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鬼吹燈之精絕古城 >

第三十三章 逃脫

看了數遍,卻毫無發現,先知的尸體上沒有任何提示性的符號、圖畫、文字。胖子急不可耐,動手在先知的遺骨中摸了個遍,仍然是什么也沒有。

先知的遺骸呈坐姿,盤腿而坐,一只手搭在石匣旁,另一只手平放在膝前,甚至連個指示的手勢都沒有,身上除了腐朽成粉末的衣服,裹了一張羊皮之外,更無一物。

我又遍尋四周,看看有沒有什么機關暗道之類的東西,然而這墓室是在石山中掏出來的,四壁都是頑石,個別地方有些細小的裂縫,伸手一試,能感覺到一絲絲涼風,看來這墓室離山頂也不遠了。但是沒有炸藥和工具,想在山石中開出一條逃生的道路,簡直是比登天還難。

這間墓室唯一的入口,就是我們進來的那個裂縫,那里曾經有道石門,我們進來的時候為了躲避落下的無數碎石,外邊的墓道根本沒有仔細看,山體內的破裂,使我們逃生的山隙和墓道連在了一起,然而這條路又已經被碎石堵死,想返回找墓道出去是絕不可能的。

三人急得團團亂轉,忽然腳下一陣晃動,耳中只聽一陣細微的破裂聲從山體中傳出,那聲音越來越響,地面的震動也隨之加劇,看來爆炸導致的山體內部張力傳導,經過前兩次一次比一次大的開裂之后,壓力繼續累加,馬上就會發生第三次山裂,難道先知的啟示就對應在此處?

一陣強烈的晃動,墓室中喀喇喀喇,裂出三條大縫,一條在地面上,另外兩條一左一右,剛好在墓室的兩側,高矮寬窄都可以容得下人通過。

胖子罵道:“他媽的,三選一啊,這小孩先知玩咱們,咱們一人走一邊吧,出去一個也好過都被埋在這山里。”

Shirley 楊指著先知的尸骨說:“先知已經給咱們指明道路了!”她聲音顫抖,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

我和胖子低頭一看,地上裂開的大縫使石匣陷進去了一半,先知的尸骨也歪在一旁,右手的手指剛好指著墓室左側裂開的大裂縫。

我們連忙跪下磕頭,感謝先知先圣的保佑。這時從墓室上邊落下的碎石塊越來越大,轟隆之聲不絕于耳,墓室中已經無法立足了。

我讓胖子扛起陳教授,我和Shirley 楊抬上葉亦心,從墓室墻壁左側的裂縫中鉆了進去,沒行出幾步,一陣白光耀眼生花,頭上出現了久違的天空。

這里距離山頂不過數米的落差,但是山體震動得非常猛烈,山石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腳下盡是碎石,一步一滑,落足十分艱難。

胖子蹲下身去,Shirley 楊踩著他的肩膀先爬了上去,又照葫蘆畫瓢把陳教授也弄了上去。

我讓胖子先上去,然后扔下根繩子,好把葉亦心的尸體拉上去,不能就這么把她永遠埋在山中。胖子爬起來比較吃力,我在底下托,Shirley 楊在上邊拽,費了好大力氣才爬了上去。

這時我身后的石壁轟的一聲巨響,嚇了我一跳,回頭向后邊一看,只見身后的山體,正在向后塌陷,整個扎格拉瑪山裂成了兩半,鬼洞上巨大的圓弧頂壁承受不住,正不斷地塌落,把安放女王棺木的石梁,連同尸香魔芋,以及無數的財寶、巨瞳石人像,都砸落進了無底的鬼洞。鬼洞中正流出一股股的黑水,掉進去的東西立刻便被黑水淹沒,黑色的山體,漆黑的洞穴,身后的大地像是魔鬼張開了黑洞洞的大嘴,正在吞噬著山腹中的一切。

山崩地陷的威力使人目為之一眩,我一只手緊緊抓住石壁,另一只手抱住葉亦心的尸體,不敢稍動,唯恐也隨著身后崩塌的山體落下鬼洞之中。

胖子在上邊焦急地大喊:“老胡快爬上來,別管那小妞兒的尸體了,現在顧不上死人了!”

我本想怎么著也得把葉亦心的尸體帶出去,這時抱著葉亦心的左手已經又酸又麻,看來要是不放手,我也得跟著葉亦心掉下去,只好松開了手臂,沒成想葉亦心的胳膊掛在了我的便攜袋上,被葉亦心幾十斤的分量往下一墜,便攜袋被掛開了一個口子,先知的羊皮啟示錄打著滾,同葉亦心的尸體一起掉落到了山下。

我眼睜睜地看著羊皮冊落到山下,心中懊惱不已,先知的預言很明確,羊皮冊落地之時,就會發生一場吞沒扎格拉瑪山的沙暴。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事已至此只好聽天由命,我手足并用往山頂上爬,忽聽背后一個哀怨的女聲在我耳邊哭泣著,這聲音似乎就是葉亦心那小姑娘的。我的身體忽然發沉,似乎有個力量在把我向下拉扯,想把我拉到山下去。

我汗毛倒豎,這時沙漠中的太陽已經有一半沉入了西方的地平線,我身處的地方正在山體的陰影中,四周又盡是黑石,這一刻真像是摸到了地獄的大門。

我掙扎著想爬上山頂,但是腳下立足的山石已經崩塌,只能憑雙手的力量死死扒住山體,無法回頭去看,不過即使能回頭,我也不想看,說不定一害怕手上抓不牢,就得掉進下面的鬼洞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