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B計劃

胖子的表情如釋重負,我想這事也怪不得他,憋了這么久,沒把膀胱撐破就不錯了。只見胖子對我擠擠眼睛,我們倆這套交流方式,外人都看不懂,只有我能明白,他是問我既然被發現了,現在怎么辦。我伸手指了指上面,示意胖子往紅柱的高處爬,再爬上去一段,等我的信號暴起發難。

隨后我也變換自己在柱子后邊的角度,食罪餓鬼已追蹤著氣味而至。我躲在柱后看得清楚,這家伙嘴上全是斑斑血跡,它的臉長得和貓頭一樣,甚至更接近豹子,體形略近人形,唯獨不能直立行走。

我暗中窺伺,覺得它十分像是藏地常見的麝鼠,但又不像普通麝鼠長得好似黑色小貓,不僅大得多,而且遍體皆白。內地傳說,有些獸類活得久了,便和人類一樣毛發變白。

但這時候不容我再多想,那只白色惡鬼般的食罪巴魯,已經來到了胖子所在的紅柱下面,仔細嗅著胖子流下的尿跡,由于胖子是隔著褲子尿的,所以他身上的味道更重,食罪巴魯覺得上邊氣味更濃,便想抬頭向上仰望。

我心想要是讓這家伙抬頭看見了上邊的胖子,那我們出其不意偷襲的計劃就要落空,于是從柱后探出身子,冷不丁對食罪巴魯喊了一聲:“喂……沒見過隨地大小便的嗎?”

白毛茸茸的食罪巴魯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噌地回過頭來,兩只眼睛在月光下如同兩道電光,我心說:“你的眼睛夠亮,看看有沒有這東西亮。”抬手舉起狼眼手電筒,強烈的光束直射食罪巴魯的雙眼。狼眼不僅可以用來照明、瞄準,它還有一個最大的特性,在近距離抵近正面照射,可以使肉眼在一瞬間產生暴盲。

有些動物的眼睛對光源非常敏感,正因為如此,它們在黑夜里才能看清周圍的環境,越是這樣,被狼眼的光束在近距離照到,越是反應強烈。食罪巴魯被照個正著,立刻喪失了視力,發出一陣陣老山梟般的怪叫聲。

這招可一,而不可再,我見機不可失,便對柱子上的胖子喊道:“還等什么呢你?快點肉體轟炸。”

胖子聽我發出信號,從上面閉著眼往下就蹦,結結實實地砸在食罪巴魯身上,要是普通人挨上這一下,就得讓胖子砸得從嘴里往外吐腸子,但這野獸般的食罪巴魯卻毫不在乎,掙扎著就想要爬起來,胖子叫道:“胡司令,咱這招不靈了,這家伙真他媽結實……”話音未落,已經被甩了下來,胖子就地滾了兩滾,躲開了食罪巴魯盲目撲擊的利爪。

我們想趁它雙眼暫時失去視力的機會奪路逃跑,但位置不好,通往護法神殿的出口被它堵住了,如果想出古格王城,只有從這一條路下山。輪回廟的另一個出口,是片被風雨蠶食的斷壁,高有十幾米,匆忙之中絕對下不去,如果繼續攻擊,奈何又沒有武器,我們倒不在乎像狼牙山五壯士那樣,用石塊進行戰斗,但只怕那樣解決不掉它,等到它眼睛恢復過來,反倒失了先機。

我往四周掃了幾眼,心中已有計較,對胖子一招手,指了指秘洞中黑色的鐵門,關上那道鐵門先將它擋在外邊。

二人不敢發出半點聲音,輕手輕腳地往秘洞方向蹭過去,但我們忽略了一點,食罪的餓鬼,雖然雙眼被狼眼的強光晃得不輕,但這家伙的嗅覺仍然靈敏,胖子身上的尿臊味,簡直就成了我們的定位器。

食罪巴魯這時已從剛才暴盲的驚慌中恢復過來,它似乎見著活人就暴怒如雷,沖著胖子就過來了。我和胖子見狀不妙,撒開腿就跑,但是身體遮住了月光,面前漆黑一片,我被那道破墻絆了一個跟頭,伸手在地上一撐,想要爬起來繼續跑,卻覺得右手下有個什么毛茸茸的東西,隨手抓起來一看,原來是只黑色的麝鼠。

胖子冒冒失失地跟在我后邊,我摔倒在地,也把他絆得一個踉蹌。我揪住胖子的衣領,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只見身后是兩道寒光閃爍,那食罪巴魯的眼睛已經恢復了,我抬手將那只小麝鼠對準它扔了出去,被它伸手抓住,五指一攥,登時將麝鼠捏死,扔到嘴里嚼了起來。

我想這不知是僵尸還是野獸的家伙,大概有個習慣,不吃活物,一定要弄死之后再吃。這王城遺跡中,雖然看上去充滿了死亡的寂靜,但是其中隱藏著許多在夜晚或陰暗處活動的生物,包括麝鼠、雪蛛之類的,剛才要是按到只雪蛛,可能已經中毒了。黑色鐵門后的洞窟不知深淺,但那已是唯一的退路,只能橫下心來,先躲進去再說。

我和胖子退進鐵門內側,還顧不上看門后的空間是什么樣子,便急急忙忙地反手將鐵門掩上。胖子見了那鐵門的結構,頓時大聲叫苦,這門是從外邊開的,里面根本沒有門閂,而且也不可能用身體頂住門,只能往后拉,有勁也使不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