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紅犼

胖子英子也看到了,他們的臉上雖然戴著口罩,但是露在外邊的額頭上全是冷汗,我的全身上下也都出了一層白毛汗,我有點后悔之前把鬼吹燈渲染得那么恐怖。

我看了看身后的棺槨,蓋子被我們重新蓋好釘上了,一點動靜也沒有,難道這世界上真的有鬼不成?

站在我身旁的英子最怕死尸和鬼,當下伸手就要拉掉自己的口罩,我忙按住她的手說:“不能摘口罩,你想干什么?”

英子想吹口哨招呼獵狗們進來,我拍拍她的肩膀說:“別怕,還不到那時候,再說狗也沒辦法咬鬼啊。”

胖子走過去瞧了瞧地上的蠟燭,回頭問我:“老胡,你買的蠟燭是多少錢一支的?”

蠟燭是我在北京買了帶來的,價錢是多少,我買東西的時候還真沒太在意,可能是二分錢一根的吧。

胖子抱怨道:“你就不會買五分錢一支的嗎?這么重要的東西怎么能買便宜貨!”

我撓撓頭說:“那下次我買進口的,美國日本德國的哪個貴我買哪個,不過現在蠟燭已經滅了,你就別當事后諸葛亮了,咱們是不是把東西原封不動地放回去?”

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到手這么幾件東西,現在要全都放回去,我和胖子心里都不大情愿,那不成了湯圓不是湯圓——整個一白丸(玩)了嗎?

胖子渾不吝,認為就算真有鬼出來,便一頓鏟子拍得他滿地找牙,這幾件東西胖爺今天全收了,想要放回去,除非出來個鬼把胖爺練趴下,否則門兒都沒有。

英子覺得還是把東西全放回去比較好,咱們幾個都不會降妖捉鬼的法術,萬一真惹出鬼怪來,咱們仨有一個算一個,誰都甭想活著從墓里出去。

我還沒說話,他們兩個就先爭執起來,最后他們都同意了我折衷的辦法,把蠟燭重新點上,隨便放幾件瓷器回去,看看蠟燭還滅不滅,如果還滅,咱們就再放一件回去,要實在不行,咱們就只取走那兩塊玉,別的瓷器全都留下。也許剛才蠟燭熄滅,是因為墓室外的山風灌進來吹滅的。要是不帶點東西出去,別說對不住咱們這一番辛苦,面子上可也有點掛不住了。

胖子一拍大腿:“成,我看成,就這么著了,我先放個小件的瓷器回去,老胡你去再把蠟燭點上,要是再滅了,咱就只當是看不見了。”

和墓主討價還價這種事,可能我是第一個發明的,如果前朝的摸金校尉們地下有知,非氣得從墓里爬出來掐我不可,真是愧對祖師爺了。不過現在是改革開放,我們都應該順應歷史的潮流,不能固守那些傳統死板的規矩,經濟要搞活,思想也要搞活,思想不搞活,經濟怎么能搞活?

我一邊給自己找理由開脫,一邊取出火柴把墻角的蠟燭點亮,這時胖子已經把一件三彩水紋的瓷瓶放在了棺槨上邊,他圖省事,懶得再搬開棺材蓋子,直接給擺到了棺板上,走回來對我說:“這回沒問題了,這蠟燭不是沒滅嗎?咱是不是該演《沙家浜》第六幕了?”

我忽然發現了一些不尋常的情況,緊張之余,聽了胖子說話一時沒反應過來,反問道:“什么他娘的第六幕?”

胖子給了我一個腦錛兒:“想什么呢?《沙家浜》第六幕——撤退啊!”

我沒心思理會他的話,對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指了指地上的蠟燭小聲說:“這蠟燭的火苗……怎么是他娘的綠色的?”

那火焰正發出碧綠碧綠的光芒,綠色的火光照得人臉上都發青了,胖子和英子倆人也湊過來看,見了這種情況,也都面面相覷,做聲不得。蠟燭綠油油的火苗閃了兩閃,在沒有任何外力的作用下“噗”地熄滅了。

我心知不好,真是太不走運,頭一次摸金就撞到了大粽子,一手一個拉起胖子英子二人的胳膊,向著盜洞就跑,無論如何先爬出去再說,我可不想留在這給金國的番狗做殉葬品。

眼瞅著就要到洞口了,身后一陣勁風撲來,若不躲閃,肯定會被擊個正著,我們三個人急忙一低頭趴在地上,先是“呼”的一聲,胖子放在棺蓋上的水紋瓷瓶從我們頭上飛過,撞在盜洞的邊緣上碎成無數粉末,隨后又是“砰”的一聲巨響,原本被重新釘好的棺材蓋子猛地嵌進了有盜洞的墓墻上。

墓墻是用北宋宮廷秘方調配的夯土層,硬如磐石,但是那棺板也極厚重,被難以想象的巨大力量擲出,平平地嵌進了墓墻里,出口被封死了,要想用工兵鏟挖破棺板還需費一番力氣,不是片刻之工。

把棺板拍進墓墻,這得多大的勁兒啊,這要是慢了一點,被撞到腦袋上,焉有命在?胖子雖然膽大,此刻也嚇得心驚肉跳:“老胡,你快去跟他商量商量,東西咱再多給他留幾件,翻臉動起手來對誰都不好……畢竟是以和為貴嘛。”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