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走進喀拉米爾

我的心猛然一沉,趕緊把煙頭掐滅,過去觀看。黑驢蹄子剛好用盡,Shirley 楊正從喇嘛指尖拔出一根黑色的肉釘,不知為何物。鐵棒喇嘛的皮膚雖然已經恢復正常,但面色越來越青,一探他的呼吸,雖然微弱,卻還平穩,但能否保住性命,尚難定論。

我從地上撿起肉釘看了看,后邊還墜著極細小的黑色肉塊,這大概就是刺破喇嘛手指的那根硬刺。此非善物,留之不祥,便隨手扔進火堆中燒了,那些惡臭沖天的黑色毛發,也一根不留,全部徹底燒毀。

最后又把阿香叫過來,看鐵棒喇嘛身上確實沒有什么異常了,這才放心。

當天晚上我一夜都沒能合眼,第二天鐵棒喇嘛方才醒轉,萎頓不堪,似乎在一夜之間蒼老了二十歲,右臂已經完全不能動了。似乎視力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最主要的是氣血衰竭,經不住動作了,以他現在的狀況,要想恢復健康,至少需要一年以上的時間,已不可能再進入昆侖山喀拉米爾的高海拔地區。

鐵棒喇嘛也知道這是天意,就算勉強要去,也只會成為別人的累贅。但喇嘛最擔心的,就是現在再找一位天授的唱詩者太難了,最后同我商議,還是跟我們一同前往喀拉米爾,不過不進昆侖山,在山口等候我們回來。而且在我們前期準備的這段時間里,他會盡量將世界制敵寶珠雄師大王的武勛長詩,用漢語把其中與魔國有關的內容,敘述給Shirley 楊聽。好在Shirley 楊有過耳不忘之能,一定能記下很大一部分,在鳳凰神宮中尋找魔國妖塔的時候,也許會用得著。

為了讓喇嘛多休息幾天,就讓明叔帶著他的人,先取道前往昆侖山喀拉米爾附近的尕則布青,裝備也將被托運到那里。那附近有大片的荒原和無人區,有不少的偷獵者,先遣隊的任務除了在他們手中買到武器彈藥之外,還要找合適的向導、雇傭腳夫,總之有很多的前期準備工作要做。而我和胖子、Shirley 楊三人,則等鐵棒喇嘛病情好轉之后,再行前往。離昆侖山尚遠,便已出現一死一傷,這不免為我們前方的路途蒙上了一層陰影。

明叔表示堅決反對,要行動就一起行動,不能兵分兩路。我知道這老港農肯定是又怕我們甩了他單干,但怎么說都不管用,只好把胖子撥給他當作人質,明叔這才放心。

我又怕胖子不肯,只好蒙騙胖子,說派他去當聯絡官,明叔那四個人,由胖子負責指揮,胖子一聽是去當領導,不免喜出望外,二話沒說就同意了。明叔對航海所知甚廣,但進山倒斗,需要什么物資,什么樣的向導等等一概不知,彼得黃雖然打過幾年叢林戰,但他根本不明白倒斗什么意思,也從沒來過內地,所以他們這些人自然都聽胖子的。

胖子在帶著明叔等人出發前握住我的手說:“老胡啊,咱們之間的友誼早已無法計算,只記得它比山高,比路遠。這次我先帶部隊去開辟新的根據地,多年的媳婦熬成婆,胖爺這副司令的職務終于轉正了,但又舍不得跟你們分開,心里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總之就是五味俱全,十分地不知說什么好了。”

我對胖子說:“既然十分地不知道說什么好,怎么還他媽說這么多?咱們的隊伍一向是官兵平等,你不要跟明叔他們擺什么臭架子,當然那港農要是敢犯膈你也不用客氣。”囑托一番之后,才送他們啟程。

等到鐵棒喇嘛可以活動了,就先為阿東做了一場度亡的法事,然后在我和Shirley 楊的陪同下,騎著牦牛緩緩而行,到森格藏布去搭乘汽車。

一路上鐵棒喇嘛不斷給Shirley 楊講述關于魔國的詩篇,Shirley 楊邊聽邊在筆記本上寫寫畫畫,這樣我們比胖子等人晚了二十多天,才到尕則布青。胖子和明叔早已等得望眼欲穿,見我們終于抵達,立刻張羅著安排我們休息吃飯。

我們寄宿在一戶牧民家中,晚上吃飯前,明叔對我講了一下準備的情況。牧民中有個叫做此吉的男子,不到四十歲,典型的康巴漢子,精明強干,他名字的意思是“初一”。明叔等人雇了此吉當向導,因為他是這一帶唯一進過喀拉米爾的人。另外還有十五頭牦牛,六匹馬,還有五名腳夫。

從尕則布青進入喀拉米爾,先要穿越荒原無人區,那里溝壑眾多,沒有交通條件,附近只有一輛老式卡車,二輪驅動,開進去就別想出來。那片荒原連偷獵的都不肯去,所以攜帶大批物資進入,只有依靠牦牛運過去。從北京運過來的裝備,都是大金牙按Shirley 楊的吩咐購置的,已經準備妥了,隨時都可以出發。

我問明叔武器怎么樣,咱們總不能只帶兩支雷明頓,七十多發槍彈,就進昆侖山吧,那山里的野獸是很多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