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守宮砂

我和胖子腦子里浮現出一個念頭“蟒骨”?頭骨和蟒蛇非常相似,想不明白是做什么用的,什么蟒要這么珍而貴之的儲藏?聽說蛇能泡酒,難道蟒骨也能泡酒,我們舉著蠟燭頭從上看到下,一見尾骨立即就明白了,是錦鱗蚦的骨頭,這比在焚尸爐里遇見的可大得多了,看來百眼窟至少曾經有過兩條以上,掉進焚尸爐的那只也算它倒霉,毒蛇毒蚦其實最懼油煙,它死在那爐膛內是遲早之事,原本我還打算,如果我們能撐過這關,就會去替那毒蚦收尸剔骨,它的價值極昂,能夠換外幣,對支援世界革命是巨大的貢獻,若能與損失牧牛之事功過相抵,也許老羊皮和丁思甜不會受到責難。

胖子問我這泡的是不是解毒藥酒?我搖頭道:“世上的生物,都是一物克一物,沒聽說自己克自己的,蚦骨解不得蚦毒,這應該是個常識……”我說出這些話,一顆心也似沉入了海底,忍不住失望地抬手摸了摸那裝著蚦骨的玻璃瓶,不料燭光照在手上,我的手背上竟然全是細細的紅疹,胖子也急忙舉起自己的手看了看,跟我的情況一樣,我們二人頓時如被淋了一盆雪水,這大概是中了尸參的毒了。

可我們尚未來得及難過,就發現蠟燭頭恍惚的光線中,我們舉起的兩只手掌,在那玻璃瓶上映出了三只手掌的影子,我以為是玻璃反光一類的原因,但其中又似有古怪,于是把胖子那只手按了下去,面前的玻璃壁后卻還有只手掌的影子,一動不動的伸在那里,我和胖子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半步,那儲藏柜中有個向我們伸出手掌的死人?還是……背后有人模仿我們的動作?我急忙回頭向后看了看,并無異狀,胖子再次舉起手來對著那玻璃晃了晃。瓶身上那個手掌的影還是一動不動,蚦骨的儲存瓶里似乎還有個死人。

我探出身子,繞著蚦骨儲藏瓶想看看這瓶中為何會有死尸,這時胖子突然在身后拍了我一下:“別找了,那只小手好象在柜子里。”

我轉頭看了看胖子,他捧著蠟燭,抬手朝那大得出奇地標本儲藏柜里指了指,我順著他所指方向看去。雖然燭光恍惚,巨大的標本儲藏柜內部在這微弱的光線下十分模糊,但在我們這個角度,的確可以看見有只五指伸開的手掌,撐在一層厚厚的玻璃容器里,我和胖子對望了一眼,異口同聲地問對方:“柜子里有個死人標本?”

這個大儲藏柜太大了,就象一個小型密閉集裝箱,里面裝的都是各種完整的動物標本,粗略地看到靠外的這一層。包括那錦鱗蚦的白骨。似乎都是些巨毒之物,我并不知道這些東西如何分門別類,但人體是無毒的。為何要把死尸的標本跟這些毒蟲毒獸放在一處?難道是培養尸毒?這似乎并不合理,所以我們才下意識地去問對方,可問誰呢?問鬼?反正這個答案我們四個活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深處的那個玻璃容器在外邊夠不著,我稍微猶豫了一下,就接過胖子手中的蠟燭頭,打算鉆進去看個究竟,胖子勸我說:“一個死人對咱們有什么用處?咱倆趕緊到別處找找,說不定能在附近找條母蚦,那咱們的親密戰友也許還能有救……”

我們曾聽說過,錦鱗蚦是森蚦的一個變種。百雄一雌,錦鱗蚦本來就非常稀有,全身錦鱗能生黑風地雌蚦更是十分罕見,傳說雌蚦無毒,而且頭骨中地腦髓和骨骼能解雄蚦之毒,要是能找到一條雌蚦肯定能救丁思甜,不過這百眼窟又不產森蚦,想找那原產地都已幾乎滅絕了的生物,連億萬分之一的機會都沒有。用當時流行地一個形容詞來形容胖子的構想——新天方夜譚。

但我也對那億萬分之一的機會抱有一絲幻想,如果倭國鬼子弄到了錦鱗蚦中的雌蚦,做成了標本儲藏起來,這種可能性從理論上說也并不是沒有,所以我打算先不放棄希望,在這儲藏柜里找遍每一個角落,總之是不到黃河不死心,不見棺材不落淚。

于是我對胖子說:“先進去看一眼再說。”說罷低頭鉆進了巨大的標本儲藏柜,由于所有罐子中都是奇形怪狀的毒物,我也敢掉以輕心,惟恐碰破了哪個瓶子,小心翼翼的慢慢蹭了進去,那里面有一股類似于瘴腦的味道,辣得眼淚直流,我不敢呼吸,閉住了氣湊到那玻璃容器前,那瓶中也全是暗黃色的液體,由于積液中的雜質比較多,僅能看到從里面按在瓶壁上地一只手,那只手比成人的手小了許多,大小接近七八歲的小孩手掌,掌上似乎有層透明的塑料薄膜。

我心下尋思:“聽說民間有毒胎兒和毒胎盤,就是帶毒的紫河車什么的,可以制成毒藥害人,這儲藏柜里盡是毒物,若有毒胎也不希奇,可從這手掌看來,瓶中的既非成人也非胎兒,而是個不到十歲的孩子,難道是毒胎被藥水發得脹大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