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沙海魔巢

行程的第一段路線是從博斯騰湖向西南出發,沿孔雀河向西走一段,直到找到向南的古河道。博斯騰可譯為站立之意,這個名稱的由來,是因為有三道湖心山屹立于湖中。古代也稱這個湖為魚海,是中國第一大內陸淡水湖,孔雀河就是從這里發源,流向塔克拉瑪干的深處。在我們經過湖邊的時候,放眼眺望,廣闊深遠的藍色湖水讓人目眩,不經意間,產生了一種仿佛已行至天地盡頭的錯覺。

動身之后頭兩天,教授的三個學生興致極高,他們都很年輕,平生頭一次進入沙漠,覺得既新鮮又好玩,一會兒學著安力滿老漢指揮駱駝的口哨聲,一會兒又你追我趕地打鬧、唱歌。

我心里也躍躍欲試,恨不得跟他們一起折騰折騰,不過我身為考古隊的領隊,還是得嚴肅一點才是,想到這,我直了直騎在駱駝背上的身子,盡量使自己的形象堅毅偉岸一些。

初始的這一段路程,按照安力滿老漢的話說,根本不算是沙漠,孔雀河的這一段古河道是河流改道前就存在的,有些地段的河床并未完全干涸,周圍的沙子也很淺,到處都有零星的小型湖泊和海子,水面上偶爾還游動著一小群紅嘴鷗和赤嘴潛鴨,沿著孔雀河的河灣,有一小塊一小塊的綠洲,生長著沙棗、胡楊和一些灌木。

等過了這條河灣就算是真正進入沙漠了,孔雀河改道向東南,往那邊是樓蘭、羅布泊、丹雅,我們則向著西南行進,進入“黑沙漠”。安力滿老人說黑沙漠是胡大懲罰貪婪的異教徒而產生的,沙漠中掩埋了無數的城池和財寶,但是沒有任何人能夠從黑沙漠里把它們帶出來,哪怕你只拿了一枚金幣,也會在黑沙漠中迷失路徑,被風沙永遠地埋在里面,再也別想出來了。

這是一片流動性大沙漠,大風吹動沙丘,地貌一天一個樣,沒有任何特征,古河道早就不見蹤影了。多虧有了安力滿,那些被黃沙埋住大半截,只露半個屋頂的古堡、房屋、塔樓;被狂風吹成傾斜,與地面呈三十度夾角的胡楊;沙漠中幾株小小的梭梭(植物名),都逃不過安力滿老漢的眼睛。這些東西連起來,就串成了一條線,它告訴我們,孔雀河的古河道曾經從這里經過,在這條消失不見的古河道盡頭,就是那座傳說中被胡大遺棄的精絕古城。

在沙漠中給我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些千年的胡楊,如果不是親眼見到,誰會相信沙漠中也有樹。每一棵樹都像一條蒼勁的飛龍,所有的樹枝都歪歪斜斜地伸向東方,好像這條龍在沙漠中奔跑,在這么惡劣的環境下,歷經了上千年,早已枯死,樹干被風沙吹得都快平貼到地上,但是它仍然沒倒下。

早上的第一縷陽光從東方的地平線升起,映紅了天邊的云團,大漠中那些此起彼伏的沙丘,籠罩上了一層霞光,干枯的胡楊和波紋狀的黃沙,都被映成了金紅色,濃重的色彩,在天地間構成了一幅壯麗的畫卷。

眾人為了避開中午的烈日,連夜趕路,正走得困乏,見了這種景色,都不禁精神為之一振,Shirley 楊贊嘆道:“沙漠太美了,上帝啊,你們看那棵胡楊,簡直就是一條沙漠中金色的神龍。”取出相機,連按快門,希望把這絕美的景色保留下來。

在大家都被美景所醉的時候,我發現安力滿老漢盯著東邊的朝陽出神,臉上隱隱約約出現了一絲不安,我走過去問他:“老爺子,怎么了?是不是要變天了?”因為在內地,我也聽說過朝霞不出門,晚霞行萬里的話,早上火紅的云霞,不是什么好兆頭。

這已經是我們出發的第五天,進入黑沙漠的第三天了,前邊是西夜古城的遺跡,我們本來是預計明天抵達的,但是安力滿老漢說這次的風暴會很大,筑了沙墻也擋不住,如果不趕到西夜城遺跡,我們都會被活埋在沙漠里。

我聽他這么說,知道這事不是鬧著玩的,這里離西夜古城的遺跡還有多半天的路程,路上萬一出點什么事耽誤了,那可就麻煩了,而且走了整整一夜,大伙都累壞了,那幾個老弱婦孺能不能堅持住,還不好說。

我跳上駱駝背想招呼大伙快走,卻見安力滿老漢慢慢悠悠地從駱駝上下來,取出一張毯子,不緊不慢地鋪在黃沙上,跪在上面,雙眼微閉,神色虔誠,張開雙手伸向天空,然后又捂住自己的臉,大聲念誦。

他這是在向真主禱告啊,每天早晨必做的功課,我見他如此氣定神閑,以為他說晚上要起大風暴的事沒有多嚴重,也就隨之放松了下來,便去和胖子、Shirley 楊等人一起觀看大漠的美景。

誰想到安力滿禱告完了之后,就像變了個人,身體好像擰緊了發條,三下兩下卷起毯子,彈簧一般地躥上駱駝,打個長長的口哨:“噢呦呦呦呦……快快地跑嘛,跑晚了就要被埋進黑沙子的煉獄了。”他催動胯下的大駱駝,當先跑了起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