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金井

這并不長的地洞出口,是一個天然形成的落水橋,橋下有陰河滾滾流動,過了這天然石橋,前邊地勢豁然開朗,不知是什么光源,發山灰蒙蒙的亮光,朦朧的光線中一片片古老的建筑群,一時難以分辨其規模布局。我們也看不出那些房屋殿堂是哪朝哪代的古物,只知道那雕梁畫柱的造型都古老異常,難以想象這百眼窟里何以埋著這樣一片古代殿閣。

這片古典陰森的屋舍堂宇中,似乎有許多黑影來回走動,人聲嘈雜遠近相聞,雖然建筑古老,但絲毫不見古舊破敗之狀,好像至今還有人在里居住生活。我們三人看得目瞪口呆,難道真的進了死人亡靈匯聚的陰間?甚至開始懷疑目已是活著還是早已死了,否則怎會見到這地府般的景象?

我看石橋下有水,趕緊蹲下掏了幾捧涼水潑到自己臉上,地下水涼得刺骨,確實不是在夢中游蕩,眼前的這一幕都是真真切切的。

胖子和丁思甜也學著我的樣子用涼水洗了把臉,胖子說:“這落水橋讓我想起遠在福建的家了。我們那邊的山洞里也有這樣一個被地下瀑布沖擊成的天然石橋洞,老鄉們都管它叫仙人橋,可當年老胡卻妖言惑眾,愣說那橋是神仙撒尿滋出來……前邊像是座陰曹地府,一旦走進去,也不知道這輩子還有沒有機會回家看看那仙人橋,咱們就作好到陰間給牛頭馬面貼大字報的精神準備吧。”

我看丁思甜臉上也是神色黯然,可能她聽胖子一提回家,同樣想起了她的故鄉北京。那時我并不知道人們在巨大的壓力下,常常會對從小長大的故鄉產生無比的眷戀,我望著洞窟深處那片灰蒙蒙的,嘆了口氣對丁思甜和胖子說:“哪還有家啊,咱們的父母不是被審查隔離了,就是被安排靠邊站了,家里房子都給封了,既然革命者以天下為己任,以后就四海為家吧……”說到這我心中一股莫名之火上撞,咬了咬牙站起身來,招呼胖子和丁思甜:“帝修反都被咱們徹底埋葬了,還怕他什么陰曹地府和閻王老子!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了,不找到老羊皮就絕不回頭,我看咱們直接過去就是,倒要看看這鬼城里有什么名堂。”

我們三人被涼水一激,都覺得精神了許多,口里唱著集中火力打黑幫的斗爭歌曲,一步一步走向了那片灰色的陰影中。山洞四壁鬼火飄蕩,那鬼火其實就是磷火,一旦有活人陽氣接近,一團團綠幽幽的火球就隨著人蹤忽明忽滅。我們仗著心中一股戰天斗地的悲壯之情,才敢往深處走,可隨著離那云煙繚繞的城池越近,便越是覺得腳底下發軟,好像踩了棉花套,忽深忽淺,想立足站穩都覺得吃力。

我暗罵自己沒用,怎么走著走著腳都嚇軟了,將來真在解放全人類的第三次世界大戰戰場上與敵刺刀見紅,還不得嚇尿褲子?

這時一團灰撲撲的人影直奔著我們飄了過來,三人大吃一驚,趕緊一步三晃地躲在一旁,洞口處一陣陰風吹來,那人影立即閃進黑暗的地下不見了,怪風卷處,原本燈光人影閃動的大片建筑,在一瞬間忽然萬象俱無,只剩下巖縫間無數鬼火閃動,我們大為驚奇:“見了鬼市了?”胖子揮著胳膊在那人影消失的地方摸了半天,奇道:“怎么鉆土里去了?”

我覺得腳底下越發沒根,趕緊拉著了思甜和胖子靠在石壁山,這才發現還不是因為恐懼而腳軟,而是地面并不平整,一走動就會踩到好多圓弧形的石頭,很容易失去重心。山洞的地面都被一層輕煙遮蔽,每一腳都是陷入其中,看不出腳底下踩的究竟是什么東西,我伸手去摸地面,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

丁思甜緊張地問我地面上有什么,是不是死人的腦瓜骨,我說死人腦袋哪有這么大,這倒像是倒扣在地上的鍋底,摸起來還挺光滑,說著話我摸到縫隙處,單手一用力,竟然把地面上一大塊凸出物揭了起來。

在一股刺鼻的煙塵和惡臭中仔細一看,原來被我揭起來的是一大塊巨大的龜殼,殼中還有老龜的遺骸,皆已羽化,看來這山洞的地下不知摞了多少這樣的龜骨,胖子和丁思甜都莫名其妙,不知這是怎么回事。

我卻恍然大悟:“這是龜眠地,真正的龜眠地,是海中老龜自知命不久長之時爬上陸地埋骨的場所,和《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中所描述的完全一樣。上層洞穴埋的那些死尸,一定是想借龜眠寶地的靈氣羽化飛升。”

丁思甜問我:“那這是陰曹地府?”我搖了搖頭,我所知極為有限,誰又知道古代人是怎么想的。不過據說沿海地區有種傳說,黿入海化而為蜃,萬年老黿從陸地爬入大海,就會失去形體,化為海螫蜃樓的幻氣,在海中看到一座并不存在的仙山,實際上是黿遇海氣所化而生成的海市奇觀。巨黿生前見到的景象,在海中產生了這種難以琢磨的海氣,但在青烏術中,卻說其實海里沒有黿,其想說明的意思,大概是指海中太陰之氣與黿鰲魚龍等靈物相通。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