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關東軍地下要塞

我坐在地上喘了幾口氣,用手電筒照了照周圍,這個倉庫著實不小,各種物資堆積如山,這么大的空間,怎么在外邊一點痕跡都沒發現。我按剛才跑動的方向和距離推算了一下,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野人溝西側的山丘里面整個都被掏空建成地下要塞了。越想越覺得沒錯,日本對滿洲的經營可以說是傾盡了國力,維持整個戰局的重型工業基地,幾乎都設在滿洲,尤其是日本本土遭到美軍空襲之后,滿洲更成了日本的戰略大后方,為了鞏固防御,特別是針對北邊的蘇聯,關東軍在滿洲修建了無數的地下要塞,都是永久性防御工事。這個地方雖然屬于內蒙,但是當年也是日軍的占領區,日本高層認為守滿不守蒙,如同守河不守灘,在中蒙邊境建立滿洲的外圍防御設施也是理所當然。

黑風口是兵家必爭之地,如果蘇聯的大軍從草原攻過來,這是必經之地,不過最后蘇聯人還是選擇從滿洲方面進攻,這座苦心經營的地下要塞也就沒有任何戰略意義了。想必是要塞中的守軍在電臺里收到了天皇的告全體國民書之后,知道了無條件投降的消息,軍心渙散,自殺的自殺,跑路的跑路了。

胖子站起來揉了揉屁股,在墓室里摔得著實不輕,從衣服上扯了兩塊布,讓英子幫他把手上的傷口包扎上,胖子全身都疼,破口大罵外邊的紅犼。

胖子摸出從古尸手中摳出來的兩塊玉璧:“就不還它,想要回去也行,拿兩萬塊錢來,沒錢糧票也行,哎……老胡你看這玉怎么回事?”

我接過來一看,原本翠綠色的玉璧,現在卻已經變作了淡黃色,這是怎么回事我也說不清楚,現在才感到自己的閱歷和知識實在太有限了,前一段時間還有點自我膨脹,現在看來還得繼續學習。

不過這件東西我們拿都已經拿了,怕也沒用,我站起身來招呼他們兩個行動:“咱們到里邊去看看,有沒有什么槍支彈藥,最好能有輛坦克,開出去把那紅毛怪壓成肉餅。”

胖子問我:“你有軍事常識沒有?這里邊不可能有坦克。”

我說:“有沒有咱先進去看看,其實就是真有坦克恐怕也開不了,這都快四十年了,這么久的時間,就算是天天做保養也早就該報廢了。”

格納庫里邊的通道錯綜復雜,猶如迷宮,為了避免迷路,我們溜著墻邊向前尋找出口。

地下要塞的通道和格納庫都是圓弧的頂子,很高,這是種防滲水的構造,用手電向上照,可以看到上邊安裝著一盞盞的應急燈和一道道的管線,如果能找到發電機的話,應該可以想辦法讓這些燈亮起來。

沒走多遠,就在墻壁上看到一幅要塞平面地圖,上面標注了一些主要通道、交通壕、倉庫、藏兵洞、淋浴室、兵舍、休息室、糧秣庫、排水管、發電所等輔助設施,至于炮位、通氣孔、反擊孔、觀察孔、作戰指揮室、隱蔽部等重要的位置則并未注明,在山丘的內部,要塞還分為三層,其結構之復雜、規模之龐大,可見當年關東軍對這處軍事基地的重視程度。

我把地圖從墻上取了下來,以我當工程兵在昆侖山修建過軍事設施的經歷,此刻有了地圖在手,就不愁找不到出口了。

這座秘密的地下要塞規模之大,超出了我的想象,其縱深竟然達到了三十公里,正面防御寬度足有六十多公里,原來野人溝兩側的山丘完全被掏空了,構成了相互依托的兩個永久性支撐防御工事,中間有三條通道橫穿過野人溝,把兩邊山丘下的要塞連成一體。我們從金國將軍古墓中破墻而入的地下通道,正是這三條通道中最下邊的一條。要塞兩頭粗中間細,兩邊的規模雖然大,中間只有三條通道相聯,這有可能也是出于戰術需要的考慮,一旦其中一邊的要塞被敵軍攻陷,仍然可以切斷通道,固守另外一端。

從我們所在的位置來看,離最近的一個出口并不算遠,只是不知道關東軍撤退的時候,有沒有把要塞的出口破壞掉,否則還只能從古墓那邊回去,也可以試試從通風口之類的地方爬出去。我忽然想到了我們昨晚在山坡上的事,馬匹被一只地下洞穴里的怪物撕破了肚子,那處洞穴難道就是一個要塞的通風口?又被那不知面目的怪物用爪子將洞挖大借以棲身?如果那個洞真是通風口的話,就別指望從那爬出去了,洞太窄,而且也可以斷定那怪物并不是我們剛才碰到的龐然大紅犼。

我把想法對英子和胖子倆人說了,讓他們參謀參謀下一步怎么出去。

胖子說:“哎,老胡,你要不提我還真給忘了,襲擊咱們馬匹的怪物可能把這地下要塞當老窩了,咱們這么在里邊瞎轉,搞不好就會碰上它,得先想點辦法找幾件武器防身。”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