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霸王蠑螈

好不容易蹭過九層妖樓,向前走了不到兩百步,忽然腳下一軟,像是踩到了什么巨大的動物,我用手電筒一照,腳下是一只從來沒見過的巨大爬行動物,它吐著長長的舌頭,膚色和地面的顏色十分接近,樣子有點像是巨蜥,又有點像鱷魚,但是沒有那么粗糙的表皮,而且前吻沒有蜥蜴那么尖銳,長得比較圓,舌頭像蛇一樣,又紅又長,前面分個叉,全身皮膚漆黑,長滿了大塊的白色圓斑,單從外貌上形容,基本上可以說是一只有條長尾巴的超級青蛙。

我這輩子天不怕地不怕,唯獨比較怕這種惡心的東西,嚇得我一下縮到了大個子身后,大個子也看見了這只奇特的動物,也嚇了一跳。軍人唯一可以依賴的伙伴就是槍,他出于本能的反應舉槍就打,啪啪啪一個點射,那只爬行動物扭動了幾下,就此死去。

這時走在最后的洛寧走了過來,看了看地上的動物死尸,吁了口氣對我們說:“這是生活在地底的蠑螈,吃昆蟲和蜉蝣為生,不傷人。”

我倒不心疼打死一只動物,我擔心的是大個子冒冒失失地開槍,會不會驚醒塔中的蟲子。他娘的,人要是倒了霉,喝口涼水都塞牙,九層妖樓里的瓢蟲顯然是被槍聲驚動,無數盞明燈一般的藍色火球亮了起來。

整個地下空間都被火光映成了藍色,木塔也被點燃了,火勢越燒越大,幾百團火球朝我們撲了過來,這么大的火,我們卻感不到一絲熱氣,反而覺得寒氣逼人,牙關打顫。

大個子見狀不妙,掏出武裝帶上插著的兩枚手榴彈就要拉弦扔過去炸那些火球,我趕緊一把按住他的手:“扔一顆,給咱們留下一顆光榮彈,我可不想讓那鬼火燒死。”

我們的這種木柄手榴彈是步兵的制式裝備,上邊用鐵皮包成圓柱形,下面是一個木制的握柄,引發后,通過里面的炸藥激發鐵皮碎片殺傷敵人,威力并不是很強。

大個子留下一枚手榴彈,我拿過另一枚,見有不少火球已經沖了過來,就拔下導火索,把哧哧冒出白煙的手榴彈投了出去。

手榴彈炸出一團白煙,飛在前面的十幾團藍色火球被爆炸的彈片擊中,紛紛墜落在地上熄滅,但是更多的火球從后面蜂擁而至。

洛寧在前,其余三人殿后,用手中的半自動步槍邊撤邊打,每人二十幾發子彈,沒過兩分鐘就打了個精光。

想對付那些詭異瓢蟲形成的藍色火球,只能用槍射擊,同它們稍有接觸,就會引火焚身。沒有子彈的步槍,還不如燒火棍好使。

大個子扔掉步槍,掏出了最后一顆手榴彈,對我喊道:“老胡,是時候了,整不整?”

我和洛寧架扶著尕娃,四個人圍成一圈,把大個子手中拿的手榴彈包在中間,我盯著眼前的手榴彈,只要大個子一拉弦,幾秒鐘之后就會玉石俱焚。

最后的時刻終于到了。

在這種時候我無暇想太多,一是那些火球已經越來越近,沒時間多想,其次是因為我擔心想太多生離死別的事會讓自己變得軟弱。我一直想做楊根思那樣的特級戰斗英雄,不過沒死在戰場上,反而不明不白地在昆侖山底下走到了生命的盡頭,真的是不太甘心,我把心一橫,就要讓大個子引爆手榴彈。

洛寧本來已經緊緊地閉上眼睛等死,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站起來拉住我們:“你們聽這水流聲這么響,這里離地下河很近,咱們快跳到河里去。”

剛才只顧著開槍射擊,之后又準備用手榴彈自殺,早把地下河的事扔在了腦后,忙亂中也沒聽到那隆隆水流之聲,聽洛寧這么一說,才想到還有生路,如果能提前跳進河水之中,那些火球雖然厲害,倒也奈何我們不得了。

說時遲,那時快,數千團藍色的火球已經近在咫尺,四個幸存者求生心切,拼命向水流轟鳴處奔跑。

聽那水聲,也只有十幾米遠的距離,我們跑不出幾步,經過地下空洞的盡頭轉彎的地方,眼前出現了一個大瀑布,瀑布下面有個規模不小的天然地下湖。

我還沒來得及細看,后心一熱,抓心撓肝似的疼,想必是火球已經撞到了我的后背,只要沾上一個小火星,火焰馬上就會吞沒全身,這生死關頭,哪里還來得及多想,縱身一躍就跳下了湖中。

混亂中只見大個子等三人身上也被燒著了,狂叫著先后躍進湖里。我一個猛子扎進了水里,身上的藍色火焰也隨即被湖水熄滅。

水火不融,其余的飛蟲似乎知道湖水的厲害,只在離湖面兩三米的地方徘徊,不敢沖下來攻擊。

我從水中露出腦袋換氣,發現大個子也冒了出來,唯獨不見洛寧和尕娃兩人的蹤影。我擔心他們不識水性,溺在湖中,深吸一口氣準備再次潛入水中救他們,這時洛寧已經托著尕娃從湖中浮了上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