫的尸體究竟有什么力量殺了那么多人?

我腦中思緒紛至沓來。心里越發沒底,而胖子回過神后,骨子里那股混世魔王的蠻勁就緊接著冒了上來,他有心要逞能,一晃腦袋,按了按脖子上滲血的傷口,對我和丁思甜說道:“思甜這問題問得太好了。階極敵人會不會借尸還魂?面對這樣嚴肅的問題,我們的回答是不能帶帶有絲毫浪漫主義遐想色彩的,我去踢它兩腳便見分曉……”

我為胖子打氣說:“說得好啊小胖,不過毛主席教導咱們說要注意工作方法,你過去踢那女尸當心被她張口咬了腳,我看你還是用康熙寶刀直接剁它幾刀為上。”

丁思甜呼吸急促地勸阻:“別……別去……我總覺得它會突然活過來……”但胖子哪里肯聽,橫眉立目地挺了長刀上前。在老羊皮和丁思甜的阻止聲中揮刀就剁了下去。

可胖子剛一舉刀,他背后的密室鐵門就被猛地撞了開來,我們并沒有鎖死鐵門,只是用重物將其頂住了,正想再搬其余東西堵門的時候,就冷不丁見到地下室里有具古代女尸,當時鬼使神差地慌了神,完全忘了門外還有更直接地威脅。

那長得如同老樹精般的妖參,裹著根下那些半死不活的腐尸撞開了鐵門。胖子被柜子撞得趴在了那女尸身上,臉正好貼在那冷冰冰的面具之上,饒是他膽大包天,剛剛還掄刀發狠,這一來也嚇的哇哇大叫。連滾帶爬著從石臺上翻了過去,我見鐵門中伸出一根兒臂粗的觸須橫卷過來,也趕緊拉著丁思甜向一道擺滿標本瓶的鐵架后邊躲去。

這間密室內再也沒有退路可行,唯一的門尸被堵,我們只好憑借室內繁雜的擺設,利用較大地縱深空間進行周旋,隨著不斷的追逐躲避,我漸漸發現這所謂妖參,很接近風水學中所說的地闕銜尸,物久自通靈性,植物也可化為生物,老參或是合手烏一類為天地靈氣所鐘,如過人參旁埋有新死者尸體,尸體可不腐不朽,年頭多了,死人和人參就長為一體,食之能得大補,長到這種程度參不叫參,尸也不為尸了,而是合為一提,稱為“地闕”。

但這回回國產的妖參卻與地闕不同,它雖形如巨參,卻更象是一種需要地氣和尸體存活的半生物,老羊皮也是在鄉下聽得些野聞傳說,這未必就是什么回回國之物,至今那西域回回國究竟在什么地方,根本就沒人能說清楚,回回國只是一個泛稱,我看這妖參更象是產自陜西古墓墳塋之中。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