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夜探

那人影一閃而過,什么人如此鬼鬼祟祟?我來不及多想,悄然潛至門洞邊上,偷眼觀看。外邊月明似晝,銀光匝地,有一個躡手躡腳的家伙,正沿路向古格王城的方向走去,身上還背著個袋子,非是旁人,正是明叔的馬仔阿東。

我早就看出來阿東不是什么好人,油頭粉面賊眉鼠眼,這大半夜的潛回古格遺跡,不用問也知道,肯定是盯上了那尊銀眼佛像。

阿東的老板明叔是大賊,那點小東西是看不上眼的,應該不是明叔派他去的。白天人多眼雜,不方便下手,這才候到夜里行動。他這如意算盤打得不錯,不過天底下哪有這么便宜的事,既然叫我撞見,該著你這孫子倒霉。

想到這我立刻回去,捂住胖子的嘴,把他推醒,胖子正睡得鼾聲如雷,口鼻被堵,也不由得他不醒,我見胖子睜眼,立刻對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胖子花了十秒鐘的時間,頭腦終于從睡眠狀態中清醒過來,低聲問我怎么回事。我帶著他悄悄從屋里出去,一邊盯著前邊阿東的蹤影,一邊把經過對胖子說了一遍。

胖子聞言大怒:“那佛像胖爺我都沒好意思拿,這孫子竟敢捷足先登,太他媽缺少社會公德了吧。胡司令,你說怎么辦,咱倆是不是得教育教育他,怎么收拾這孫子,是棄尸荒野,還是大卸八塊喂禿鷲?”

我一臉壞笑地對胖子說:“這兩年咱們都沒機會再搞惡作劇了,今天正好拿這臭賊開練。咱倆先嚇唬嚇唬他,然后……”伸手向下一揮,我的意思是給他打暈了,扔到山上,讓這小子明天自己狼狽不堪地逃回來,但是胖子以為我的意思是把他宰了,伸手就在身上找傘兵刀,但是出來得匆忙,除了一支隨身的手電筒之外,什么都沒帶。胖子說沒刀也不要緊,我拿屁股都能把他活活坐死,不過咱們事先得給他辦辦學習班,說完也是嘿嘿嘿地一臉壞笑。

我越想越覺得嚇唬阿東有意思,心中止不住一陣狂喜,但囑咐胖子道,還是悠著點,讓他吸取點教訓就完了,弄出人命就不好了,另外此事你知我知,絕不能向別人透露,連Shirley 楊也不能告訴。

胖子連連點頭:“自然不能告訴她,要不然美國顧問團可又要說咱們不務正業了。不過咱們出動之前,得先容我方便方便。”

我說現在沒時間了,等路上找機會再尿,再不快點跟上,這孫子就跑沒影了。

我們來了興致,借著天空上大得嚇人的月亮,在后邊悄悄跟著阿東。由于怕被他發現,也沒敢跟得太緊,一路跟進,就來到了古格遺跡的那座山丘之下。

阿東的體力不行,白天往返奔波,還得給明叔背著氧氣瓶,已經疲憊不堪,晚上偷偷摸摸的,一路沒停,加上心理壓力不小,到了山下便已喘不過氣來,于是他坐到一道土墻下休息,看他那意思,打算倒過來這口氣,就直奔輪回廟去偷銀眼佛像。

我心想這孫子不知要歇到猴年馬月才能緩過來,還不如我們繞到前邊埋伏起來,于是便和胖子打個手勢,從廢墟的側面繞到了阿東前頭。

走了一半我們倆就后悔了,原來這王城的遺跡,只有大道好走,其余的區域,都破敗得極為嚴重,走在房舍的廢墟中,幾乎一步一陷,又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走起來格外緩慢,好在終于找到一條街道,兩人緊趕慢趕地鉆進護法神殿。

還沒等我們再欣賞一遍火辣的密宗雙修圖,便聽后邊傳來一陣腳步聲,來者呼吸和腳步都很粗重,一聽就是阿東,想不到這么快就跟上來了,也許是我們繞過來耽擱的時間太長了。

我和胖子急急忙忙地摸進輪回廟大殿,但這殿中空無別物,根本無地藏身,情急之中,只好踩著紅柱上的層層燈盞,分別爬上了柱子。

這紅色巨柱除了那根倒塌的假柱之外,其余的倒也都還結實,而且高度有限,胖子這種有恐高癥的人,也能勉強爬上去。

我們前腳剛爬上柱子,阿東便隨后摸進了廟堂。明亮勝雪的月光,從殿頂的幾處大破洞里照下來,整個殿堂都一片雪亮,看得清清楚楚。我對胖子做了個沉住氣的手勢,二人忍住了性子,先看看阿東怎么折騰,等他忙碌一場即將搬動佛像之時,再出手嚇唬他才有意思。

大殿里非常安靜,只聽見阿東在下邊呼呼喘氣,胸口起伏得很厲害,看樣子是累得不輕。他又歇了片刻,這才動手搬開石頭,打開了原本被我們封堵的破墻,一邊干活,還一邊唱歌給自己壯膽。

我和胖子在柱子上強忍住笑,覺得肚腸子都快笑斷了,不過看阿東的身手,也頗為靈活,搬動磚石都無聲無息。這大殿中沒有外人,他應該沒必要這么小心,搬東西連點聲音也不敢發出來,除非這是他的職業習慣。我估計他是個拆墻的佛爺,北京管小偷就叫“佛爺”,原來他干這個還是行家里手,而且賊不走空,大老遠地殺個回馬槍,就為了一尊銀眼佛像。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