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先發制敵

龍頂的地形,雖然屬于復合雪山冰川凍土,但是目前正處于一年兩個多月的消融期末尾,海拔又相對較低,所以山頂的積雪消融了不少,而且四座雪峰環繞得并不緊密,不會輕易攏音,再加上風雪對聲音的稀釋,所以我們逐漸發現在雪原上開槍的響聲是不容易引起雪崩的。不過假如風雪一停,再降兩天雪,雪峰上的積雪又達到了滿負荷,那時就變得很危險了。

Shirley 楊說這塊水晶自在山里面密布的鱗狀波紋,可能是一種積壓在里面的特殊聲波,這塊水晶石一破,馬上就會引發大規模雪崩。另外這白狼妖奴的姿勢也說明了一切,帶著白色的毀滅力量從天而降,這也符合古神話傳說中,對雪崩、冰崩場面的描述。

沒經歷過雪崩的幾個人,并不知道那意味著什么。向導初一得知可能發生雪崩,臉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緊繃了起來。在喀拉米爾,雪崩是很常見的,有時晌晴白日的時候,在山外會聽到天邊雷聲滾滾不斷,那就是山里雪崩的聲音。從古到今,已不知有多少人畜被神明白色的憤怒所吞沒,在雪山腳下生活的人們,天生就對雪峰的狂暴和神圣,有種復雜的敬畏之心。

我想起剛參軍時遇到的大雪崩,那種白色怒濤般的毀滅力量,至今記憶猶新,望著那水晶自在山上的狼神,自言自語道:“這他娘的簡直就是個定時炸彈……”

明叔這時候似乎想孤注一擲了,舉著手電筒去照水晶石下的物體,想看看那具讓人垂涎已久、價值連城的冰川水晶尸到底什么樣。狼眼的光束射在晶體上,還沒等我和胖子看清楚,明叔突然嚇得一縮手,那支狼眼從手中滑落,眼看著就要砸到水晶自在山薄薄的表面了。

我們的心跟著那手電筒往下掉,但都來不及伸手去接,眼睜睜地看著它落在了水晶石上。那聲音也不算大,但足能給心理防線撞出一道大口子。明叔兩腿一軟,差點沒癱到地上。

塔底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有,似乎所有人的呼吸都在這一刻凍結了,直到看清楚水晶自在山沒被砸裂,這才長出了一口氣。我對大伙說:“沒關系,不管怎么說,這也是塊石頭,比咱們想象中的結實多了。”

我撿起掉落在地上的手電筒對明叔說:“明叔啊,您可真是我親叔,手電筒今天你都掉了兩回了,下回拿緊點行不行?您要是手腳不聽使喚,就干脆別親力親為了,還是讓老黃給你打著手電照亮吧。”

明叔解釋道:“不是不是……我也是跑過船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又怎么會這么不夠膽色。我剛剛看到那水晶下的東西,是活的,還……還在動啊。”邊說邊掏出天官銅印,問我道:“這寶印怎么用?”

我對明叔后半截的話完全沒聽到,什么東西在動?難道那冰川水晶尸活轉過來了不成?我們聞聽此言,愈發覺得心里沒底,只好硬著頭皮再次去看自在山里面的東西,越看心跳越快,這里面竟然真有活的東西……

水晶自在山名字里雖有個山字,其實遠遠沒有山那么大,往大處說,頂多只有個洗澡的浴盆大小,橢圓形的,四周有幾條弧形黃金欄,是用來提放的。它橫著放在塔底的坑中,象征著雪峰崩塌之力的白狼妖奴,就刻在正面朝上,從上方俯視,有些像是個嵌在眼眶里的眼球。

如果仔細看的話,就在這晶體外殼之內,有很多水銀一樣的東西在緩緩流動。這水銀的陰影線條分明,剛好是一個女子,在水銀人形的身體中,有一些深紅色的東西微微發光,好像是人體的心肝脾肺等內臟。

由于被外邊這層水晶石裹著,我們無法看清那水銀般流動的人形真面目是什么樣子的,也許只是光學作用,或者內部的人形也是一塊晶瑩剔透的液體水晶,八成就是明叔要找的那具冰川水晶尸。

至于是不是真正人類的尸體,還是同外邊的這層水晶自在山一樣,是一種象征性的器物,不打開看看,是沒辦法知道的。我這次之所以會同意明叔一道進昆侖山,只是希望從這九層妖樓中,找到利用雮塵珠消除身上詛咒的辦法,但這被我寄予厚望的妖塔,竟然什么信息也沒有。現在只剩下邪神的尸體沒看,我早已經做好了不到黃河不死心的準備,于是招呼眾人動手幫忙,把水晶自在山從坑里抬出來。

明叔希望運出喀拉米爾再打開,這樣就不用擔心引起雪崩了,想砸想切都可以任意施為。

我說這堅決不可行,雖然這種冰山水晶石比我們想象的要結實很多,不是那么輕易就會碎裂,但是用登山繩綁定金欄,逐層地往上吊,等于是在腦袋上頂著個炸彈玩雜耍。何況不僅要搬到頂層的雪原上,還要穿過冰天雪地的神螺溝,那簡直比登天還難。想把冰川水晶尸取出來,只有冒險在塔底進行,這樣做雖然看似危險,其實比運出去要安全許多。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