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古老的預言

胖子沒聽明白,問道:“什么不是人?什么不是人?不是人,難道還是妖怪不成?”

我說:“不是那意思,我這不就是這么一說嘛。咱們這些人在一起快一個月了,朝夕相處,誰是什么人還不了解嗎?這小孩先知凈扯淡,古代人愚昧落后,咱們什么沒見過,這些鬼畫符般的圖形還能當真事看?”

我嘴上這么說,心里可沒這么想,這時候我得多長個心眼兒,這世界上的很多事根本無法預料,這位先知古老的預言究竟是不是應對在我們幾個人身上,他娘的,那只有老天爺知道。想到此處,摸了一只黑驢蹄子在手,預防萬一。

我又問Shirley 楊:“你有沒有瞧錯?上面原本畫了五個人形,這年代久了也許剝落了一部分,只剩下四個人,有沒有這種可能?”

Shirley 楊指著石匣上的雕刻讓我們看:“這石匣保存得還算完好,沒有剝落的痕跡,這明明是四個人。你們看,這代表人的符號十分簡單,上邊一個圓圈就是腦袋,幾條細線便是身體四肢,這不剛好是四個人嗎?”

我仔細看了看,確實如Shirley 楊所說,她又讓我看石匣上刻著的前幾幅圖形。這些圖案十分簡單,連我都能一目了然。第一幅圖是一個小孩用手指著天空,地上有不少人在四處躲避,那些躲避的人大概是些普通老百姓之類的。

第二幅、第三幅圖分別刻著一股龍卷風,把房屋吹倒了不少,先前躲避起來的人們,都安全地躲過了天災,他們圍在小孩身前膜拜,看來這小孩可以預言天災人禍。

石匣上的第四幅圖,刻畫著小孩站在兩個成年人身邊,地上跪著一個老者,這些人物的線條都簡單到了極點,表現老者只不過是在代表頭部的圓圈下面,寥寥數筆畫了一把胡子,構圖雖然簡單,卻更容易讓人理解。

圖中的兩個成年人明顯高出普通人一大截,而且在雕刻工藝上也十分細膩,不像刻畫普通人那么草,這兩個人可能就是古代傳說中的先圣了,跪在地上的老者明顯是他們的仆從,石室中這名老者的遺骸應該就是他了。

看來Shirley 楊說的完全正確,這石匣的主人是個有預言能力的幼童,我一路看將下去,一幅幅石畫,都是些顯示這個小孩子預言家功績的。

看到最后一幅的時候,脖子上真有點冒涼氣了,這幅石畫中,那一老一少坐在石匣子旁邊,墓室內站立著四個人,這四個人的圖形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簡單得不能再簡單,是高矮胖瘦,還是男女老幼,一概看不出來,這四個人中的一個正在動手把石匣打開。

這是石匣上的最后一幅石畫了,后邊再也沒有,這石匣子里究竟藏有什么秘密?最重要的是石匣沒有任何開啟過的痕跡,上面還封著牛皮漆。

我又回頭看了看其余的四個人,Shirley 楊正攙扶著癡癡傻笑的陳教授,葉亦心昏迷了過去,胸口一起一伏的,節奏很快,沒有醫藥給她救治,胖子坐在地上無奈地看著她搖頭。

沒錯啊,絕對是五個人,如果這預言真的準確,那為什么我們明明有五個人,石畫上卻畫著四個人?我腦子里在飛速地旋轉,把可能出現的情況想了一遍,卻半點頭緒也沒有。

難道五人當中真有一個不是人,而是被鬼怪惡魔所控制了,甚至像胖子所說,Shirley 楊是精絕女王轉世?我覺得這些都是無稽之談,很可笑,什么投胎轉世之說,我根本不信。

那么這誤差是否出在這古老的預言上呢?我問Shirley 楊這先知先圣是什么朝代的人。

Shirley 楊說:“按《大唐西域記》中所說,古西域的先圣,應該是公元前十六世紀,在中原正是夏商時期,那是古西域的第一次文明時期,比起西域三十六國的年代,早了大約一千年。”

我算了一下,暗自吃驚,想不到這么久遠啊,那就更不能把這些刻在石頭匣子上的預言當真了,這上面也沒有其余的預言石畫了,也許先知當時糊涂了,少畫了一個人,再精確的計算都難免出現誤差,何況這種穿越了幾千年的預言呢。

我又問Shirley 楊,能不能從石匣外的石畫預言中,看出來咱們打開石匣之后會發生什么事嗎?會不會有什么危險?

Shirley 楊搖頭道:“沒有多余的提示了,不過咱們被困在這巴掌大小的地方中,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也只有打開石匣子看上一看,先知既然預知到咱們會無意中來到這里,說不定會指點咱們如何出去。”

胖子等得焦躁,大咧咧地走過來,把我和Shirley 楊推到一旁,說道:“你們兩個研究了半天,什么結果也沒研究出來,這么大點的一個小屁孩,能他媽預言個頭啊。你們瞧我的,不就是一破匣子嗎,也沒上鎖……對了,他不是預言說四個人中的一個伸手打開石匣嗎?咱就跟他叫上這板了,老胡,過來伸把手,咱倆一起動手。”說著就要動手拉開石匣的蓋子。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