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草原大地獺

地下要塞里只有三個人,我和英子都坐在他對面,我們兩個就是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把口水流到他頭上去。

三個人都覺得奇怪,同時抬頭向上看,究竟是什么東西流下的液體?以彈藥箱碎木板燃起的火堆,將周圍照得通明,火光所不及的遠處,依然是一片寂寞的漆黑。

就在我們頭上的屋頂,火光與黑暗交接的地方,探出一張極大的人臉。那臉比普通人的大出一倍以上,白得像是抹了面粉,沒有絲毫的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怒,鷹鉤鼻子,一對血紅的怪眼,緊緊盯著胖子手中的烤蝙蝠肉,嘴唇又厚又大,向前突出,張著黑洞洞的大嘴,血紅的舌頭有半截掛在嘴邊,口水都快流成河了,一滴一串地從上面流下來。

那張臉的主人,脖子很長,皮膚又黑又硬,由于地下格納庫的頂棚很高,它的身體都隱藏在火光照射不到的黑暗中,只能看見它的臉和一截脖子。它似乎對我們吃的烤蝙蝠肉很感興趣,想要撲下來搶奪,卻懼怕下邊燃燒的火焰,遲遲猶豫不決。

不過看樣子,烤肉的香味對它誘惑太大,已經按捺不住,隨時都要從倒懸著的房頂跳下來。

這究竟是人是怪?我們三個抬起頭這么一看,都是又驚又奇,我雖然不知那東西的來頭,卻看出來它是想吃烤蝙蝠肉。

我們一共從石洞中帶出來五只大蝙蝠,英子同我各吃了半只,胖子一個人吃了一整只,還剩下三只,胖子把那只最大的蝙蝠王分成三份,將其中一份用步槍的刺刀串了,正架在火上翻烤。

不過在此之際,哪里還顧得多想,我見胖子被頭上那張沒有表情的臉嚇得呆了,急忙一把奪過他手中串著烤蝙蝠肉的刺刀,舉起來在那張怪臉前轉了半圈,用力丟在一旁。

我使的力氣大了,反倒沒有丟遠,蝙蝠肉從刺刀上甩脫了,落在英子身后不遠的地方,還沒等英子回頭去看,就有一只體形巨大的野獸從屋頂躍了下來,一口將烤蝙蝠王叼在嘴里,嚼都沒嚼就吞了下去。

借著火光,我們瞧得清清楚楚,原來那動物不是人,它的臉就像狒狒一樣,酷似人面,脖子極長,身體的大小和形狀像是狗熊,但是沒有狗熊那么笨拙。它的身材顯得稍扁,后肢呈弓形,又短又粗,前肢又長得出奇,行動的時候,可以扒住墻壁的縫隙,懸掛在上邊,瞧它的動作,在平地倒不如在墻壁上爬行來得自如。

英子從沒見過這種動物,我和胖子曾經在動物園看過它的圖片,它一露出全貌,我們立刻想了起來,是草原大地獺,沒錯,就是這東西。

草原大地獺生活在草原深處的地下洞窟中,主要分布在南美、非洲、外蒙大草原上。同樣是地獺,它不同于生活在叢林中的叢林地獺,與它的遠親樹獺差別更大。草原大地獺更多地繼承了地獺的祖先冰河大地獺的特性,體形格外的大,主要以肉食為生,很少在陽光下活動,最喜歡捕食大蝙蝠、大地鼠、蟒蛇等生活在地下的動物。

草原大地獺的獵食方式是以靜制動,很少會主動出擊,它們靜靜地隱藏在黑暗之中,一動不動,有時一潛伏就是數天,不飲不食,等有動物從身邊經過,這才突然閃電般地伸出大嘴,一口吃掉對方。

剛建國的時候,非洲兄弟國家曾經送給北京動物園一只,但是它不適應北京的生活環境,沒過多久就死了。我和胖子以及一些同學去北京串聯的時候,與我們勝利會師的北京紅衛兵,帶我們到處亂轉,在動物園見過裝草原大地獺的巨大籠子。籠中的草原大地獺已經死了,只剩下空空的籠子,我們看見一座龐大的空籠子,還有幾分奇怪,就特意多看了幾眼,籠子上有它的介紹和圖片。

時隔多年,這件事我們都還有很深的印象,但是萬萬沒想到,在關東軍的地下要塞中碰上這么一只,還是這么大只的。

想必它是追蹤豬臉大蝙蝠來到此間,這要塞中的大蝙蝠難以計數,我們只見到一個石洞中的巢穴,就不下上千只,要塞縱深幾十公里,說不定就在什么地方,還隱藏著幾窩。

它皮糙肉厚,在皮膚下面有許多小骨片,就像穿了盔甲一樣,成年以后它的這些盔甲是牢不可破的。

兇惡的豬臉大蝙蝠爪子銳利,雖然可以輕而易舉地撕破牛羊肚皮,卻傷不到草原大地獺,就算在它身上抓幾下,對它來說也是不疼不癢,這里沒有它的天敵,又有無數只豬臉大蝙蝠可供捕殺,正是得其所哉。

不過,不知道草原大地獺這么大的體形是如何進入要塞的,有可能地震或者山體塌方,導致地下要塞出現了一些大的裂口,它就是從那里爬進要塞內部覓食的,如果找到那個入口,我們應該也可以從那里出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