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黑沙漠

陳教授連連搖手:“開不得!姑墨王子夫妻合葬的這口棺木,是國寶啊。咱們現在沒有條件,環境也不合適,一旦打開就會破壞密封的棺木和里面的物品。咱們此行的目的是向上級提交評估報告,申請發掘,或者對這些古代文明遺產給予應有的保護。回去讓愛國帶著楚健他們把記錄做好就行了,報告由我親自來寫。”

看來我是沒機會看看這棺里有什么好東西了,明知道教授說得有理,仍然免不了有些失望,當下和他們一起爬回了上一層的祭祀間。

祭祀間的石門上原本封著很多獸皮,都被我用平鏟切碎了,陳教授說這些都是為了保持祭祀間的干燥,隔絕圣井的水汽。古代姑墨人把活的牲口帶進祭祀間宰殺,之后馬上把剛剝下來還帶著熱血的獸皮,貼在石門的縫隙上,而牛羊的肉和內臟則切割干凈,只留下骨頭,石門直到下一次祭典才會再次開啟。這種宰殺牲畜剝皮剔骨,木樁綁干尸的詭異儀式,是為了保持圣井的水源,讓它永不干涸。古代沙漠中的人們認為生命的靈魂來自神圣的水,這和達爾文的生命起源論在某種程度上來講,已經非常接近了。

我們不可能再用那些獸皮來封住石門,除了駱駝周圍沒有大型動物,但是十九峰駱駝對我們而言,格外的珍貴,是不能剝駱駝皮封門,就用數層膠帶貼住。

考古隊在西夜城休整了三天,便向南出發,終于進入了當地人稱為“黑沙漠”的沙海,這里再也見不到沙漠中的胡楊,也沒有高低起伏的沙山,四周的沙丘落差都差不多,像一個個扁扁的饅頭,無邊無際,向任何角度看,都是同樣的景色,沒有半點生命的跡象。

我問安力滿以前有沒有進過這片沙漠。

安力滿老漢苦笑道:“這是黃沙的地獄嘛,連胡大他老人家都不愿意來的嘛。我嘛,也只是少少地來過一次,這不就是現在這一次的嘛。要不是你們的干部老爺,和胡大寵愛的白駱駝嘛,我是死一百次也不會來的嘛。”

抱怨歸抱怨,安力滿被人們稱作沙漠中的活地圖,絕非浪得虛名,他對沙漠的熟悉,就如同女人擺弄鍋碗瓢盆。他雖然也是平生頭一遭進入這片禁忌的黑沙漠,但是用他那兩只沙狐般的眼睛,硬是能發現那些沙窩中的梭草、沙蒿等植物,他就是跟著這些植物的蹤跡,以及長年在沙漠中摸爬滾打的經驗,才能帶領考古隊前進。

沙漠中有中國最大的內陸水系,但是塔里木河等水系,很多都滲進了沙中。表面上寸草不生的沙漠,在深深的地下,也許就是奔流洶涌的暗河。

一些專門生長在沙漠中的植物,就憑借著地下水脈那一點點上升到沙漠表面的水汽,頑強地生存著。其實這里除了少量的植物,也有許多動物,不過多半都是在陰冷的夜晚才出來覓食。

在漢代甚至更早的時候,塔克拉瑪干被稱為“古老的家園”,當時這一地區沙化程度并不嚴重,河流還沒有滲入地下,到處都有綠洲城鎮、戌堡、佛寺、驛站。無數的商隊攜帶著絲綢、香料、茶葉往來于此,直到元代,那位著名的意大利人馬可波羅還隨商隊經過這里前往中原。

到了明代的時候,橫跨歐亞的奧斯曼帝國崛起,戰爭阻擋了歐洲和亞洲大陸的商業貿易。那個時代,是屬于海洋的時代,航海家們開辟了新航線,往來貿易的主要路線由陸地轉向了大海,這個偉大的時代又被稱為地理大發現時代。

再加上沙漠侵蝕日益嚴重,生存環境的惡劣,沙漠中大大小小的國家就此徹底衰敗,昔日的繁榮與輝煌都被天神帶走了。

黑沙漠是最早被眾神遺棄之地,這里的文明到晉代就停止了,一直到今天,黑沙漠依然是死氣沉沉。

我們出發的第一天就遇到了輕微的風沙,天空微黃,不過風沙不大,又剛好遮蔽了太陽,可以在白天趕路。

Shirley 楊拿著那本英國探險家留下的筆記本,邊走邊和安力滿商量行進的路線。筆記本上記載離開西夜城后,那些探險家們在附近發現了一個地方,有大批石頭墳墓,他們準備回來的時候再進行挖掘,所以在筆記中繪制了詳細的路線。

安力滿的經驗加上Shirley 楊的筆記本,雖然無法精確地定位,但是從距離和方位上,為我們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晚上宿營時安力滿找到了一片凸地,眾人在沙丘上砌了一道防沙墻,把駱駝安頓下來,隨后在沙丘背風的一面,點了火取暖。

這一天走得十分辛苦,雖然風不大,但是刮得人心煩意亂,安力滿嘮嘮叨叨地說現在是風季,在黑沙漠平均兩天就有一次這種天氣,沒有風的時候,惡毒的太陽會吸干旅人身上最后一滴水分。

胖子說:“熱點好,出汗能減肥,太陽曬曬,倒也痛快,只是這么不停地刮風,路上連話都說不了,實在氣悶。”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