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妖奴

韓淑娜那張被無量業火燒成黑洞一般的臉,對著我吃力地張了張口,似乎是想要發出什么聲音,然而那沒有嘴唇的口,只能徒然張著。

我想叫身邊的初一看看這是怎么回事,喀拉米爾山區以前有沒有過這種先例,被燒死的人還會發生尸起?但一轉頭,卻發現原本一直在和我說話的初一不見了,只有寒夜中的冷風夾雜著大雪片子呼呼呼灌進冰墻。

我心中似乎也被風雪凍透了,全身突然打了個冷顫,坐起身來,再一抬眼,初一就抱著獵槍坐在我身邊,舉著他的皮口袋,喝著青稞酒,再往放置韓淑娜尸體的地方看去,上面的積雪沒有任何痕跡。原來剛才打了個瞌睡,這么短的時間里,竟然做了個噩夢。

若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也不奇怪,但那夢境中的恐慌感,真的很真實,也許是有某種微妙的預兆?

初一在旁邊將皮制酒囊遞給我:“剛剛說著話你就睡著了,我看你今天是累壞了。我把酒燙熱了,你喝上兩口,青稞酒的神靈,會幫你緩解疲憊的身軀的。”

我接過酒囊猛灌了兩大口,站起身來,還是想要再去確認一下,我必須親眼看到那雪丘下韓淑娜的尸體沒有變化,才能安心。

誰知我剛一起身,忽然聽得冰墻后,“嗖”的一聲長鳴,一枚照明彈升上了夜空。這是我們扎營時,為了防止惡狼偷襲,在外圍設置的幾道絆發式照明彈,都是安置在了幾道冰丘后邊,那是從外圍接近營地的必經之地。

照明彈上有一個小型的降落傘,可以使它在空中懸掛一段時間。寒風吹動,慘白的照明彈在夜空中晃來晃去,把原本就一片雪白的冰川,照得白光閃閃,晃人二目。

就在這白茫茫的雪霧中,十幾頭巨狼,暴露在了照明彈刺眼的光亮之下。這些狼距離我們壘起的冰墻最近的,已不過只有十幾米遠,它們果然是借著鵝毛大雪的夜幕過來偷襲了。扎營的時候,曾經分析過這里的冰川結構,這個季節已經有很長時間沒下過雪了,輕型武器的射擊聲,并不容易引起雪峰上的積雪崩塌,于是索性就拽出M1911,向后一拽套筒,抬槍射擊,初一也舉起他的獵槍,對準潛蹤而至的惡狼,一彈轟了出去。

在雪原上悄然接近的群狼,可能是想要等到冰墻下,再暴起發難,不料觸發了照明彈,那奪目的光亮使它們不知所措,趴在雪地上成了活靶子。

胖子等人聽到槍聲,也立刻抄起武器跑出來相助,長短槍支齊發,立時就打死了十幾頭狼,剩下三頭巨狼見狀不妙,掉頭便向回躥,也都被胖子用步槍一一撂倒。狼尸在冰墻前橫七豎八地倒了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點點斑斑的積血。

就在最后一頭狼被胖子射殺的同時,懸在半空的照明彈也逐漸暗淡,冰川又被黑暗覆蓋,只能聽見狂風吹雪的哀鳴。這片位于龍頂冰川的鳳凰神宮,風勢都聚集在下面,雪山與雪山之間的間隙,都是吸進狂風的通風道,而越向上,風力將會越小,到了雪峰頂上,基本上就沒有風了。這片冰川好比一個口大底窄的喇叭形風井,加上大雪飄飛,附近的能見度很差。

胖子蹲在冰墻下避風,對我說道:“胡司令,這回咱給狼群來了個下馬威,諒它們也不敢再來。總算是能睡個安穩覺了,我這就先回去接著睡了,有什么事你們再叫我。剛剛正做夢娶媳婦,剛娶了一半就讓你們吵醒了,回去還得接著做續集去……”

我對胖子說不要輕敵,等到勝利的那一天再睡覺也來得及,現在這還遠遠沒有結束,等把白毛狼王的狼皮扒下來,掛在風馬旗上的時候,它們群狼無首,就不足為患了。

這時初一說道:“都吉兄弟說得對,這些狼非常詭詐,需防備它們在這里吸引咱們的注意力,而另外有別的狼從后面繞上來。一旦和惡狼離得近了,就不能用槍了,那會誤傷自己人。”

向導初一這一提醒,我們都覺得有這種可能,初一太了解狼群的習性了,以剛才這次小規模的接觸判斷,狼群一定會分兵抄我們的后路。我們的營地扎在輪回宗教主墓穴旁邊,兩側的遠端都有冰溝,不易通過,雖然前后都設置了裝有照明彈的機關,但也不能全指望著它能起作用。

眾人稍一合計,決定與其在這里固守,被攪得整夜不寧,還不如迎頭兜上去,在狼群還沒有從后邊發起進攻前,就打它個冷不防。

初一估計后邊是狼群的主力,而且它們從那邊過來是逆風,槍聲和人的氣味都會被它們察覺,惡狼們一定是想趁咱們取勝后麻痹大意,散開休息的時候,突然撲上來。咱們要出其不意,就要迷惑它們,而且要行動迅速,一旦讓它們察覺到有變化,今夜就很難消滅這批惡狼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