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

從那以后胡國華就當了兵,甚得重用,然而在那個時代,天下大亂,軍閥混戰,拉上百十人的隊伍就能割據一方,今天你滅了我,明天他又收拾了你,沒有幾個勢力是能長久生存下去的。胡國華所追隨的這個軍閥勢力本來就不大,不出一年就在搶地盤的戰斗中被另一路軍閥打得七零八落,死的死、逃的逃,提拔胡國華的那位軍閥頭領也在混戰中飲彈身亡。

兵敗之后,胡國華跑回了老家,這時他家里的破房子早就塌了,又逃得匆忙,身上沒有錢糧,連續兩天沒吃過飯了,煙癮又發作起來,無法可想,只好把手槍賣給了土匪,換了一些煙土糧食,以解燃眉之急。

他一尋思,這么下去不是事啊,這點糧食和大煙頂多夠支撐三五天的,吃光抽凈了之后該怎么辦?這時他想起了離家一百多里遠的地方有處十三里鋪,那里埋了不少達官顯貴的墓葬,里面有很多值錢的陪葬品。

此時的胡國華當過兵打過仗,膽子比以前大多了。胡國華在軍隊里曾經聽個老兵油子說過很多盜墓的事,盜墓在民間又叫“倒斗”,能發橫財,但是抓著了也是要掉腦袋的,所以他沒敢在白天行動,把心一橫,在一個毛月亮的晚上點了盞風燈,扛了把鐵鍬,就去了十三里鋪的墳地。

什么是毛月亮?就是天上沒云,但是月光卻不明亮,很朦朧。當然現代人都知道,這是一種氣象現象,學名叫作月暈,表示要變天刮大風了,可是那個年代的農村里誰懂這些科學。有些地方的鄉下人就管這種月亮叫長毛毛的月亮,還有人說這種月色昏暗的夜晚,是孤魂野鬼最愛出來轉悠的時刻。

等到了地方,他先喝了身上帶的半斤燒酒,以壯膽色。這天夜里,月冷星寒,陰風嗖嗖地刮著,墳堆里飄蕩著一片片磷火,不時有幾聲嘰嘰吱吱的怪鳥叫聲響起,手中的風燈忽明忽暗,似乎隨時都可能熄滅。

胡國華這時候雖然剛喝了酒,還是被這鬼地方嚇得出了一身冷汗,這回可好,那半斤燒刀子算是白喝了,全順著汗毛孔出去了。

好在這是一片野墳,附近完全沒有人煙,大喊大叫也不怕被人聽見。胡國華唱了幾段山歌給自己壯膽,但是會的歌不多,沒唱幾句就沒詞了,干脆唱開了平日里最熟悉的“五更相思調”和“十八摸”。

胡國華硬著頭皮戰戰兢兢地到了這一大片墳地中央。那里竟然有一座無碑的孤墳,在這一片荒墳野地之中,這座墳顯得那么與眾不同。

這座墳除了沒有墓碑之外,更奇怪的是這墳的棺材沒在封土堆下面,而是立著插在墳丘上,露出多半截子。棺材很新,锃明瓦亮地走了十八道朱漆,在殘月的輝映下,泛著詭異的光芒。

胡國華心中有些嘀咕,這棺材怎么這樣擺著?真他娘的怪了,怕是有什么名堂。不過來都來了,不打開看看豈不是白走這一遭?沒錢買吃的餓死是一死,沒錢抽大煙犯了癮憋死也是一死,那還不如讓鬼掐死來得痛快,老子這輩子凈受窩囊氣了,他奶奶的,今天就豁出去了,一條道走到黑。

打定了主意,掄起鐵锨把埋著棺材下半截的封土挖開,整個棺材就呈現在了眼前。胡國華是個大煙鬼,體力差,挖了點土已經累得喘作一團。他沒急著開棺,坐在地上掏出身上帶的福壽膏往鼻子里吸了一點。

大腦受到鴉片的刺激,神經也亢奮了,一咬牙站起身,用鐵锨撬開了棺材蓋子。里面的尸體赫然是個美女,面目栩栩如生,只是臉上的粉擦得很厚,兩邊臉蛋子上用紅胭脂抹了兩大塊,在白粉底子的襯托下顯得像是貼了兩帖紅膏藥,她身上鳳冠霞帔,大紅絲綢的吉祥袍,竟然是一身新娘子的裝扮。

這具女尸是剛埋進去的,還是埋了一段時間了?這片墳地早就荒廢了,最近這些年哪里還有人來?難不成她變成了僵尸?

但此時,胡國華早就顧不上那么多了,他的眼睛里只剩下那棺中女尸身上的首飾,這些金銀寶石在風燈的光線下誘人地閃爍著,還有放在她身旁陪葬的那些用紅紙包成一筒一筒的銀元,并有許多的金條,簡直數都數不清。

這回可發了大財了,胡國華伸手就去擼女尸手上配戴的祖母綠寶石戒指,剛把手伸出去,忽然手腕被人抓住了,胡國華嚇了一跳,定睛一看,抓住他手腕的人,原來是一位風度不凡的長者。

原來胡國華匆匆趕往十三里鋪,在途中曾遇到一位姓孫的風水先生,這位孫先生是省里有名的法師,不僅能看風水算命,而且還能掐會算,懂遁甲五行的奇術。

孫先生一見胡國華,就發現他面上隱隱約約籠罩著一層黑氣,掐指一算,勃然大怒,這小子是想去挖墳掘墓做那些有損陰德的勾當,如今叫我撞上,便不可不管上一管。于是一路尾隨而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