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鬼吹燈

我們三人趕回野人溝的古墓,活干得已經差不多了,用工兵鏟切了幾下,墓墻上就被破出一個大洞,我用手電照了一下,里面空間還不小,這個洞距離墓室的地面還有一米多的落差,胖子大喜,挽起袖子就想進去,我將他一把拉住:“你不要命了。去,抓幾只麻雀去,先把麻雀裝鳥籠子里,放進墓里測測空氣質量再說。”

在林子里麻雀很好抓,不像人口密集的地方,都精了。用最簡單的陷阱,撒幾粒小米,上邊把我們做飯的鍋倒著支起來,人躲在遠處,看見麻雀進到鍋下邊吃米,一拉繩把支鍋的木頭拽倒,鍋扣下來,就抓住了。

一次就抓了三只,我先把其中一只裝進鳥籠子,在籠子上拴了根繩子扔進下面的墓室深處,抽了兩支煙,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就把鳥籠子拉了上來,一看那小麻雀翻著白眼,已經不行了。

這處墓穴封閉在地下數百年,里面空氣不流通,尸體凡是腐爛之前,都必先膨脹,充滿尸氣,隨后皮肉內臟才由內而外開始腐爛,墓室里雖然說并不具備真正意義上的真空環境,但是如果不通風的話,里面腐尸的臭氣還是會憋在其中,就算隔了幾百年也不會散盡,就算沒有尸氣,只是幾百年不曾流動過的空氣,也會形成對人體有害的毒氣,人一旦吸入這種有毒氣體,輕則頭昏腦脹,重則中毒身亡,除非配備有防毒面具。在這一環節上,半點大意不得。

看來墓中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被山風吹凈毒氣,于是我們回到山坡上吃了些干糧肉干,昨天一夜沒睡,今天又干了不少活,都很疲倦了,但是一想起墓中的行貨,倦意也就一掃而光了。這是我們頭一次動手,最好能整出點值錢的東西。以前我對盜墓的認識都只停留在理論階段,今天這一實踐,還真不算難,當然這也和我們選取的目標有關系。金國女真人在當時屬于未開化的蠻族,他們建的這處墓穴幾乎完全照搬北宋的形式,規模很小,估計也是俘虜來的宋朝工匠所筑,畢竟那天寶龍火琉璃頂工藝是很復雜的,沒有高超的手藝很難搭出來,稍有偏差,就會把修墳的人燒死在里面。

吃完了干糧,看看天色不早,想來那墓中的空氣也換得差不多了,我們都擔心晚上再被那地下洞穴里的怪物襲擊,急于早些取了東西走人,于是帶上器械,又重新下到野人溝的山谷里。

這次仍然先放了麻雀進去,見麻雀被取出來后仍然活蹦亂跳,看來已經沒問題了,我同胖子兩人喝了幾口燒酒,以壯膽色。戴上了口罩手套,脖子上掛了摸金符,懷中揣上黑驢蹄子和糯米,拿了手電筒,腰里掛上工兵鏟就要動身進入古墓。

英子見狀急忙拉住我說:“帶我也進去看看唄,我長這么大還沒見過古墓里是啥樣呢。”

我說:“古墓里沒什么別的,就是古尸和陪葬品,有什么可看的,其實我這也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以前從來都沒進去過。再說你不是怕死人嗎?怎么現在又不怕了?”

英子好奇心很強,看我和胖子搞得挺神秘的,更是心癢,非要進去不可。我一想,反正這荒山野嶺的,也不用人放風(盜墓賊很少一個人單干,一般都是三人一組,一個挖土的,因為坑外不能堆土,所以還有一個專門去散土,另有一個在遠處放風),讓她進去參觀參觀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就給英子也找了副口罩帶上,囑咐了她幾句,進去之后千萬別把口罩取下來,第一里面的空氣質量不好;第二活人的氣息不能留在墓里,不吉利;第三,不能對著古尸呼氣,萬一詐了尸那可是麻煩得緊。雖然這都是迷信傳說,但是這些規矩從幾千年前傳到今天,不管怎么說,都有一定的道理,咱們小心無大過,一切都按老例兒來就是了。

胖子早就焦躁起來:“胡八一,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婆婆媽媽的了,你要不敢下去,讓胖爺我自己去,你們就等著數錢吧。”

我說去你娘的,你下去連棺槨可能都找不著,得了,咱也別絆嘴了,天都快黑了,趕緊干活。

墓墻上被我們挖開的洞距離墓室的地面只有近一米,用不著繩索,直接就能下去,我腳一落地,心中也不由得有些緊張。

墓室的面積不大,頂多有三十平米見方,看樣子是按照活人宅院設計的,有主室、后室、兩間耳室。我們進來的位置剛好是個耳室,墓主的棺槨就停在主室正中央。

沒有墓床,主室中間挖了個淺坑,黑沉沉的棺槨就放在坑中,半截露在上邊,這是個墓中墓。

主室角落里堆著幾具骸骨,頭骨上凹陷開裂,有明顯的鈍器敲擊痕跡,可能都是用來殉葬的俘虜或是妻妾仆從。我們不考古,這些就不愿去理會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