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標本儲藏柜

我完全沒顧得上害怕,急忙轉過照明筒,打亮了往身邊照去,丁思甜確是好端端躺在地上,不過剛才我們誰也沒有注意到,她臉旁的墻壁前擺著一口小小的銅箱,那銅箱蓋子上鑄著一面黃鼠狼頭,銹跡斑斕的銅箱甚是矮小,箱蓋大致和丁思甜的頭部平行,我適才隨手一碰,卻是摸到了箱蓋上的黃皮子頭,其造型奇詭,雖能看出是黃皮子,但擬人化十足,凹凸起伏之處極似人臉,竟被我誤以為是那大鮮卑女尸的面具。

胖子聽見響動也爬起身來觀看,那時候我們精力體力之充沛簡直讓人難以想象,幾番出生入死,身上帶傷、腹中無食,劇斗過后稍一喘歇便又生龍活虎,事后回想起來自己也覺得奇怪,為什么堅持到現在還沒趴下?除了年輕氣盛之外,還有個最主要的原因,其實這原因特別簡單,也特別單純,那時候真以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在為解放全人類跳出火坑而在貢獻青春,在這個問題上一點都不懷疑,信仰支撐的力量是無窮的,沒真正從骨髓里信仰過某種力量的人根本不會理解。

我和胖子將丁思甜移在一邊,湊過去細看那口銅箱,這神秘的銅箱上滿是古舊斑駁的銅花,四周都是巫紋符咒,我半點也看不明白,只是箱體上有許多顯眼的綠松石和金絲夾嵌,顯得十分華貴,一看就不是尋常的古物,那銅箱并非如我們所常見的箱子,箱蓋上沒有合頁連接,而是象棺材一樣,需將蓋子完全抬起來,才能開合見到里面的事物。

實際上這銅箱,也確實象是一口小巧玲瓏的古銅棺材,現在事情是明擺著的,在大興安嶺黃大仙廟中被泥兒會胡匪挖掘出來的。九成九就是這如同棺材的古老銅箱,再細看箱蓋上是面目可憎的黃皮子,頭臉幾與常人相等,蓋子與箱身閉合的縫隙間,尚有火漆殘留地痕跡,想必是曾經被人打了開來。

胖子好奇心中:“這銅箱可比先前想象的要小得多,這四舊里面裝的是什么貓七狗四的雜碎之物?”他嘴里念叼著就想揭開來看個究竟,以前破四舊時砸得多了,也沒太將此物放在眼里。

我趕緊說:“別動,這箱子雖小,但我看它是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夾在密道中那日本鬼子臨死前想從這逃出去,他為什么要逃呢?咱們稍微反向推理就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這研究所中莫名其妙而死之人如此之多,怕與這銅箱和那女尸脫不了干系,咱們能活到現在,肯定是有一件事沒做。那就是還沒有打開這口銅箱。一旦箱蓋再次開啟,恐怕咱們就沒辦法活著離開了,戰勝敵人的先決條件是先保存己方的有生力量。不能再做無謂的犧牲了。”

胖子點頭同意,他也挺會找借口:“為了防止階級敵人滅亡前,還會猖狂一跳進行反撲,咱們就別動這箱子了,我現在好象又有點力氣了,咱就抓緊給想辦法救思甜吧,老胡……你說她……她還有救嗎?”胖子說到最后甚至有些不敢說了,說出來的聲音更是含含糊糊,確實是替丁思甜擔心到極點了,心理上產生了一絲動搖。這種情緒對他來說已是罕見地不安了。

我對胖子說:“只要咱們團結起來,只要咱們有勇氣,只要咱們敢于戰斗,不怕困難,前赴后繼,堅持斗爭,那么,全世界就一定是屬于人民的,一切妖魔鬼怪最終都會被消滅。勝利的曙光很快就會照遍地球,這間地下密室里東西不少,咱們先搜索看看……”

說著話,我又看了看丁思甜目前的狀況,自她出現中了蚦毒的跡象之時,按照以往傳說中錦鱗蚦的毒性推測,我們估計她最多還剩下二十四個小時的時間,現在雖然過了半天不到,但受了幾度驚嚇和外傷,毒已入骨,看來無論如何是堅持不了一晝夜了,多說再過兩個小時,只要蚦毒攻心,臉色由青轉黑,即便拿來解毒靈藥也難以回天了。

我知道事不宜遲,不得不發揚連續作戰的精神,趕緊讓胖子扶著我站了起來,眼下老羊皮已經指望不上了,他徹底脫了力,全身如同散了架,連站都站不起來,只好由他在原地守著丁思甜,我們的工兵照明筒用了許久,備用更換的電池丟在了磚窯門前,還不知剩余地電量可以維持多久,在這黑漆漆地地下密室,一切行動全都依賴光源,不到關鍵時刻,舍不得再去隨便使用,于是在衣袋里找出兩節以前燃剩的蠟燭頭,點將起來當作亮子。

目前密室的門戶被那株死掉地妖參尸體堵住了,它根須上裹帶的腐爛死人散了一地,加上門前滿地的各種生物器官,以及都快流成了河的防腐藥水氣味,地下密室中的環境可想而知是何其惡劣,只有我們所在的墻角處空氣流通,呼吸起來尚不為難,往室內一走,就會覺得眼睛發辣流淚,每用鼻勝呼吸一口,都象迎面嗆到石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