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輪轉佛窟

等這些閑雜人等散去之后,我才對喇嘛說明了來意,想去找魔國邪神的古墓求喇嘛阿克為我們的探險隊物色一位熟悉魔國與嶺國歷史的唱詩人兼向導。

鐵棒喇嘛說挖掘古冢,原是傷天害理的事,但挖魔國的古墓就不一樣了。魔國的墓中封印著妖魔,是對百姓的一大威脅,歷史上有很多修行高深的僧人,都想除魔護法,將魔國的古墓徹底鏟除,以絕邪神再臨人間之患,但苦于沒有任何線索,既然你們肯去,這是功德無量的善事。通曉藏地古事跡的唱詩人,都是天授,概不承認父傳子、師傳徒這種形式,都是一些人在得過一場大病或睡過一覺之后,突然就變得能唱誦幾百萬字的詩篇。我出家以前就是得過天授之人,不過已經快三十年沒說過了,世界制敵寶珠雄師大王,以及轉生玉眼寶珠的那些個詩篇,唉……都快要記不清了。

鐵棒喇嘛當即就決定與我同行,搗毀魔君的墳墓,身為佛爺的鐵棒護法,這除魔乃是頭等大事。雖然三十多年沒吟唱過制敵寶珠大王的詩篇,但這天授非同學習而得,細加回想,還能記起不少。

我擔心喇嘛年歲大了,畢竟是六十歲的人了,比不得從前。按經文中的線索,供奉“冰川水晶尸”的妖塔,是在雪山絕頂,他萬一出個什么意外如何是好。

鐵棒喇嘛說:“我許大愿在此繞湖,然而格瑪那孩子仍然沒有好轉,希望這次能做件大功德之事,把格瑪的靈魂從冥府帶回來(藏人認為人失去神智為離魂癥),事成之后,還要接著回來繞湖還愿。修行之人同普通人對死亡與人生的看法完全不同,在積累功德中死去,必會往生極樂。”

我見喇嘛執意要去,也覺得求之不得,鐵棒喇嘛精通藏俗,又明密宗醫理,有他指點幫助,定能事半功倍。于是我們收拾打點一番,仍由旺堆帶著我們,前往西藏最西部——喜馬拉雅山下的阿里地區。

在森格藏布,我們同胖子明叔等人匯合,他們也是剛到不久。我一點人數,好像多了一個人,除了我和胖子、Shirley 楊、鐵棒喇嘛這四個人外,明叔那邊有彼得黃、韓淑娜、阿香,原來明叔的馬仔阿東也跟著來了。

我問胖子怎么阿東也跟來了,胖子告訴我說,阿東這孫子平時也就給明叔跑跑腿,這次知道明叔是去做大生意,天天求著明叔帶他一起來。后來求到大金牙那了,讓大金牙幫著說點好話,大金牙收了好處,就攛掇明叔,說西藏最低的地方海拔都四千往上,得帶個人伺候氧氣瓶啊,這不就讓阿東給他們背氧氣瓶了嗎?

我心想這回真他媽熱鬧了,人越來越多,還沒到古格王城呢,九個人了,但也沒辦法,一旦在妖塔里找到魔國轉生之地的線索,就跟他們分開行動,不能總攪在一起。

古格遺跡那邊當時還沒有路可通行,只好讓向導雇了幾匹牦牛,讓高原反應比較嚴重的幾個人騎著牛,好在沒什么沉重的物資。在森格藏布一個只有百余戶人家的小鎮上歇了兩天,就動身前去王城的遺跡,尋找古格銀眼。

一路上非常荒涼,沒有任何人煙,黃黃稀疏的荒草散落在戈壁上,沒什么風,望向天空,滿眼的藍,襯得地面的枯土荒草有些刺目。遠方褐色的山巒,顯得崢嶸詭異,令人不敢多望。

我們行進的速度并不快,我為喇嘛牽著牦牛,鐵棒喇嘛在牛背上給我講著他當年得天授學會的詩篇,都是些牛鬼蛇神,兵來將往的大戰。

這時路邊出現了一些從地面突出的木樁,Shirley 楊說這看上去有些像是古墓的遺址。一聽說古墓,連趴在牛背上呼吸困難的明叔都來了精神,抻著脖子去看路邊。

向導說那些古墓早就荒了,里面的東西也沒有了,你們別看這里荒涼不毛,其實大約在唐代的時候,這里堆滿了祁連圓柏。古墓的結構都是用整棵祁連圓柏鋪成,這種怪異的樹木喜旱不喜潮,只在青藏交界的山上才有,都是大唐天子賜給吐蕃王的,千里迢迢運送而來,但后來吐蕃內亂,這些墓就都被毀掉了,遺跡卻一直保留到了今天。

走過這片荒涼墟冢的遺跡后,又走了大約一天的路程,才抵達古城。這里被發現已久,除了大量的壁畫及雕刻、造像之外就是城市的廢墟,當時并未引起自治縣政府的重視,也不像幾年后裝上鐵門派人看守。那時候根本就沒人大老遠地跋涉來看這座遺跡。

我們從山下看上去,山坡到山頂大約有三百多米的落差,到處都是和泥土顏色一樣的建筑群和洞窟。除了結構比較結實的寺廟外,其余的民房大都倒塌,有的僅剩一些土墻,外圍有城墻和碉樓的遺跡。整個王城依山而建,最高處是山頂的王宮,中層是寺廟,底下則是民居和外圍的防御性建筑。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