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山里的古墓

雖說是內蒙,其實離黑龍江不遠,都快到外蒙邊境了。居民也以漢族為主,只有少數的滿蒙兩族。我們這一撥知青總共有六個人,四男兩女,一到地方就傻眼了,周圍全是綿延起伏的山脈和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出了屯子走上百十里地也看不見半個人影。

這里根本不通公路,更別說通電了,在這地方點個油燈都屬于干部待遇了,使手電筒相當于現在住總統套房,在城里完全想象不到。我們當時還以為祖國各地全是樓上樓下、電燈電話呢。

不過那時候也覺得新鮮,從來沒見過這么大的山,好多山里產的東西也是頭一次吃到。這附近的山比較富,山貨很多,河里還可以撈魚,倒不愁吃不飽飯。后來回城后聽他們去陜西插隊的說他們那才真叫苦呢,幾年里壓根沒見過一粒像樣的糧食。

知青的活不太重,因為這地方靠山吃山,農作物種得不多。夏天的晚上我們輪流去田里看莊稼,因為怕被野獸啃了,所以每天晚上得有一兩個人在莊稼地里過夜。

山里的莊稼地不像華北平原那樣的千里青紗帳,而是東邊一塊,西邊一塊,哪地平就在哪開一塊田,所以晚上要經常出去走動。這天夜里正趕上我和胖子搭伴,胖子在草棚里睡覺,我出去轉了一圈,一看也沒什么事,回去睡覺得了。

快到草棚的時候,我看見不遠的地方有一大團圓乎乎的白影,我揉了揉眼睛再仔細看,確實不是看花眼了,但是天太黑究竟是個什么東西也看不清楚。我那時候不信有鬼,以為是什么動物,于是就撿了條木棍想把它趕跑。

一片漆黑之中一團白花花的事物,而且還在微微晃動,這究竟是什么東西?也不像是動物,可是如果不是動物它又為什么會動?

我雖然不怕鬼怪,但是面對未知的事物時,始終還是存在一些畏懼的心理,不敢掄棍子直接去打。我手中的這根棍子,其實就是從地里隨手撿來的粗樹枝。我用樹枝輕輕捅了捅那堆白生生的東西,很軟……突然,在黑暗中聽見胖子大叫:“啊……干什么?胡八一!你用樹枝捅我屁股干什么?”

一場虛驚,原來是胖子白天吃了不干凈的果子,晚上鬧肚子,蹲在那里放茅,黑夜里就他的大白屁股顯眼。

第二天早上,胖子不依不饒地要我對他進行補償,自稱昨晚被嚇得死了一百多萬腦細胞。我說:“就你那大腦,能有那么多腦細胞嗎?我跟你都是窮光棍,接受了最高指示來農村接受很有必要的貧下中農再教育,你想讓我拿什么補償你?我可跟你提前說,作為你親密的革命戰友,我的全部家當就只剩下現在身上穿的這最后一條褲子了,你總不會要我拿這條褲子補償你吧?”

胖子滿臉壞笑著說:“那倒不用,我昨天在團山子那片老林里見到一個非常大的蜂窩,你跟我去把蜂窩捅了,咱們弄點蜂蜜沖水喝,還可以用蜂蜜跟燕子她爹換兔子肉吃。”

燕子是個姑娘的名字,她爹是村里有名的老獵人,我和胖子都住在她家里的知青點。他們父女兩個經常進山打獵,時不時地請我們吃野味,我們一直覺得總吃人家的好東西有點過意不去,但是我們實在太窮,沒什么東西可以用來還請燕子父女。

于是我們就決定弄些蜂蜜回來送給燕子。倆人都是急脾氣,說干就干。以前在城里我和胖子都是全軍區出了名的淘氣大王,捅個蜂窩不算什么,比這厲害十倍的勾當也是經常耍的。

我怕迷路就找燕子借了她的獵犬,這是條半大的小狗,它是燕子自己養起來的。燕子給小狗起了個名字叫栗子黃,還一直沒舍得帶它出去打獵,見我們要去團山子玩,就把狗借給了我們。

團山子離我們村的直線距離不算遠,但是由于沒有路,翻山越嶺走了半日才到。這片林子極大,村里的人曾警告過我們不要進去,說里面有人熊出沒。我們見過村中有個只有半邊臉的男人,小時候就在這里遇到了人熊,好在燕子她爹及時趕到,開槍驚走了人熊,把他救了下來。但是臉還是被人熊舔了一口,人熊的舌頭上全是倒生的肉刺,一舔就舔掉了一大片肉。他的左臉沒有眼睛耳朵,鼻子和嘴也是歪的,都四十多歲了,還討不到老婆,村里的老人們說起他的事,都要流眼淚的。

我們雖然膽大,也不敢貿然進入原始森林,胖子所說的那個蜂巢是他跟村里人去采松籽油時,在森林邊緣發現的,就在林子外邊靠近一條小溪的大樹上。

不過出乎意料的是,這蜂窩太大了,比我們以前捅過的那些加起來還要大,從遠處看,就像是樹上掛了一頭沒有四肢的小牛犢子,里面黑壓壓的巨大蜇蜂飛來飛去,嗡嗡聲震耳欲聾。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