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鬼吹燈之精絕古城 >

第十二章 月溝

天色漸晚,太陽逐漸沉入了西方的地平線,大森林即將被陰影吞沒,這里之所以曾經被稱為“捧月溝”,是因為月亮升至山谷正上空的時候,仰面躺在山谷的最深處抬頭去看天空,視覺的余光會產生一種錯覺,兩側最高的山丘像是兩條巨大的臂膀,伸向天空的明月。這處穴中的死者取的是日月精璞瑞氣,在我那本祖傳風水書中“天”字一章有詳細解釋,有些字面上的內容雖然看不明白,但是結合實地觀察也不難推測個八九不離十。

如果野人溝里沒有那么厚的枯葉爛草覆蓋著,直接就可以找到最中間的位置,可是現在只有等到晚上月亮升起來,才可以根據天上的月亮方位進行參照,下到谷底的最深處尋找古墓。我們人力有限,干活的時候不能有偏差,否則那工程量可就太大了。

現在距離中夜為時尚早,我們把帳篷扎在山坡的一棵大樹下面,將矮馬拴在樹上,給它喂了草料,點了篝火燒水吃飯。今天晚上的野味是獵狗們捕來的一只小鹿。這鹿的樣子有些怪,身上有梅花斑,體形不大,長得很不勻稱,后腿粗得異乎尋常,大耳朵沒有角。

英子見獵狗們拖來這只怪鹿,急忙趕上前去,把鹿身翻過來檢視死鹿的腹部,怪鹿的肚子上血跡殷然,英子又把鹿嘴掰開,像是要尋找什么東西,最后終于是沒有找到,氣得她狠狠地在鹿身上踢了兩腳,又對那些大獵狗們罵道:“這些熊玩意兒,整天就知道吃,啥也指不上你們,你們幾個今天誰也不許吃飯。”

胖子在一旁瞧得奇怪,便問英子:“大妹子,你找什么呢?”

英子一邊抽出尖刀給鹿剝皮,一邊回答胖子的問題:“胖哥,你沒見過這種動物吧,這是麝,雄麝的肚臍里有麝香,哎呀媽呀老值錢了,不過這東西賊極了,一瞅見有人要抓它,先一口咬掉自己的肚臍,嚼個稀爛。媽拉個巴子這幾條狗太熊,它們的動作再快點就能得到一塊麝香了。”

胖子聽了之后,靠著一棵大樹坐下,低著頭彎著腰,向自己的肚子上一下一下地使勁。

我一拍他的腦袋:“你他娘的想什么呢?你以為你是鹿啊,自己能拿嘴夠得著自己肚臍兒,再說你肚臍兒里全是泥,不值錢。”

胖子急了:“胡掰你,我后背有些癢,在樹上蹭兩下,你才是想咬自己的肚臍兒!”

我們倆斗了幾句嘴,就分頭收拾東西,我去撿干柴,胖子去幫英子烤肉。我們只烤了麝的一條后腿就足夠吃了,麝的內臟都喂了那五條大獵犬,英子是刀子嘴豆腐心,剛才還說不給這幾條狗吃晚飯,現在又怕它們不夠吃。

另外三條巨獒都高傲地蹲在遠處,根本不拿正眼去看那些搶吃動物肚腸的普通獵犬,英子把麝的兩條前腿分給兩只獒犬,還有一只后腿給了體形最大的一只叫虎子的巨獒。

三個人圍著篝火吃烤肉,英子給了我們每人一把小刀和一個鹽巖制成的小碗,鹿腿就架在火上翻轉著燒烤,用小刀一片一片地片下來,在碗中一擦就有了咸味。這頓飯吃得很快,我光想著溝里的古墓,也沒吃出來麝的肉味與普通的鹿肉有什么區別。

吃完之后,月亮已經升了起來,借著月光可以看到天上的云流速很快,這說明晚上要起大風了。眼見時候差不多了,就把獵狗都留下看守營地,我們三人各自持著木棍獵槍下到了野人溝里。

我們每向前走一步,都要先用木棍狠插前面的地面,看看有沒有大煙泡。野人溝比我們預先設想的要好很多,雖然有些地方的落葉都沒了大腿,但是沒有形成大煙泡,看來要想挖古墓,還得先把蓋在墓穴上的落葉清理掉。

我抬頭看看天上的月亮,又取出羅盤對比,環視山谷的兩側,最后終于把位置確定了下來,這條山谷里可能有很多古墓,但是最主要的一個,也是最有身份的貴族的墓,就在我們腳下站立的地方。

插了一根木棒留在這里做記號,今天先回去好好睡一覺,養足了氣力明天一早就來動手挖掘,這深山老林的,方圓幾百里也沒有其他人,沒必要偷偷摸摸地晚上干活。

我一邊往回走一邊給胖子講盜墓的事,既然干了這行,就應該多了解這些事情,不能光憑力氣傻挖,從我們進山起,我就在不停地給他講。

中國自古以來,被記載的最早的盜墓事件大約發生在三千年前,那是周朝,就是三皇五帝,夏侯商周的那個周朝,周朝又分為東周西周兩朝,也就是《封神演義》里鳳鳴岐山,姜太公等人輔佐的那個王朝,有八百多年的基業。在那個時代里,共記載了兩次重大的盜墓事件,一次是周幽王的墓被盜,還有一次是商湯墓被盜。幽王墓里發現了兩具全身赤裸栩栩如生的青年男女尸體,把盜墓賊嚇得扭頭就跑;而湯王墓里掘出一塊大烏龜的殼子,上面刻滿了甲骨文。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