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考古隊

原來大金牙正好認識一個北京市考古文博學院的教授,他們之間也經常進行橫向的交流,近期出了一件事,這件事情的詳細情形是這樣的。

在文革十年中被迫中斷的考古保護文物等活動,在改革開放之后,再度重新展開了,最近三年,是一個考古的高峰期,大量的古墓和遺跡紛紛浮出水面。

古玩收藏交流交易也極度火爆,各種大大小小的盜墓團伙聞風而動,見了土堆就挖,尤其以陜西、河南、湖南等地為甚,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勢。

自從新疆樓蘭小河墓葬群被發現以來,人們好像才猛然醒悟,新疆的大沙漠之中,曾經輝煌無比的絲綢之路,孔雀河沿岸的西域三十六國,胡狐、樓蘭、米蘭、尼雅、輪臺、蒲類、姑墨、西夜……冒險者的樂園,不知多少財寶與繁榮被茫茫黃沙覆蓋著。

一時間,無數探險隊、考古隊、盜墓賊爭先恐后地進入塔克拉瑪干沙漠尋寶。這是繼十九世紀初沙漠探險熱之后的第二次探險熱潮,但是這片大沙漠對大多數經驗不足的探險家來講,正如著名的瑞典籍大探險家斯文赫定對塔克拉瑪干的解釋一樣,那是一個有去無回的地方。死亡之海,由此得名。

對新疆古墓遺跡的保護,迫在眉睫,然而官方沒有足夠的人力財力對塔克拉瑪干沙漠中的遺跡進行發掘保護,大批的考古人員都在河南爭分奪秒地發掘已經被盜墓或施工損毀的古墓。

大金牙認識的這位教授,長期研究西域文化,對新疆的古墓被破壞事件憂心忡忡,一直找領導申請,希望親自帶隊去沙漠,對這些遺跡做一次現場評估,然后向有關部門申請發掘或者進行保護。

上級則以經費不足為借口,一再推拖,其實經費是其次,主要是因為最近在沙漠里出事的人實在太多了,擔心教授他們去了出點什么意外。官場有種潛規則,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不犯錯就是立大功,升官發財是遲早的事。

直到近日,有一位美籍華人出面,對教授的考古隊提供全部資金的支持,這才得以成行。目前這支考古探險隊還在進行前期準備,他們還需要找一個有豐富沙漠生存經驗的領隊,此外還缺一位懂風水觀星之術的能人,因為考古隊員大多是啃書本的書呆子,沒有領隊,進了沙漠就肯定出不來了;沒有懂得天星風水的高人,憑他們也找不到遺跡古墓之類的所在。

找這種人談何容易,有些人來應征,多半是欺世盜名之輩,雙方一談,就露了怯,所以教授也拜托大金牙在民間找找這樣的能人。

大金牙問我想不想去,那美國人出的價可相當高了,并且可以去沙漠里瞧瞧,到底有沒有什么大墓,就當踩趟盤子,日后行動也好有個參考。

我說:“這個機會不錯,對我們來說是一次難得的實踐,我們從來沒跟考古人員打過交道,如果我們能一起去的話,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不少東西。沙漠我倒是去過,以前部隊曾經兩次進入沙漠深處進行軍事演習。領隊是領隊,要想進沙漠,還必須要找個當地的好向導。另外天星風水我懂,只要天上有星星,我可以帶著他們找到他們想找的地方。只是,我不太明白,這個美國人為什么出錢贊助咱們中國的探險活動?他的目的是什么呢?美國人不是雷鋒,美國人很務實,最看重實際利益,沒有好處的事,他們是不會做的。”

大金牙說:“這事的詳細情況我也不是非常了解,只知道個大概。出資的這位美國人是個女的,華人,她爹是華爾街的大亨,平時很喜歡探險考古之類的活動。去年,她爹和一批中國探險家,一起去新疆探險,她爹好像對什么精絕文化特別感興趣。他們那次去就是為了尋找那座隱藏在沙海腹地的精絕古城,結果去了就沒回來,一個人也沒回來,當地的駐軍出動了飛機去找,最后也沒找到,一點線索都沒有。她繼承了家里的大筆遺產,恐怕對她父親的事不太死心,這次出資贊助,有可能也是想在盡自己的最大能力,再去找一找她的親人。她雖然是美國人,畢竟是華裔,按咱們中國人的傳統,人死之后,得埋在故鄉啊,扔在沙漠里風吹日曬的,遠在家中的親人,也不安寧。”

我們三人一直喝到晚上方散,約定了由大金牙去聯絡買家,并把我們介紹給即將出發的考古隊組織者陳教授,我們能不能加入進去,還需要和陳教授面談。

兩天之后,大金牙帶我們去了天津,在天津沈陽道,有個小小的古玩門市,店主是個三十幾歲的白凈女人,我們都稱呼她為韓姐。韓姐是一個香港大老板包養的情婦,那位老板在香港是屈指可數的幾大古玩收藏家之一,在天津給韓姐開這么個鋪面,一是為了給她的乏味生活找點事做,二是可以收購古玩明器。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