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古格銀眼

回到北京之后,我將遇到同門張贏川的事情對眾人講了一遍,按他所推機數,只要帶著雮塵珠到西邊走一趟,有些問題自然會迎刃而解。“遇水得中道”,要去有水的地方才能有進展,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懸掛在天空之上的仙女之湖。關于魔國的事,在歷史上沒有任何記載,只有藏地唱詩人口中的“制敵寶珠王武勛詩篇”,才有相關的信息。等一切準備就緒后,我打算先行進藏,去拉姆拉錯湖畔,找我的喇嘛阿克,如果喇嘛還健在,他一定可幫忙找一位天授的唱詩人。

Shirley 楊把一份進藏裝備物資的清單給我看了看,問我還有什么需要補充的。這些裝備有一部分要從美國運來,其余的一些傳統工具則需要由大金牙搞來,買不到的也由他負責找人定制,最少需要十天以上的時間,才能準備齊全。

我對Shirley 楊說你來籌備物資我還能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想不到的你也能想到,不過一定要準備大量生姜,至少照著六七百斤準備。對于生姜,咱們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全都給它榨成姜汁,帶到西藏去,到雪山去挖九層妖樓,沒姜汁根本沒辦法動手。

Shirley 楊和胖子都覺得納悶,胖子問道:“帶這么多姜汁熬姜湯不成?我看還不如多帶些白酒,在雪山上御寒,喝白酒才行。”

我對胖子說,你們沒去過西藏雪山,所以不知道,以前我們部隊在昆侖山一個古冰川里施工,那千萬年的玄冰,結實得你們無法想象,掄起鎬來砸上去,就是一個白點,普通的工具根本就切不動那些冰。但這世上一物克一物,物性皆有生有伏,就如同米醋可以腐蝕夯土層,用姜汁涂抹至鑿冰的工具上,就可以迎刃而下,雖然肯定不及切豆腐來得輕快,卻能省好大力氣。咱們不知道九層妖樓在冰下多深,只有盡可能多地準備生姜汁。

沒過幾天,大金牙那邊就已經把發丘印做好了。我見時機成熟了,就對大金牙說,金爺你現在就是中英香港事務聯絡小組的組長了,是時候把那明叔約出來談談條件了。于是大金牙立馬去和明叔通了消息,回來告訴我,明叔那邊正跟農奴盼紅軍似的等著咱們呢,當晚就要請眾人去府上詳談。

我們全班人馬,總共四人,來到了明叔那套幽靜古樸的四合院里,明叔說他這邊已經都準備好了,隨時都能出發進藏,但還缺一樣鎮尸的東西。

我對明叔說:“法家祖師古鏡雖然沒了,還好我找到一枚發丘天官的銅印,縱然是湘西尸王,被這印上的‘天官賜福,百無禁忌’八個字押上,也永世不得發作了。這枚銅印不僅能克尸變,更能擋煞沖神,九層妖樓里的邪神,同樣不在話下。”

明叔說:“這就太好了,我祖上多少代都是背尸的,加之在南洋跑船那么多年,風俗使然,所以對這些事非常迷信。有了這件東西,不管能不能用得上,膽子先壯了,要不然還真不敢去動冰川水晶尸。”

明叔把那枚發丘印從盒子里取出來端詳了一番,我怕他看出破綻,趕緊對大金牙使了個眼色。大金牙立刻就此印的來歷猛侃一通,說得云山霧罩,加上我和胖子在一旁有唱有和,總算是把明叔瞞了過去。畢竟這枚壓印也是件古物,仿古齋做舊的手段堪稱天下一絕,明叔雖然浸淫此道已久,但對發丘印一物毫不知曉,所以被暫時唬住了。

明叔說胡老弟,聽你的意思是,你們摸金校尉,這次總共出動三個人,除了金牙衰仔不去,由你帶頭,還有這位靚女和那位肥仔。既然你們肯幫手,咱們一定可以馬到成功,從雪山上把冰川水晶尸挖出來。有言在先,九層妖樓里的明器一家一半,冰川水晶尸歸我所有,然后這屋里的古董隨便挑,就算是報酬了。做成了這筆大買賣,都夠咱們吃上幾生幾世,回來之后便可以就此金盆洗手了。

我心想藏地九層妖樓里多是骨器,沒什么金玉,我們要不要都無所謂,最重要的是依靠明叔掌握的情報,找到那座封存完好的魔國陵墓,可以從中找到一些線索,使我們能夠找到供奉著眼球圖騰的那座神殿。

我急于想知道九層妖樓的詳情,便對明叔說:“只要裝備器械等等物資準備齊全,在這五六天之內就可以開始行動了。現在是不是能把詳細的情報資源共享一下,大伙分析分析,拿幾個方案出來研究研究。”

明叔面露難色,表示博物館那邊給他的線索,只不過是一本解放前從西藏被盜賣過去的經書。這本書記載了古格王朝的一些傳說,其中記載“古格銀眼”就是魔國歷代陵寢的分布圖,那座埋葬著邪神的九層妖樓,還有世界制敵寶珠大王所封印著惡魔的大門,都可以從古格銀眼中找到線索。如果想去找那座妖塔,就必須先去阿里的古格遺跡,從中尋找啟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