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恐慌

藏馬熊和別的熊略有區別,由于這種熊的面部長得有幾分像馬,看上去十分丑陋兇惡,所以才有這么個稱呼。從我們頭頂落下來的那只藏馬熊,在月影里揮舞著爪子,翻著跟頭撞在了山壁突起的石頭上。

這藏骨溝本身就是尕青坡裂開的一條大縫,兩側的山崖陡峭狹窄,使得藏馬熊在這邊的山石上一磕,又改變下墜的角度,撞向了另一邊生長在絕壁上的荊棘枯樹。那千鈞體重的下墜之力何等之強,立時將枯樹干撞斷,藏馬熊的肚子也被硬樹杈劃開了一個大口子,還沒等落地,便已遭開膛破肚之厄,夾帶著不少枯樹碎石,黑乎乎的一大堆轟然落下。

下邊的人都驚得呆了,竟然忘了躲避。

就在這緊要關頭,有人大喊了一聲:“快往后躲,后背貼住墻,千萬別動。”胖子和初一、彼得黃幾個人,終于反應了過來,拉住明叔三口,以及幾名驚得腿腳發軟的腳夫,紛紛避向山壁邊緣的古樹下邊。

幾乎是與此同時,藏馬熊的軀體也砸到了溝底的地面上。我和Shirley 楊距離尚遠,都覺得一股勁風撲面,那熊體就像是個重磅炸彈,震得附近的地面都跟著顫了三顫。再看那藏馬熊,已經被摔成了熊肉餅,血肉模糊的一大團。

緊跟著上空又陸續有不少松動的碎石落下,正如向導初一在先前講過的,從千米高空掉下來的小石子,哪怕只有指甲蓋那么大,也足能把人砸死。眾人緊靠著幾株古樹后的山巖,一動也不敢動,這時候已經無處可避,唯獨祈求菩薩保佑。

好在那頭藏馬熊跳崖的地方,距離我們稍遠,沒有人員傷亡,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難道那古老的傳說成真了?或者那種祭祀又開始了?可就算是輪回宗也早已在幾百年前滅亡,不復存于世上了,這頭藏馬熊……

這時從高空落下的碎石塊漸漸少了,萬幸的是牦牛和馬匹并未受驚奔逃,都瞪大了眼直勾勾地發愣。

正當我們以為一切就此結束的時候,忽見胖子指著高處說:“我的親娘啊,神風敢死隊……又來了!”

我還沒來得及抬頭往上看,便又有只頭上有角的野獸砸落下來,頭上的角剛好插進一匹馬的馬背,再加上巨大的下墜力,連同我們的那匹馬雙雙折筋斷骨而亡。這時候才看清楚,剛才落下來的,是一頭昆侖白頸長角羊。

先后又有十幾頭相同的長角羊從溝頂掉落下來,剩余的馬匹都受了驚,幾匹馬長嘶著掙斷韁繩,紛紛從牦牛背上躥過,沿著曲折的藏骨溝,沒頭沒腦地向前狂奔。

反應最為遲鈍的牦牛,在這時候也發了性,跟著馬匹低頭往前跑。牛蹄和馬蹄的踩踏聲,以及牲口們的嘶鳴聲,順這深溝逐漸遠去,只留下轟隆隆的沉悶回聲。

初一等人準備吃完飯喝些酒,然后再給牦牛卸載,所以有些物資還在牦牛背上,沒來得及卸下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那些生姜汁。沒有生姜汁沒辦法鑿冰,雖然我們也有預防萬一的炸藥,但在冰川上用炸藥等于是找死。

另外牦牛對于藏民來說是十分貴重的,初一家在當地算是比較富裕的,才不過有三頭牦牛、二十幾頭羊,如果一次丟了十頭牦牛,會是一筆巨大的損失。

我們看頭頂不再有野獸掉落下來,便顧不上危險,分做兩隊,我和向導初一,加上胖子,抄起武器,立刻就出發往前追趕牛群,其余的人收拾收拾東西,在后面跟上。

沿著曲折的藏骨溝向前,地上都是牛馬踐踏的痕跡,被翻蹋出了不少沒入泥土中的枯骨。這些殘骨早已腐朽,只是偶爾還能看見一絲鬼火般的磷光閃動,可以想象很久以前這溝里一到夜晚,累累白骨間,四處都是鬼火的恐怖場面。兩側叢生的雜草,都有半人多高,一些枯樹斷藤混雜其間,更顯得蕭索凄冷。

我們向前趕了很遠一程,前后都沒了動靜,既聽不到那些牛馬的奔跑聲,也看不到后面那隊人照明的光亮,只好先停下喘幾口氣。初一把他裝酒的皮口袋取出,三人分別喝了幾大口,以壯膽色,胖子又掏出煙來發了一圈。

我問初一藏馬熊和那些長角羊跳崖自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這么多年沒發生過的事,怎么愣是讓咱們趕上了。

初一搖頭道:“我也有將近十年沒進過藏骨溝了,別的人就更沒來過,以前除了古時候的傳說,確實沒有人親眼目睹過,想不明白為什么咱們一來,就突然遇到這種怪事。”

三人商量了幾句,便又順著深溝的走勢,往前尋找牦牛和馬匹,這時知道短時間內是追不上了,又恐同后邊的那組人距離太遠,萬一有什么變化來不及接應,只好放慢腳步前進。

前邊的路旁雜草更密,向導初一突然警惕起來,對我和胖子指了指路邊的荒草。那草叢間有一股奇怪的氣味,像是尸體的腐爛夾雜著一股野獸的臊臭,腥氣烘烘的有些嗆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