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重逢

戰斗接近尾聲,零星的槍聲仍然此起彼伏,陣地上到處都是硝煙,戰壕里橫七豎八地堆滿了尸體。

坑道中大約還有六七個殘存的越軍,我帶著人把所有的出口都封鎖了,我在坑道口對里面大喊:“也布松公葉,松寬紅毒兵內!”

其余的士兵也跟著一起喊:“也布松公葉,松寬紅毒兵內!也布松公葉,松寬紅毒兵內!”(越南話:繳槍不殺,優待俘虜。當時的一線戰斗部隊都配發了一本戰地手冊,里面有一些用漢字注明讀音的常用越南語,比如:剛呆乃來,意思是舉起手來。不庫呆一乃來,意思是舉起手不許動。這些都是俘虜敵人和勸降時用的,另外還有一些是宣傳我軍政策的,對越南老百姓講的。其實在越南北方,民族眾多,越南官方語言還不如漢語流行得廣,大部分越南軍人都會講漢話。)

被團團包圍的越南人,在坑道深處以一梭子子彈作出了回答。

我把鋼盔扔在地上,大罵道:“操他小狗日的祖宗,還不肯讓老子活捉。”轉過頭對站在我身后的戰士們發出命令:“集束手榴彈,火焰噴射器,一齊干他小狗日的。”集束手榴彈和火焰噴射器是對付在坑道掩體中頑抗之敵的最有效手段,先用大量的手榴彈壓制,再用火焰噴射器進行剿殺。

成捆成捆的手榴彈扔進了坑道,一連串劇烈的爆炸聲之后,中國士兵們用火焰噴射器抵住洞口猛噴。

煙火和焦臭味熏得人睜不開眼,我拎著沖鋒槍帶頭進了坑道。

這時,我在最里邊發現了一大捆還沒有爆炸的集束手榴彈,我趕緊帶著戰士們想往外跑,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一聲沉悶的爆炸,我的身體被沖擊的氣浪震倒,雙眼一片漆黑,感覺眼前被糊上了一層泥,什么都看不見了。

我拼命地用手亂抓,心里說不出的恐慌,這時我的手腕被人抓住,有個人對我說:“同志,快醒醒,你是不是做噩夢了?”

我睜開眼看了看四周,兩名列車乘務員和滿車廂的旅客都在盯著我看,所有人的臉上都帶著笑,我這才明白,剛才是在做夢,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對剛才的噩夢還心有余悸。

想不到坐火車回家都能做夢,這回臉可丟光了。我尷尬地對大伙笑了笑,這可能是我這輩子笑得最難看的一次,還好沒有鏡子,自己看不到自己的臉。

乘務員見我醒了,就告訴我馬上就要到終點站了,準備準備下車吧。我點點頭,拎著自己的行李擠到了兩節車廂連接的地方,坐在行李包上,點了支煙猛吸幾口,腦子里還牽掛著那些在前線的戰友們。

穿著沒有領章帽徽的軍裝別提有多別扭了,走路也不會走了。回去之后怎么跟我爹交代呢?老頭子要是知道我讓部隊給攆了回來,還不得拿皮帶抽死我。

十幾分鐘之后就到了站,我走到家門口轉了一圈,沒敢進門,漫無目的地在街上亂走,心里盤算著怎么編個瞎話,把老頭子那關蒙混過去。

天色漸晚,暮色黃昏,我進了一家飯館想吃點東西,一看菜單嚇了一跳,這些年根本沒在外邊吃過飯了,現在的菜怎么這么貴?一盤魚香肉絲竟然要六塊錢,看來我這三千多塊錢的復員費,也就剛夠吃五百份魚香肉絲的。

我點了兩碗米飯和一盤宮爆雞丁,還要了一瓶啤酒,年輕的女服務員非要推薦給我什么油燜大蝦,我死活不要,她小聲罵了一句,翻著白眼氣哼哼地轉身去給我端菜。

我不愿意跟她一般見識,我當了整整十年兵,流過汗流過血,出生入死,就值五百份魚香肉絲?想到這有點讓人哭笑不得。不過隨即一想,跟那些犧牲在戰場上、雪山中的戰友們相比,我還能有什么不知足的資格呢?

這時候從外邊又進來一個客人,他戴了個仿美國進口的大蛤蟆鏡,我看他穿著打扮在當時來說很是時髦,就多看了兩眼。

那個人也看見了我,沖我打量了半天,走過來坐在我這張桌的對面。

我心想這人怎么回事,這么多空桌子不去,非過來跟我擠什么,是不是流氓想找我的麻煩?操你奶奶的,正搔到我的癢處,我憋著口氣,還正想找人打一架,不過看他的樣子又有點眼熟。他的臉大半被大蛤蟆鏡遮住,我一時想不起來這人是誰。

那人推了推鼻梁上架的大蛤蟆鏡開口對我說道:“天王蓋地虎。”

我心說這詞怎么這么熟啊,于是順口答道:“寶塔鎮河妖。”

對方又問:“臉怎么紅了?”

我一豎大拇指答道:“找不著媳婦給急的。”

“那怎么又白了?”

“娶了只母老虎給嚇的。”

我們倆同時抱住了對方,我對他說:“小胖,你沒想到中央紅軍又回來了吧?”

胖子激動得快哭了:“老胡啊,咱們各方面紅軍終于又在陜北會師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