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冥途

我和胖子、丁思甜三人稍一計議,便作出了決定,就算密里里真有鬼,也得硬著頭皮回去,必須找到老羊皮,生要見人,死要見尸,就算他以前是做過倒斗的盜墓賊。按成分來劃分,也應當屬于可以團結的大多數。那倒斗的是手藝人憑手藝吃飯,并沒有生產資本,最多算是個手工業者,跟我們屬于人民內部矛盾。而且所盜之墓的墓主,幾乎全是站在勞動人民對立面上的剝削統治階級,再往大處說,歷來造反起義的各路英雄豪杰,大有多發掘帝陵的英雄事跡,從赤眉軍到張獻忠,古代農民軍沒干過這種事的不多。所以在當時我們沒人覺得倒斗的手藝人有什么說不過去的,那萬惡的舊社會,有多少窮人的血淚仇啊,不倒不反能行嗎?無論如何也得把老羊皮皮找回來。

我本想讓丁思甜和胖子留下,由我自己去尋那老羊皮,可丁思甜不顧身體虛弱,咬牙要跟著一起去,無奈之下,只好三個人一同再走回頭路。那時候我們對那不腐的女尸有個先入為主潛移默化的認識,雖然嘴上沒說,但在心中的潛意識里,拿它當作白骨精一類的女性怪物了。所以不知不覺就念“金猴奮起干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今日歡呼孫大圣,只緣妖氛又重來”給自己壯膽。我們走著念著互相鼓勵著,說來也奇怪,竟然一點恐怖的感覺都沒有了,可見精神原子彈真不是吹出來的。三人覓得原路,很快再次繞回到了那間密室的門前。

胖子還在絮絮叼叼地念著“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給眾人壯膽。我按住他的嘴,對他和丁思甜說:“你們有沒有感覺這附近有什么變化?好像跟咱們第一次來的時候不大一樣。”

丁思甜天生比較敏感:“好像……好像密室里的那個幽靈不在了,沒有第一次來到這時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了……”

她說得沒錯,我在這密室門前便已覺得有異,黑暗中那種從冥冥中而來的威懾感不存在了,并不是因為我們的精神原子彈增添了自身膽氣,而是密室中讓人心慌不安的東西已經消失了,難道那戴著面具的女尸已經不在了?

不明真相的忐忑比起直接的威脅更讓人感到心中不安,與其在門前亂猜,不如眼見為實,進去看個真切。想到此處,我們三人對著室內叫了幾聲老羊皮的名字,見無半點回應,便緊緊靠在一起進了密室,用工兵照明筒四下里一照,依然是狼藉滿地,枯死的尸參和那些腐尸堆了遍地,再往里面一看,我們都忍不住“咦”了一聲。

事情出人意料,那頭戴面具的巫女尸體依然平靜地躺在石桌上,不過這次再看到它,就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它與這研究所中的其余死者一樣,只不過是一個沒了靈魂的軀殼,室中那層好似陰魂縈繞的威脅已經蕩然無存。

在我們過于疲勞而睡著的時候,這里一定發生過什么變化。我帶著胖子和丁思甜再看其余的地方,密室里也沒有老羊發的身影,那身穿黑衣腰系紅絳腐爛發白的羊二蛋,卻還平放在地上。胖子自作聰明地猜道:“老羊皮可能害怕開他的說理斗爭大會,結果腳底板抹油——溜了,我看最有可能逃到國境線去投靠蘇修吃奶油面包去了。”

我搖頭道:“不可能,要是想投敵叛變,他就不會再來這間密室了。咱們離開的時侯,我明明記得把那口黃大仙的箱子踢到了角落里,但你們看看,那銅箱怎么不見了?一定是老羊皮又回來把它取走了。”

丁思甜擔心地問:“老羊皮爺爺這么做是為了什么?他現在又到哪去了。”

我說:“也許那口招魂箱的事情,他對咱們還有所隱瞞……”說到這,我突然想到,這密室中突然沒有了那鬼氣森森的感覺,很可能是因為那口黃皮子銅箱不在了。也許從一開始我們就在主觀上盲目地作了錯誤的判斷,因為看到這密室中的女尸,又感覺到這里好像有亡靈在徘徊游蕩,然而實際上那種令人從心底里感到不舒服的陰寒之氣,都是來源于刻有黃皮子頭的銅箱,那銅箱被老羊皮取走了,所以這密室中沒有了那股幽冥無形的氣氛。

到目前為止,我們尚且不能很得知那箱子里裝的究竟是什么,不過似乎是兇非吉,想不出老羊皮的動機何在,難道這密室里的尸體根本不是羊二蛋,否則老羊皮怎會丟下他不管?姑且不論老羊皮意欲何為,他現在都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不確定因素。

我對胖子和丁思甜說:“現在不知老羊皮的去向,百眼窟地形復雜,危機四伏,只憑咱們三人,想找他簡直是大海撈針,先撤出去再商量辦法。”

胖子說:“臨走前給這來把火,免得留禍患。”他對放火的勾當情有獨鐘,也不等別人同意,說完就去找火頭。這密室中有的是木板木條。他址了塊蓋東西用的白布,找了些酒精倒上,立時便點起火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